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保護使我化險為夷

【明慧網2001年12月25日】2001年10月26日上午9時左右,中國大陸某菜市場。

新裝修的菜市場開張不到一週,我是第一次光顧。從市場外繞行,為的是節省時間。2米開外的台階上擺著時鮮水果,一婦人手持菜刀站在台階下檔口削甘蔗。我似乎滑了一下,便向右前方斜撲過去倒地。當時與婦人尚有一段距離,也知道婦人正舉刀砍向甘蔗,我有一念:千萬別衝向菜刀。但感覺中卻覺得像被人推了一下,偏偏衝著婦人的刀撲了過去……

我的頭倒在了滿是甘蔗屑的地上,右眉弓砍在了剛剛用新瓷片裝修的下層台階90度夾角上。右手中指砍在了上一層台階的90度夾角上。周圍的人嚇呆了,削甘蔗的婦人急速地逃到水果攤的後面(可能怕沾惹上),左邊看自行車的兩個人急速過來扶我。看我白髮蒼蒼,他們說要叫120急救。我告訴他們:「不要緊,沒事。」這一跤當時覺得比較重,頭皮還真疼,右手中指又麻又疼。用麻木的手摸了一下,頭上盡是甘蔗屑,右眉弓上方一個大包。我很快地用手拍淨了頭髮上的甘蔗屑,前額的劉海向右側把腫包蓋起來,在他人的攙扶下坐在凳子上。好心的看自行車的人不時地看我的傷勢(甚麼也沒看到),又要叫120急救,又要叫110護送,又問我的家人叫他們來接,又叫我活動筋骨……。我說:「沒事,誰也別叫,你們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坐下來的一刻,我感到心慌、噁心,我知道這是常人說的腦震盪症狀。我是煉功人,守住了心性。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一命,情不自禁地熱淚盈眶,合十,叫了一聲師父。

休息片刻,理好頭髮,整好衣服,笑嘻嘻地向兩位看自行車的人道謝,他們要送我回家,我謝絕了。除了頭皮和右手中指外,無一處疼痛,一切如常人,健步走了20多分鐘回到家。對著鏡子一照,右額頭眉骨上方有一個約3.5×4.5cm 的腫包,皮膚有輕度擦傷, 用劉海一蓋,甚麼異常也沒有。右手中指末端腫脹,淤血呈深度青紫,指甲亦呈青紫色,指腹正中偏右,有兩條平行的約0.1×1cm的線直通指端,一條完全是正常皮膚顏色,一條呈鮮紅色,這是現代醫學絕對解釋不了的奇事。衣服無損,兩膝蓋皮膚擦傷,卻不疼、不腫,關節活動如常。

第三天家人發現我的面部腫起,一大塊像蝴蝶狀的青紫。對鏡一看,兩眉以下,眼眶四週,全鼻,面頰整個一個青紫色的大蝴蝶斑,內眥及鼻腫脹明顯,但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明白了,這是常人講的「七竅冒血」。一週後青紫、腫脹才慢慢消失。但我覺得右額又有微痛,對鏡一看,右眉弓上有一0.2×3cm條狀的紫紅色的淤血斑,這正是我摔倒時,砍在了下台階的部位。不知為何它怎麼在摔傷後一週才顯現了出來。

就這樣,我未服一粒藥,未塗一滴紅藥水,未貼一張止痛膏,更未放在心上,一切如常。

修煉了4年多,在生比死還難的「病業」中大法救了我,我始終覺得我的生命是延續來的。在這幾年中師父給我消了許多大業,時時呵護著我過了一關又一難。而這次師父又為我消了一大業力,延長了我的生命。此時,我想起師父的話:「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甚麼是功能》),而我則應該把自己人生的每一天都為了正法而存在、而安排以鞭策自己。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

探討:

筆者滑倒,向前斜方撲出約2米,從出現的症狀、體徵來判斷,在常人應該有:腦震盪;顱內出血,伴五官出血;顱內壓升高;右眉弓皮膚破裂0.2×3cm;右額部皮下血腫3.5×4.5cm;皮膚擦傷;雙膝關節皮膚擦傷。

1.筆者是年過花甲之老人,體重僅100斤,這麼嚴重的摔倒卻無骨折、無出血,全身無疼痛,即時爬起健步如常。

2.筆者眉弓正碰在新瓷片裝成的90度夾角上,十分劇烈,但皮膚為甚麼無破裂,此處的淤血斑一週後才出現,當時在此上方僅有一3.5X4.5cm的血腫。

3.倒地後有心慌、噁心症狀,此為腦震盪症狀,但筆者事後無任何頭疼等不適感。從面部出現的嚴重的腫脹、青紫大型蝴蝶斑來判斷,可能在常人有顱內出血伴眼、耳、鼻、口出血及顱內壓增高。但筆者無任何感覺,且此體徵在摔倒後第三日才出現。

4. 兩膝關節皮膚擦傷,偌大年齡,無關節損傷,連皮膚疼的感覺都沒有。

我的同修看了此文,一句話就答覆了我:是師父的法身保護。而如果你是一個常人,你會覺得神奇得不可思議,但修煉的人每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和體會,這是常人無法想像的。特別是那些被無神論禁錮得近乎愚鈍的人,還會說是「迷信」。

朋友: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他高於人類一切科學、一切學說及理論。修煉人畢竟不是常人。你想了解這超常的科學,請看《轉法輪》。機會只有一次,千萬莫錯過機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5/師父的保護使我化險為夷-21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