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非偶然,法入我心萬事明


【明慧網2001年12月26日】大家都說是在偶然的機會得法的,其實未必,因為我們曾經與師尊有約,機緣一到,師尊自有巧妙安排。其實在幾年前就看過「法輪功」簡介,然而我卻不珍惜它,今日真是悔不當初。不過現在能得此「宇宙大法」已是萬幸了。在得法之前,滿身都是病,雖不是啥絕症,但卻使我動彈不得、度日如年,家事也不能做,樓也下不了,每次發作都得折磨我三、四天才會好。剛開始時只是一個指頭有點麻,就去台北最大的醫院檢查,但查不出來原因。後來麻的感覺慢慢擴大,而且發作次數越來越頻。四處找醫生,中西醫都醫不好。最後連做復健做了五個多月也沒好。最嚴重的時候十天或半個月就發作一次,有時連話都不能說,而且是半邊麻木,當時以為是中風前兆,嚇死我了。就在將要絕望的時候,鄰居介紹基隆一位專家給我,自費每次500元。對我來說困難多多,可是為了這個家,我不能倒下,只好想辦法去治療。連續去了六次,仍然毫無反應,最後那位專家說:「你去煉法輪功吧!煉了以後,你就不用來找我了。」回台北後我就四處找「法輪功」。師尊不負有緣人,就在我家附近的公園。原先我以為像別的功法一樣,每天練練動作就可以了,哪知還要去上九天學習班。可是晚上是我一天中最忙的時候,沒辦法參加。輔導員便拿了《轉法輪》及《大圓滿法》要我九天之內看完。唉!從小就不喜歡看書。先看《大圓滿法》吧,書薄字大看的比較快。當我看到:一、「功法特點」時,心裏就想:這麼好的功法,而且這麼簡單,不但性命雙修,還直指人心,「心性多高功多高」。請大家想一想,世界上還有啥功法能與「法輪大法」相比的呢?我敢說「肯定沒有」。我決定要修,既然要修,那一定要聽李洪志老師在講啥,趕快想辦法,我要去上九天班。連著九天都下著不大不小的雨。在上課的第一天,我就有感覺師尊在為我淨化身體,第二天也在淨化,一直到第九天圓滿結束,大功告成。

師父慈悲,讓我得法萬事明。讓我知道「法輪」的珍貴,還有成千上萬常人無法知道、無法得到的東西。從此,只要有任何洪法或集體煉功活動,我都儘量想辦法參加,我發現自己的心性在不知不覺中提高不少。兩個寶貝孫子也因此得救了,再也不用受皮肉之苦了。我告訴他們,是「法輪大法」、是師父救了我們,不然,以前只要我生氣,兩個孫子就會受到皮肉之痛,真不知造下多少惡業損了多少德,後悔不早認識這「宇宙大法」。真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因為兩個孫子以前幾乎常常去醫院或診所,都是因為感冒。自我得法之後,兩個孫子也不用跑醫院診所了,因為他們每天都跟在我身邊,中午也一起睡午覺,而煉功人身體散射出來的能量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周邊的人也會受益,因此就算他有感冒,過幾天又會沒事了。除了法輪,師父還給每個真修弟子下上成千上萬的氣機,都是經過幾代的人才修成的,是無價之寶。

我九天班上完,正逢台灣亞太地區交流法會。世界各地來參加的學員非常多,會中許多同修發表了他們修煉以後的身心變化及「助師世間行」的正法進程,非常感人,很多人都流下了感動的眼淚;下午則是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煉功、洪法。第二天我們為了揭露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到的殘酷鎮壓,許多同修因此被奪去生命的真象,並且為了紀念這些可敬的同修而舉行了遊行及燭光紀念會。這些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只是為了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哪裏錯了嗎?迫害他們的邪惡要儘早清除。法會結束後,我發現我整個人都變了,以前我未得法之前,精神、體力是那麼的差,心性是那麼的壞,這兩天下來,打從清晨四點起來,有時一直到凌晨一點半左右才就寢,竟然不覺絲毫的倦意,而且天天心情愉快,像是中了彩券一樣高興,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

師尊慈悲,讓我得法萬事明。我得法之後也希望外子(丈夫)能快得法,並且一同去上九天班的課程。他每天看著我煉功、學法…看著我在各方面的變化,心性的提升,連他都不禁要對街坊鄰居和朋友讚揚法輪功,他總是說:「信就對啦…」,同時也跟著我上課、煉功、參加讀書會等等活動。外子因為過去中風的後遺症,行動不便,剛開始煉靜功時,也要兩個人攙扶才能坐下與起身,一次打坐時,外子因忍不了痛,竟然一個人偷偷起身溜走了,這也不過才十幾天的工夫吧,他竟有如此不同的變化。從此他無須別人幫助就能輕鬆地站起與坐下,並且身體大有改善,手暖呼呼的。現在外子得法也將近有十一個月了,以前他是個藥罐子,一餐要吃八顆藥,在得法幾個月以後就不吃藥了。師尊說真正修煉的人,身體都是有高能量物質代替,是沒有病的。

修煉以後,我認為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於是開始積極去洪法。無論是親朋好友還是左右鄰居,從南到北,藉由電話或郵寄資料,無論白天到黑夜…不斷地告訴大家,法輪功好;就算在菜園忙種菜時或出門辦事時,都不曾忘記帶大法簡介。我總希望能隨時把這最珍貴的資料,送到常人手中,告訴他們這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並希望你能帶著您的小寶寶一起得法,因為每一個大法小弟子,都是很聽話的,非常的乖。也希望他們能體會其中的珍貴,因此而得法。

我想再說個自己的經歷,與大家分享。師尊說:「你不知道沒病的滋味是怎樣的」(「廣州講法錄音」)。告訴大家,師尊已經讓我體會到所謂「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了,真是太美妙了,正如同修所說:「您想知道『法輪功』到底有多好,來學了就知道。」得法之前,我因尿道感染細菌而前去婦科就診,治療一年多,但始終不見情況好轉,醫生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頻頻開藥,…直到我學了法輪功之後,說也奇怪,它竟然不治而癒了。還有惱人的麻痛病,從此也不曾再來了。我身上所有的毛病,在修大法兩個月以後全部都不藥而癒了。我真誠地告訴大家,在濟南講法第一講,師父說:「如果你真正能照師父的法去做,能做得到,最後可以得到許多,可以得大豐收吧!」我曾看到許許多多的同修,有過更嚴重更可怕的病,但是在真正修煉「法輪大法」後,全都不藥而癒了。而且師尊萬般慈悲,在「轉法輪」這部大法中,把修煉的法理講得清清楚楚,並且把前人從未能知道也不許人知道的事,通通都告訴了真修弟子,可想我們能作為李洪志老師的弟子,是幾世修來的福份啊,是多麼光榮,也是多麼幸運的事啊。對師尊的大慈大悲,身為弟子的我,是無法用任何言語及文字來表達的,所以我只能盡心盡力把「法輪大法」洪傳出去,就如師尊在《洪吟》十九頁裏邊「助法」中寫道:「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

每當想起師尊為眾生承擔一切一切時,還有我所知道師尊為我們做的點點滴滴(還有太多的我還沒能知道)的事情,每當想起這些,就會陣陣心酸湧向心頭,許久才能抑制住。記得師尊每次在法會上或新經文裏都說:「我們的學員呢,真的了不起。」(《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了不起」對我來說真是受之有愧。

今年六月去澎湖洪法,正好遇上颱風在澎湖登陸。當天上午下著雨,我們這群大法弟子照樣穿著方便雨衣,四處發正念、煉功、洪法。當天中午雨下的非常大,在用午餐之前,我們到海堤邊發正念。發完正念,看著那洶湧的海浪,可真無法形容,那種景象是我這一輩子也看不著的美景。等我們用完午餐,差點被困,還好旁邊沒淹水,大家趕忙離開那裏。另一批同修是去跨海大橋,聽同修們回來說,真的驚險萬分。次日洪法,看著家家戶戶都在清理家園,真的損失很大。這次我到澎湖洪法,感覺萬般驚險,然而所有的學員卻平安無事回來了。

今年七月十六日去華盛頓DC法會,這可是我第一次搭這麼長時間的飛機,約十八小時左右。當了大法弟子後,我的心穩如泰山,因為師尊說了,不管你飛到月球去,我也可以保護你的。在機上,總是看到很多小朋友在哭鬧不停,而我們大法小弟子,就是與眾不同,連說話聲都不容易聽到,因為小弟子很聽師尊的教誨,要從好人中的好人做起,因此大法小弟子從小就特別乖。我萬般的希望兩個小孫子也能得法,成為「法輪大法」的小弟子。

這回到華盛頓DC法會,萬幸能見到師尊。法會共三天,第一天上午照常到各地重要地區去洪法,下午則在非常美的夕陽下,於甘乃迪紀念碑前排字,場面非常壯觀,那幾千人的能量場,真的無法形容。第二天約上午十點開始遊行,場面浩大。隊伍一直行至中國駐美大使館前,已是下午一點半了,吃完午餐,下午繼續洪法,洪法的效果非常好,感到當地人對「法輪大法」比我們台北接受力更強。第三天一早,大家趕往法會會場,世界各地來參加法會的學員非常多,禮堂已無法容納這麼多的學員,因此有些學員在副廳。會場非常莊嚴,好似師尊從開始就與我們大家在一起呢,而且還一直在注視著我們,是那麼的慈悲。下午約兩點師尊光臨會場,頓時掌聲如雷,許久才停止。當時我在三樓的正面,師尊到的時候,我們把歡迎師尊的橫幅拉開,可我緊張的手都不聽使喚,抖個不停。我非常注意聽師尊講法,然而一出禮堂大門只記住其中的兩句話。其他怎麼全想不起來了,心中非常懊惱。同修們叫我放心,師尊講法以後會印成經文的,我這才放下這顆心。法會約在下午四點多圓滿結束,結束後,所有弟子用最莊嚴神聖的心在大禮堂外發正念,氣勢磅礡。此次DC之行,有位九十歲的老婆婆也是大法弟子,她告訴她女兒,到DC若是去玩呢,她就不去,如果去洪法呢,一定要帶她去。結果這次參加DC法會,從飛機起飛一直到出關,出關之後還乘坐巴士,車程約六小時左右才到目的地,時間是當地半夜,沒地方休息,就走路去公園煉功,回來又無法進住,再出去洪法,一直到了下午五點多我們才能有房間休息,已幾十個小時沒有入睡,而那位老婆婆精神還比我們好。在那幾天的東奔西跑中,那位婆婆並不落人後,大法對這九十高齡的老婆婆是這麼的關照,真是師尊慈悲。

九月十一日台灣大法弟子「SOS環島步行」,共有十三位。有兩位是八十幾歲的爺爺,還有一位是出家弟子,真的了不起。尤其那位出家弟子,我倍感親切,她走在隊伍最前面。我為了能保持在隊伍前面發簡介,所以必須用跑的,否則當隊伍前進到紅綠燈時,很多路人都不知道「法輪功」在幹啥,也許是隊伍太耀眼,他們沒注意到標語。此時我會想儘快把簡介資料送往他們手中,讓他們了解,才不負那步行的同修。到了下午一點多才停下來用午餐。下午因為有事,不能再陪走下去,感到很遺憾。

從9月12日開始一直到10月27日,這段時間,師尊慈悲都在為我消業、淨化身體。10月12日開始真是翻江倒海,真的是千變萬化。但我知道那是消業。咬緊牙,忍一忍,師尊說過「只要你想過,你就能過」。聽說我女婿《轉法輪》已看三遍,《轉法輪法解》也看過,就是未得法。他為何會去看《轉法輪》呢?聽說他有一位朋友和我一樣消業過大關,後來當然比以前更健康,平安無事。使他覺得好奇,「法輪功」為何如此神奇?女婿說:「男怕腳腫,女怕臉腫」,當時我臉很腫,腳也很腫,他心中有何想法,我不知道。結果,過幾天女婿又來了,他看到我非常吃驚,背後直說:「法輪大法」真神奇!聽女兒說,他回家後,趕快向母親報告此事,還要他母親快修「法輪大法」呢。

目前的徵簽活動,我覺得非常好,我們可以藉此向眾人講清真相。有時去學法歸途中,有機會也不會錯過,回到家都已凌晨了。有時為了徵簽來不及吃飯,就去學法,但也不覺得餓。

此次消業過關,家人及親人對「法輪大法」有了更進一步了解,以上句句是真言。說得太多太亂,請勿見怪。謝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