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發生的善惡有報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12月18日】
善有善報的故事

1、不是我的我也不要

我的親屬A是一個常人,司機出身,平時啥也不信,喝酒、侃大山是他的嗜好,但很講義氣。他家附近的煉功點被邪惡之徒逼散,家屬一跟他叨咕,他認為老太太老頭煉功好,不讓煉沒道理,於是他買了4瓶白酒給了看門人,叫他行個好,於是煉功點又延續了幾天。辦完這事回家路上他拾了個嶄新的手機,喊了半天沒人認領,於是拿回家玩了一天,想:不是我的我也不要(煉功人都這樣),一早便送給了同事。

2、血瘤不見了

一天A喝完了酒,迷迷糊糊進了掛師父像(A的妻子修煉)的房間。平時他很少進,他覺得不配。他躺床大睡,半夜被一陣陣巨痛疼醒,睜眼一看床單上一灘黑血,一摸是從鼻子裏淌出來的,摸了下後腦勺發現血瘤不見了。同時,飛轉的法輪落滿在他的被上。從此腦袋再也不疼了,去了全家一塊心病。他高興地逢人便說:法輪功真神了,我的血瘤不見了。從此他對大法很支持。他每天吃完飯後叼根煙蹲在門外,看見聚在一起的人群用謠言議論法輪功,他馬上上前說:誰再敢胡說,我就把他的腦袋擰下來。於是,傳播謠言的人們都叫他嚇散了。

3、我也要帶一本《轉法輪》

A唯一的女兒上了大學,平時很嬌,是他的掌上明珠,又愛美,放假回家時單單就長了一臉痘痘,羞得不敢見人,很苦惱,塗藥幾次更重了,自己急得對著鏡子擠,不但沒擠掉,臉腫得變了形。親屬建議她煉法輪功,他爸爸一聽,趕快把女兒推到裏屋把門關上並叮囑她多煉兩遍。第二天一早,女兒高興地說:真神,我臉上的疙瘩一個都沒了。假期結束,臨回學校前對我說:我也要帶一本《轉法輪》。我說:好事,帶上,趕快帶上。


惡有惡報的故事

1、鄰居二樓莊某退休在家,每月退休費180元,很窮。聽信電視上的謊言,很仇恨大法,於是莊某到派出所舉報了鄰居大姐煉法輪功。莊某不但未得到一分錢的「獎勵」,相反突然胃大出血,住了好久醫院,花了許多錢差點喪命,隨後其子因強姦罪被依法判刑。

2、我單位紀檢書記吳處長曾經主抓迫害法輪功。吳協助惡警把他的下屬,進京上訪的高同修非法判了三年勞教,把高同修的丈夫,一位科長下放到電影隊放電影。事沒隔2月,吳家出了車禍,其子開車,車裏坐著已懷孕三個月的兒媳,連車帶人一起上了樹。其子腿斷三截,兒媳當場死亡,其妻承受不住打擊,以至精神不好。其妻的一位大法弟子朋友直言不諱地告訴他家說:「你家迫害了天法,遭了報應。」吳聽了後,親自去哈爾濱給高同修解教放了回來,又親自給她辦了退休關係,從此再也不想管法輪功的事了。

3、我的親戚劉XX(某市原某局長)聽信電台謠言,又怕煉功的孩子被抓,不聽親屬阻攔兩次燒毀大法書籍。事後,他遭報應住了兩次醫院。因大量膽結石充滿全膽,痛得滿地打滾。其妻晚上做了一個夢:家裏一個木匠正給他家打了兩具棺材,只剩安上堵頭就完工。其妻一次迷迷糊糊的打電話問我說:大法是真的嗎?看來她元神還明白。於是我堅定地大聲在電話裏告訴她:百分之二百的真。聽到電話那邊聲音越來越小,顯然她後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