我訂閱的是「文化報」還是「謊話報」?


【明慧網2001年12月27日】對長春新文化報大肆渲染的傅怡彬殺人案,從其言行,稍有理智的人都不難看出其人是精神病患者。一個精神病殺人案,新文化報竟拿來如此炒作故弄玄虛,肆意誣蔑與此事毫無關係的法輪功。如果不是其編者智商太低(連正常人和瘋子都分不出來),則只能說是其別有用心。這令訂戶不禁懷疑自己訂的到底是"文化報"還是"謊話報"?!

  從傅怡彬的胡言亂語來看,他根本沒煉過法輪功。即使退一萬步說,傅怡彬假使學過功,其做甚麼就是功法讓他做的嗎?新文化報造假者可曾想過,黨員裏也有許多精神病患者,黨員裏還有許多罪犯,照此邏輯,新文化報是否也有膽量將其行為與共產黨聯繫起來,從而說入黨會導致人得精神病?入黨會導致人貪贓腐敗……?當報導那些掛著黨員旗號的殺人犯、貪污犯時,新文化報是否也敢像對待這篇報導一樣,拿出個「共產黨又貪污了」或是「共產黨又殺人了」的標題呢?要想是非明,一碗水端平。公平去看,所謂殺人案不過是又一輪惡毒的謊言,體現出的正是新文化報個別小人充當文字打手,欺騙百姓。

  所幸的是,春城人民早已不再是文革當年的紅衛兵,更沒有像新文化報造假者想像的那麼容易上當。筆者前天接觸了十餘名出租車司機,竟無一人相信新文化報胡編的謊言。不知新文化報做何感想?

  由此不禁又為新文化報擔憂。那些當警察的儘管有國家撐腰,卻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還知道保持點良心,少出點風頭,多留點後路。而一個小小報紙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傷害眾多法輪功學員感情不說,又把所有老百姓當傻子騙,讓訂戶們都有種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覺。新文化報到底有多大本事敢惹這麼大的眾怒? 

  反正不管怎麼說,筆者做為一個新文化報的訂戶,第一決定就是從此再也不訂這種騙人的謊話報。同時我也會向自己的親朋好友大力揭穿這些謊言,讓大家共同抵制。我想做出同樣決定的決不只我一人一家,所有修煉者和不願再上當受騙的人都會拿出自己的明確態度和做法。

  最後奉勸新文化報:別忘了一個報紙的市場是老百姓給的。謊言欺世的決不會有市場,也決不會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