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弟子和一個常人的對話

【明慧網2001年12月18日】

世  人:你們的師父他到底在做甚麼?
大法弟子:往高層次上帶人,也就是救度世人。

世  人:甚麼是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好的生命才可以在宇宙中存在,敗壞的生命要淘汰掉,否則宇宙就亂套了。人變好就可以得救。

世  人:人不都要死嗎?
大法弟子:死只是脫掉肉體,而真正的你並未毀滅。

世  人:修煉法輪功的都是些甚麼人?
大法弟子:男女老少、文盲博士、小民高官、黑人白人……處處用真善忍修煉自己身心的人群。

世  人:修煉自己為甚麼要參與政治?
大法弟子:政治是要有政治主張的,要達到一個目的。修煉人要去掉一切執著心,清心寡慾,和政治正好相反。

世  人:那麼為甚麼反對政府、散發傳單、搞國際輿論?
大法弟子:從師尊到一般弟子,根本沒有反對政府,而是當權者打著政府的幌子在打、抓、關、栽贓、誣陷、抄家、罰款、開除、下崗、株連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國外弟子和國內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講清法輪功是甚麼,揭露、制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世  人:政府為甚麼要反對法輪功?
大法弟子:不是政府在反對法輪功,而是政府中少數當權者為了一己私利在利用政府和國家機器在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非法的,而且沒有任何理由。當年羅馬帝國打壓基督教時有理由嗎?希特勒打壓猶太人時有理由嗎?有的只是欲加之罪的藉口。做惡犯罪的當權者代表不了政府,更代表不了人民。

世 人:站在中央領導人的角度上來看,這麼大一個人群,就是不反對政府,也夠讓人害怕的。
大法弟子:你這正是敗壞了的人類思想,為私為我的心態。就因為心虛害怕,就搞打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很多人被打死,成千上萬的人被抓、關、無家可歸。與之鮮明對照的是大法弟子,即使被迫害致死,也不用惡來對待,始終用善心善行,平靜、祥和、理智地向中央、地方政府、警察、世人講真相講天理。兩年多的極端打壓已充份證明了用真、善、忍來修煉的這一人群的偉大、善良、慈悲、大智大勇和大忍。

世 人:你們有組織嗎?這一片的頭是誰?
大法弟子:沒有。如果有,在這麼強大的國家機器下,不早被砸得無影無蹤了。

世 人:沒有組織,為甚麼幹出了有組織的事?
大法弟子:因為有法輪大法的法理(天理)和對真、善、忍的堅定信念,一個個大法弟子形成了堅不可摧的整體。

世 人:為甚麼圍攻中南海?
大法弟子:不是圍攻,也不是針對甚麼中南海,而是大法弟子依照憲法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天津警察無辜打抓大法弟子,問其原因,他們說是上面的意思,所以就去了一萬多弟子詢問情況要求放人。一萬多弟子對天津、北京弟子人數來講,是很小的比例。

世 人:為甚麼要在天安門自焚?是抗議嗎?
大法弟子:自焚人員不是大法弟子,從說話內容到動作都不是。大法法理不許殺生,更不準自殺。那是反法輪功的人為了欺騙世人,使打壓法輪功合理化而演的戲。看看對央視「新聞」的慢鏡頭分析錄像人人都會明白。

世 人:你們被打、被迫害是真的嗎?
大法弟子:正是我親身經歷親眼所見,邪惡之徒的目的是讓我們放棄以真善忍為指導來修煉。

世 人:修大法的人也不可能完美無瑕。
大法弟子:是的,要不還修甚麼。很多人都在修煉過程中,還沒有修煉圓滿,但和他們過去比,他那不好的東西越來越少,直到完全沒有,達到完美無瑕。

世 人:警察只是盡職完成上級給的任務,他個人不應該承擔罪吧?
大法弟子:警察首先是人,然後才是警察。人要符合天理,警察的身份要服從上級,但警察的天職是懲惡揚善,違背了這一天職就是罪。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沒有文字依據,只有口頭傳達,這已經嚴重違背了規定,規定又違背了法律、憲法。其實不少有智慧的警察做得非常好。

世 人:為甚麼不躲在家裏偷偷煉?
大法弟子:修煉人就是要修去自己身上一切不正的東西,缺乏正義感、缺乏慈悲心,正是要修去的東西。明明知道師尊在度人,人品言行高尚,大法弟子在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卻被誣陷、迫害,世人被矇蔽,自己卻不敢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講清真實情況,心裏沒有慈悲,身上缺乏正氣,還算甚麼修煉人。

世 人:問題是一站出來就要受迫害。
大法弟子:見好就上,見沒好處就躲,多麼自私的一個生命啊!不修煉的人還在講要不畏強權,堅持正義,更何況修煉人修的就是無私無我。從另一角度上講,只有大法弟子站出來,世人才不至於被謊言所矇蔽,清楚了真相的人們才能在未來得救。所以大法弟子站出來更重要的是為了那些被矇蔽的無辜的人們。

世 人:修煉法輪功後,為甚麼膽子都變大了?
大法弟子:無私才能無畏。

世人:你們不是當好人嗎?為甚麼不能遷就一下政府,退一步海闊天空。
大法弟子:難道好人應該遷就殺人放火嗎?修煉人要修去爭鬥心,但現在是邪惡要讓我們放棄對真善忍的追求和矇蔽世人,我們在堅定自己的信念,也在向世人講真實情況,好的才能在宇宙中存在,壞的只能銷毀,這是天理,去掉邪惡因素,就得救了,這是慈悲,不是爭鬥。另外政府裏絕大多數人並不反對法輪功,反對的只是個別人,代表不了政府。

世 人:你付出這麼多,心裏有怨氣嗎?
大法弟子:沒有。其實我付出的和我所得到的相比之下是微不足道的。從最表面講,哪個人不是糊裏糊塗來到人世,又糊裏糊塗離開人世,我現在全明白了,還明白了很多關於宇宙、生命、人體的天機,人生一世還有比這更有價值的事嗎?從深層講,修煉人所得到的是世人想都不曾想過的。

世 人:你們修煉自己,可干擾了親人、單位和地方政府。
大法弟子:法輪功從92年傳出,大法弟子都是正常工作、學習、生活、煉功,處處為他人為社會著想,出現矛盾找自己的問題,了解法輪功的人都知道法輪功好。我們可曾干擾了親人、單位和地方政府?恰恰相反,只能給他們帶來好處。突然有人心虛害怕,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所以麻煩都是政治流氓頭子江XX帶來的。我們無論是上訪、去北京、打條幅、發傳單、用小喇叭,只是為了講清真實情況,還大法和師父清白。就因為說真話、辦真事而被無辜惡毒栽贓,甚至被打死,但大法弟子還是用善心善行來對待一切不公,請問:除了我們,誰能做到?難道講真實情況,就是干擾別人嗎?

世 人:修真善忍,為甚麼不能忍下這口氣呢?
大法弟子:我們心裏根本沒有氣,我們真正做到了忍。你想一想,近億人的人群,被無辜關押、栽贓、迫害甚至被打死,經歷著古今中外從未有過的天大的冤枉,如果不善不忍,那將是甚麼後果?

世 人:那麼,為甚麼還講「忍無可忍」?
大法弟子:師尊在給我們講法理,不是你理解的「不忍了」。我所理解的是:一個覺悟了的生命,應該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抑制邪惡。對邪惡的麻木,就是對善良的扼殺;對邪惡的忍,就是對邪惡的認同和放縱。講清被迫害真相,就是對邪惡的揭露,對善良的負責。用熟悉的話講,就是「匡扶正義,呵護善良」。

世 人:煉了法輪功,為甚麼不讓吃藥?
大法弟子:這是誤解和誤傳。師尊沒有講過不讓吃藥,只是講了病、業力、藥、修煉之間的關係。人病了,吃藥病好了,可得病的原因並未消除,所以過一段時間舊病又復發了,或轉化成更厲害的病了。修煉人就是要修去自己一切不正確的因素,如果病的原因修去了,當然就不用吃藥了,否則該吃藥還是要吃藥的。

世 人:你們講去掉情,人要是沒情,多可怕啊!
大法弟子:是的,不修善,去掉情是非常可怕的。一般人的情由私心做基礎,「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的同事,而修煉人要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情去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比如一般人朋友來找他幫助,他會盡力,因為有朋友情,修煉人不管是朋友還是陌生人,如果真需要幫助,他都會盡力幫助,因為有慈悲心。

世 人:你講這些是讓我理解、同情、聲援法輪功,一個神需要人來理解、同情、聲援,這不可笑嗎?
大法弟子:表面上是這樣的,而實質上是反過來的,對修煉人自己來說,他不求這些。邪惡宣傳使很多人頭腦中裝進了大法不好,如其不能改變,這個人在宇宙中就完了,修煉者修出慈悲心,自然要挽救這一生命。

世 人:你講得太玄了,難道我就認為法輪功不好這一念,我就完了?
大法弟子:一個蘋果爛了,你還要它嗎?每個人都有好的東西和壞的東西,好的才可在宇宙中存在,壞的必然被淘汰。如果你不能把你生命中壞的東西去掉或變成好的東西,你不就像一隻爛了一半的蘋果一樣被扔掉嗎?如果你了解了真實情況,知道法輪功好,就為你生命將來定下了良好的基礎;如果你被邪惡宣傳矇蔽,認為法輪功不好,那麼你生命中壞的一面怎麼改變,你不就完了嗎?

世 人:不學法輪功也可以當好人。
大法弟子:好人,是別人對你的評價,並不是你沒有不好的因素。當好人,不是修煉的目的,修煉人修去自己的不純淨的東西返本歸真,表現出來就是好人的狀態。

世 人:現在人的文明素質在漸漸提高。
大法弟子:你指的是表面上的東西,我指的是人心和本質。一個人說話很文明,為人處事很有禮貌,但有可能他心裏很骯髒;另一個為人處事未經雕琢,但有可能他心裏很善良。師尊要求我們懷大志而拘小節,從衣著、說話、行為直到心裏、生命最深處都要純正、絕對純正。

世 人: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以德治國」 。
大法弟子:自己那麼缺德,怎麼能「以德治國」?自己那麼邪惡骯髒,怎麼能代表這個、代表那個?誰都會喊喊口號,做做表面文章。哪一個邪惡的獨裁者不都是說的一套,做的一套?

世 人:一般人做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是不是罪更大?
大法弟子:當然是這樣。警察服從上級的命令,雖然是被動的,已經犯了很大罪,一般人卻是主動的,幫助邪惡迫害善良,罪就更大了。

世 人:但是是在不明白真實情況下這樣做的呀?
大法弟子:如果知道了真實情況,分清了善惡、好壞、正邪,他就有救了,這就是大法弟子冒著被抓被打被關被打死的危險站出來講清真相的原因。這裏沒有反對政府,沒有爭鬥,沒有為私為我的甚麼,是在挽救眾生,是對眾生的慈悲。

世 人:如果反華勢力、反政府勢力利用你們呢?
大法弟子:我們與政治無緣。再說有師尊引導我們,有法在心中,誰也利用不了我們。

世 人:你恨江澤民嗎?
大法弟子:不恨,不值得我恨。但他做的惡必須自己去償還,不是大法弟子要怎樣他,善惡有報,這是天理。大法弟子心中只有慈悲,行為只是善。

世 人:你們都在盡自己的一切維護你們師父、維護法輪功,而打壓你們的人卻是為自己的獎金飯碗在應付。
大法弟子:人再迷也有明白的一面,善惡好壞正邪明明白白展現在面前,誰會為惡的壞的邪的盡力呢?

世 人:你是人還是神?
大法弟子:既是人,又是神。神就是修煉覺悟了的人。過去的和尚剛剛開始出家修行,就被視為半神。因為他們用比人世間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修煉自己。

世 人:我還是覺得錢掙得多,官當得大,最有意義。
大法弟子:如果人只有一生一世,只有肉體,這樣的認識不錯,但客觀上人不是這樣。好好想想,一百多斤的骨肉,為甚麼這麼神妙?

世 人:人死如燈滅,管他好壞善惡,積德缺德,怎麼舒服怎麼生活。
大法弟子:第一,人死不是如燈滅,幹了一輩子壞事,一死就算完了?天理不容。第二,傷害了別人,別人能讓你舒服嗎?第三,追求這追求那欲壑難填,心不安靜,怎麼舒服?第四,滿身業力也不會讓你好過。

世 人:你們追求的都是虛無飄渺的東西。
大法弟子:人是甚麼?世人認為人由肉體、思想、性格、關係等因素組成,修煉人身體健康了,思想乾淨了,性格變好了,與人和睦了,這只是世人從表面看到的一點點現象而已,本質的昇華,只有修煉人心裏最清楚。錢、虛名有這實在嗎?

世 人:好人吃虧,我為甚麼要當好人?
大法弟子:吃虧是還業債。「好人」是人的一種正確狀態,與「吃虧」之間並無因果關係。為甚麼要當好人?因為人不是一生一世就完了,宇宙中有個法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世 人:請您給我們證明一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大法弟子:時時處處發生在每個人身上,展現在每個人面前,修煉人清清楚楚,你卻無知無覺。我按著你的思維講一講,也許能啟迪你的智慧。一群蜂要有蜂的規矩,一個國家要有法律憲法,人類要有做人的道德規範,宇宙要有天理天法,否則不就亂套了。善惡必報就是天理天法。甲當大官發大財,幹了一輩子壞事,死了;乙又苦又窮,一輩子老老實實做好人,也死了,難道這就完了?難道甲和宇宙有私情,乙和宇宙沒交情?「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世 人:您一會兒講救度世人,一會兒講惡人要遭報要銷毀,這不矛盾嗎?
大法弟子:根本不矛盾。善惡必報是天理,並不是大法弟子要怎樣他,宇宙能許可邪惡永遠存在嗎?如果人去掉了自己身上不好的東西,誰也不敢給他惡報,誰也不能毀滅他。

世 人:我是好人還是壞人?
大法弟子:用「真、善、忍」來衡量一下,在你的生命中,有多少符合「真、善、忍」,就是好的一面,有多少不符合「真、善、忍」,就是壞的一面。

世 人:你們為甚麼這麼信你們師父,尊敬你們師父?
大法弟子:因為他讓我們知道了宇宙的法理,使我們變得純正、乾淨、慈悲、快樂、大智大勇……,還有他那博大的胸懷和高尚的品格。

世 人:從電視上看,那些被判刑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很坦然、祥和、輕鬆、平靜、理直氣壯,不像其他犯了罪的人。
大法弟子:心中無私,一身正氣,上天入地到宇宙的哪個地方都是如此。

世 人:謝謝您。您給我講的真全面真深刻。
大法弟子:不,我只是在您能理解的前提下講了最膚淺最表面的一點點而已,這部大法還有更深內涵,要想真明白,就親自看一看《轉法輪》吧!

世 人:《轉法輪》是怎樣的一本書?
大法弟子:用一般人的話講,是一本修煉的書;用大法弟子的話講,字字佛道神,句句是天機。

世 人:我也想看看這本書。
大法弟子:(笑了,為面前這個生命而笑。)

大法弟子正在經受嚴酷打壓,經濟又困難,此真相資料送於您手,望萬分珍惜,閱後傳於他人,為積功德之舉。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8/21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