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純淨慈悲的心製作、散發真相資料


【明慧網2001年12月26日】在大陸,多數地區由於受環境、經濟的制約。複印時可以有黑白圖片,但成本較高;油印時,只能有文字,最多能加上線條狀的繪圖;一體機則能兼兩者之長,成本較低,同時也能印出圖片來,速度也很快,是當前大陸條件下可以首先考慮的印刷設備。

對於散發真相的資料的問題,我曾和功友作過探討,現將我的一點想法陳述如下,不足、不妥之處請功友補充、指正。

一份真相資料,它包涵了寫這篇文章的弟子對法的認識,具有作者當時境界下的心性標準,在另外空間也應具備作者當時境界下的威德……;
一份真相資料,它還包涵了大法網站工作人員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心性境界……;
一份真相資料,它還包涵了打印、複印者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心性狀態……;
一份真相資料,它還包涵了資料傳送者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心性狀態……;

等到這份真相資料送到資料散發者的手上時,它已經包涵很多功友對法在不同境界上的認識,在另外空間來看,就是一件放射著光芒、具有鎮邪、滅亂法力的寶物。

如何運用這件法寶,以及運用之後的效果如何,則直接與運用它的功友的心性狀態完全相關。

無論是從法理上,還是從功友的心得上,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我們都能看到這樣一個情況,當我們以純淨的心態、融在師父無量的慈悲之中時,我們的資料散發效果往往是出奇地好,人們紛紛來索取資料,收到資料的人們絕少有丟棄、毀壞的事發生,很多人反而要索要多份以期和他們的親人朋友共同分享。

當一個修煉人抱著各種心,怕心、不好意思,或把自己擺在一個不恰當的位置,認為自己是在為大法額外付出等心態,在這時,這份真相資料上、這件珍貴的法器上,就被蒙上了一層黑黑的物質。雖然散發者的執著心並不能污染這件法寶的本身,但是他卻使這件法寶上蒙上了一層黑色的物質,在另外空間來看,就不那麼明亮了,威力就沒那麼大了。

相反,當我們心地純淨,慈悲心綿綿無際的時候,這件法寶就被自己的能量所加持,而發出更加強大的光芒來。甚至簡簡單單的幾個字、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能震撼世人的心。

當我第一次看真相VCD時,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上高呼「法輪大法好」的聲音一下子就震撼了我的生命深處,那一刻身心在迅速膨脹,一下融入到他們那洪大的慈悲之中,恍若置身天安門,我深受感動,立即起身合十。

當我們在純淨心態下散資料時,當這樣的一份資料插到常人的門上,哪怕是房間主人在很晚才回來,又沒有亮光,哪怕是這份資料被風吹落到了地上、牆的一角,那個人都可能會「下意識」地覺得地上有個甚麼東西,「我得看看」。惡劣環境都擋不住地使他想要撿起來看看。(這個「惡劣環境」也不是偶然的,是障礙他得法的一個因素,也是有因緣關係的,也是我們要破除的。)

那麼好的東西,在另外空間裏就是萬道祥光啊,他的副元神、他來源的天國世界中的眾生……都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他注意到這份資料。這是得度的機緣吶,與他相關的層層生命、不那麼被人類空間所迷的生命,可都看到了,那是他們那一個天國世界得度的機緣哪,與他相關的哪一層生命不知道珍惜呢?

今天來在世上的人,都是和大法有緣的人,無論是來得法的還是被安排下來破壞法的,在今天都是他們得度的一次機緣。無論是正面進來的、還是從反面進來的,只要能進來,只要能放下後天觀念,只要願意同化法,都能得度。

在海外,大家有那個條件把大法資料做得好一些,做得精美一些。但在大法資料需要量這麼大的今天,恐怕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把大法資料做成小冊子、做成彩色的。在大陸,這個條件就更加艱苦了。

我們是要在我們盡可能的條件下把真相資料做得更好些,但我們也不能執著於大法資料在表面空間的表現形式。我們所做的是超常的事,我們就要用更高的理來衡量、要求自己。當我們用常人的理來衡量時,那個效果就會像氣功師開門診一樣一落千丈了。

同樣地,做資料我們盡可能地要做得好一些,散發資料時,我們也應該盡可能地做得好一些。

當我在雨地裏撿起大法真相資料時,我就把它拿回家,洗乾淨了晾乾再散出去;當我看到一個真相貼沒貼正時,如果還能揭下,就重新把它貼正。我們一定要珍惜、愛護大法真相資料。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17364.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