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信和正行令一切邪惡膽寒 -- 大法弟子的正法故事


【明慧網2001年12月18日】去年十二月去北京證實法,在途中被家人帶回。一定要走出去證實法的正念非常強。全家親朋好友(其中一人是公安)圍攻我,有的勸說,有的打我耳光踢我腳,有的罵,有的哭,我娘甚至以死來威脅,那位公安親戚說內部消息說要往死裏整等等,我心中只有一念「誰也別想阻止我進京上訪!我一定能走出去!」第二天我在正念的作用下掙脫了層層鐵鎖的家庭「牢籠」,隻身一人(身上只有沒被家人搜走的單程路費200元)到了北京。由於不配合邪惡被邪惡遣送回了當地看守所。只有一個女監的看守所由於大法弟子不斷的送來增加到了六個監室。每個監室人滿為患,條件非常惡劣。

在獄中,我們靠正念抵制了邪惡,拒絕配合它們簽字、填表,拒絕背監規等無禮要求,在有監視器監視的情況下仍然堅持集體學法煉功。現將我在監獄的見聞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監室大法弟子A因煉功被龍頭(獄霸)告發(龍頭無理索要大法弟子皮衣被拒絕而報復),該所所長氣急敗壞地拿來手鏈腳銬想施毒計,弟子A拒不配合,正氣凜然,所長被震懾得啞口無言,怏怏退回了辦公室。此後龍頭也不再管她煉功了。後來聽一同修說,大法弟子A是理髮的,全家大小數十人(婆家、夫家)均修大法,其女兒僅5歲時就可通讀《轉法輪》(一般5歲在幼兒園還沒學拼音,更不用說漢字了)。一次邪惡問她爸還煉不煉?(當時在派出所),小女孩聽後毫不猶豫地大聲說道:「堅修大法心不動,提高層次是根本。」有力地鼓舞了她爸,使邪惡膽寒!

99年7月20日後大陸陰風肆虐,邪惡所到之處不是抓人就是抄家。可大法弟子A的理髮店邪惡卻不敢靠近,大法書籍就放在桌上,邪惡也只有望「書」興嘆!因為這些邪惡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其實甚麼也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悟正行會令一切邪惡恐懼十分!大法弟子A全家到北京證實大法,令當地邪惡驚恐,馬上兵分三路前後三次攔截所花費用好幾萬,它們沒敢找大法弟子A要。在我們這個地方,凡是邪惡上京費用,吃喝玩樂都一律攤給大法弟子。有的弟子悟到不能人為的滋養邪惡,可是這些大法弟子的家人(不修煉)因怕邪惡,又想早些放人,背著大法弟子給了。

我們同一監室有一位大姨,家裏只有她娘兒倆相依為命,她不識字,但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因散發資料被非法判勞教兩年半,兒子被非法勞教兩年。只因堅持煉功,多次被當地鄉政府不法人員抄家。開始時,抄大法書籍、音像帶、煉功帶、錄音機、電視機;後來抄電風扇、電吹風、電飯煲、打穀機、抽水機;再後來抄走了穀種、米、麵、玉米、豬、牛、鋤頭等一切農具和食物。邪惡心想,看你還煉不煉。雖然大姨已被邪惡整得家徒四壁,每天都是有上頓無下頓揭不開鍋,但心中有大法,大姨和兒子照樣樂呵呵的。沒穀種就去找別人栽剩下的,沒吃的就索性一天只吃兩頓,有紅薯就吃紅薯,有時一把菜葉就吃了一頓。可邪惡仍喪心病狂不時「光顧」她家,最後還抄走了豬油罐,半大的十幾隻雞也給抓去分吃了,連別人送的兩節香腸也成了它們的腹中之物!「邪惡之徒慢猖狂」(師父《秋風涼》),這猖狂程度可能遠遠勝過當年的鬼子進村!這就是邪惡江澤民及其走卒對善良的法輪功群眾犯下的罪行,使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善惡到頭終有報,它們終將受到天理的嚴懲。

大姨兒子被非法判勞教更是荒唐。大姨被抓到鄉政府,兒子去看她,邪惡說:「你也是煉法輪功的,你敢去北京嗎?」她兒子說:「有啥不敢?」邪惡挑逗說:「我給你200元錢,我量你不敢去北京!」第二天,她兒子果真去了北京證實大法。邪惡膽怯了,忙進京找人,人找著了。在回家的火車上,邪惡說:「別人問你是幹甚麼的,你就說是小偷,這樣就可以不關、不判。」她兒子斬釘截鐵反問到:「甚麼?小偷?我們大法弟子修真善忍,處處是好人,堂堂正正的!上訪是公民的權利,不妨礙任何人,我就是要給我們的師尊討回公道。是你們叫我去北京,你們是不是想為自己開脫?」邪惡無言以對,怕他再到北京,就送看守所了。就這樣,大姨家只有幾間茅舍立在村子的東頭,孤零零的。

大姨及兒子被邪惡迫害得一無所有,仍一如既往地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助師世間行」(師父《洪吟》),給當地邪惡以沉重的打擊,「使邪惡勢力大傷元氣」。(師父《正念的作用》)

我們幾十人被關,轉眼兩個月到了,學法中我們悟到這是舊勢力的安排,監獄不是我們呆的地方,我們要走出去匯入正法洪流,不能這樣消極承受,師父在《道法》中說:「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變消極為主動,悟到即做到,幾十位大法弟子一同絕食,一同停工(不撿豬毛),要求無條件釋放。一天後,每一監室通知一位大法弟子(是監室龍頭提供的所謂策劃者)準備「回家」,三監室的大法弟子悟到是秘密轉監關押,這是邪惡的一貫花招。把她們監室的大法弟子拉住不放,不准邪惡帶走。外勞犯見沒辦法,叫來了管教、所長。外勞犯每人拿一根膠皮棍,開門就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齊聲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窒息邪惡!」「唆使犯人打好人!」「善惡有報!」。呼聲一浪高過一浪,整個看守所被正的力量充斥。外勞犯見勢不妙,紛紛丟下膠皮棍,而邪惡所長操起棍子又劈頭蓋臉地狠打大法弟子,幾個武警趕來助威,強行拉走大法弟子,邊拉邊上手銬,大法弟子仍不配合邪惡,反覆高呼「法輪大法好!窒息邪惡!」,手銬始終未能銬上。

大法弟子的正念又一次震懾了邪惡。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師父《也三言兩語》)。部份大法弟子在正念的作用下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匯入了正法的洪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