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洗腦班上的演講

【明慧網2001年12月18日】(註﹕此文稿是一位大法弟子在洗腦班上的發言稿。)

各階層幹部官員和功友們:

你們好!

我今年55歲,家住XX省XX市,煉法輪功三年了,一身的病都煉好了,我在法輪功書中看到師父叫我們做一個好人,要重心性修煉,要重德,處處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師父在經文《修煉不是政治》中說:「弟子們,你們要記住我們是真修的!是放下常人的名、利、情的,社會的制度怎麼樣與你們修煉有甚麼關係?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一個修煉者,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這麼好的功法,我不明白當權者為甚麼反對,還說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依法上訪是甚麼「鬧事、擾亂社會秩序」,我不相信。我不反對政府,我也不參與政治,我更不是想當甚麼官,我只是想看一看真假,想說一句實話,證實一下法輪大法是正法。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就在去年11月12號去了北京,13號就到了廣場。在天安門廣場上,有放風箏的,照相的,拿著小旗亂跑的,還有賣東西的,真是人雜叫賣甚麼都有。我就站在廣場內的草坪邊上,一動都不動了。我心想我在這裏不動,他們總不能說我是「擾亂社會秩序」吧。我站了大約有兩個多小時,有一個穿綠大衣的人問我你在這裏幹甚麼?我說玩的。他說你煉過法輪功嗎?我說煉過,他說法輪功好不好?我說好,他說跟我走。我就是這樣在北京被抓起來的。在當天夜裏就送進北京西城看守所,在惡警非法提審我時,我就把廣場怎樣被抓的經過跟他們說了。他們說你真傻,你就說你沒煉過法輪功,再不然說想幹甚麼甚麼,你管不著,他們不是就不抓你了。我說那不是說謊了嗎。我們煉法輪功是要說實話的,他們又說那你來北京的目的是甚麼?我說想正法,可是沒有起到正法的作用,我對不起大法,我現在在你們面前說一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說你被拘留了。我問為甚麼?我犯了甚麼法?他說你「擾亂社會秩序」了。我說正因為我相信政府,我才專門跑到北京來跟人民政府說實話的,沒想到你們就這樣不講理,廣場上那麼多叫賣胡亂跑的人,都不算擾亂社會秩序,我一動都沒有動就是「擾亂社會秩序」了。這時我心裏明白了,原來法輪功學員和師父都是被冤枉的,此刻我就沒有了動搖的心,我對大法修煉堅定下來了。

在北京被非法關押了十八天,又被本縣的公安局接回來,在拘留所和看守所又關了一個多月,被勒索了三千元錢,放回家了,在家住了幾天,就在臘月二十四那天,我在家裏正做飯被政保科叫去說跟我談話,用謊言把我騙進了拘留所,給我定了個「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把我關起來了。我連家門都沒有出,我不知道我又擾亂甚麼了,我也不知道現在政府的社會秩序是怎麼定的。當時我兒子跟他們說「叫我媽回去過個年吧。」他們說拿五千元錢就叫你媽回家過年。因剛被罰過幾千元錢,才幾天時間,又要拿五千元,我兒子再也拿不出這五千元錢了,因此我就被長期非法關押起來了。在三月五號又被轉到了看守所,剛到當天,因煉功被那裏的管教人員連打帶踢地推了出去。我說自從你們把我放回家後,我在家安分守己的過日子,連家門都沒出,我又擾亂你們甚麼了?你們要不把我抓過來,我才不到你們這裏來煉功呢。他們卻說誰放你了,是你兒子拿錢把你買出去的。我就說你們把我賣了,你們這不是拐賣人口嗎?你們把我賣了又抓,抓了又賣,東西賣過了也不能給人家要過來再賣,人賣了還能抓過來再賣。我這樣一說,又受到他們邪惡粗野地以下流的語言打罵侮辱,還照我臉上惡狠狠地打了一個響亮的耳光,我又說你們打人就是正嗎?你們罵人就不邪嗎?甚麼是正甚麼是邪,到底誰正誰邪,我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誠實善良的半百以上的老太太,受到你們這樣邪惡粗野的刑罰虐待,請問:我哪裏錯了?我到底做錯了甚麼了?難道我做個好人還錯了嗎?說實話就不對嗎?就為此還被判了三年的勞教,真是千古奇冤!!

他們還把我和另一位功友交叉扣在一起,長達三十天都沒辦法換衣服,吃飯解手都要別人護理。身上都要生蝨子了,奇癢無比。他們明知道我家裏有85歲的老母親,又有孫子,上有老下有小需要我照顧,他們還把我非法關押不讓我照顧家人,並反過來說我不顧家人如何如何。你們問一問自己的良心,到底是我不管家人還是你們把我長期非法關押不讓我管家人?你們可以去問一問我的鄰居,看我是對老人不孝還是對孩子不好?我煉法輪功哪裏不好了?煉法輪功能有一個好的身體,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師父教導我們要做一個好人。難道做一個好人還錯了嗎?我師父說:「因為呢,邪惡不去迫害我們,我們根本就不會向人講甚麼真相,我們也不認為現在的上訪與講清真相是干擾任何人。」(《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國家給予每個公民都有上訪的權利,我們上訪並不干擾任何人。我師父還說「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你們也接觸法輪功學員這麼長時間了,也應該對法輪功學員有點了解了。在這些學員中,沒有一個貪污腐敗,行賄受賄、吃喝嫖賭、打人罵人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人。可是惡警們卻沒有一點正念,帶著仇恨的心理被邪惡的勢力所利用,嚴酷迫害和長期折磨著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就在8月十二號夜裏我又被無故強行拉走說進洗腦班。十三號的凌晨一點派出所的民警把我關進了三個光著肚子只穿三角褲頭的男人的屋裏睡覺,而且還把門鎖上了。通過我的反抗,他們把門打開了,又把我關進了兩個男人的屋裏,這樣我就和兩個男人在一個屋裏一直呆到天亮。他們這叫甚麼行為,算不算流氓,算不算侮辱人格,他們利用最邪惡最下流最流氓罪惡毒的手段對待法輪功學員,邪惡之極!他們胡作非為已經玷污了神聖的警徽,玷污了中國的法律!他們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力去抓善良無辜的好人,製造內部矛盾,擾亂了社會秩序,長期非法關押學員,使學員有家不能歸,妻離子散,破壞了家庭和社會。

我們學法輪功,從沒人強迫我們。我們學了法輪功以後,知道了怎樣重德修心性,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如果人人都學法輪功,就用不著警察了。人們知道了只有法輪功這塊才是淨土,所以才有這麼多人來學法輪功。在常人中我知道,說張家長、李家短的都是挑撥是非的人。當權者如果真是走的正、站的直,就應該不怕學員去上訪。是不是害怕人們知道真象呢?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法輪功的書讓大家隨便看,好壞不用你們說,人們自有評價。長期無理關押學員,而且還用盡了最邪惡粗野的流氓手段,強行叫學員不煉法輪功。為甚麼學員還要堅持煉法輪功呢?因為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如果你們都是正的,處處事事都叫別人口服心服,認為你們確實是對的,也用不著強行打壓,人們自己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我不愛說別人不好,我只是在說實話。我希望有正義的善良的人們多了解一下法輪功,也看一看法輪功的書,看一看《轉法輪》,由你們自己去評價。

我通過這半年多的非法關押,使我更加看清了甚麼是正,甚麼是邪。使我對大法修煉更加堅定了,我永遠不會放棄法輪大法,因為這個法太純、太正了,我要用生命去捍衛這個法,去衛護這個法,你們別說判我三年勞教,就是判我十年二十年也改變不了我對大法堅定的心,出來之後還是去正法。

有正義的善良的同胞們,在邪惡當權者的罪惡政策下,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大規模瘋狂迫害動用一切現代化的宣傳工具,製造鋪天蓋地的欺世謊言,惡毒造謠陷害師父和大法,顛倒黑白矇蔽了多少善良的同胞,可是永遠也欺騙不了法輪大法真修弟子。大法弟子用憲法賦予公民的依法上訪的權利,向政府與世人揭露謊言,講清真相,然而當權者無視事實,無視民心,非但不予理睬,反而更加瘋狂,公然踐踏憲法與法律,剝奪人民講真話做好人的基本權利,對和平理性的上訪群眾進行血腥迫害,和肆意屠殺,說甚麼「打死人白打死,打死人算自殺」,這樣的「民警」究竟是人民的公僕衛士還是當權者的家奴打手。在這兩年強權壓頂、謊言蔽日的歲月裏千千萬萬法輪大法真修弟子,頑強理性地堅守著自己至真至善的信仰,他們為了宇宙的真理,為了呼喚眾生心中的善念,使更多的有正義的善良的同胞能夠得救,在邪惡迫害中大義凜然,寧死不屈。

那些在無知中肆無忌憚地對大法弟子行兇作惡的人,你們冷靜地想一想。自古以來善惡有報,常言說「人的命由天定,人叫人死天不許,天叫人死活不成」的說法,可是現在的人已經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因果了。我們大家都看到了。現在的人都壞到甚麼程度,當官的腐敗到甚麼樣。當官的為所欲為,大家都跟著隨和,你能把自己參與的一切事情的責任都推到「上面」嗎?你自己就沒有責任了嗎?當面對子孫、面對良心、面對歷史你敢說自己在法輪功問題上說自己問心無愧嗎?誰無父母?誰無兄弟姐妹?誰無妻兒老小,當你們把暴力施向這些好人的時候,還有多少人性?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強權雖然能暫時封住一些人的嘴,卻抹殺不了大法弟子用鮮血和生命寫下的事實。在昭雪的那一天,一切真相都會大白於天下。你們現在所犯下的一切將來都要償還。現在大法弟子的承受,是為了我們崇高的信仰,是為了證實大法是正法,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從謊言的矇蔽中清醒過來。他們放下了世間的一切包括人最寶貴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只是希望世人能明白真相。而你們呢?為了個人的利益,出賣良知與尊嚴,喪失了做人的根本。

我們的師父是下來度人的,真善忍是天法。我們的師父看到弟子遭受磨難比弟子自己都難過。那為甚麼還要一等再等呢?因為我們的師父希望一切有善念的生命都能得度,哪怕在正法的最後一刻能抹去對大法的迷惑,棄惡從善也要救他,這其中包括你們。

有人認為大法弟子是自找苦吃,覺得好就在家自己偷偷的煉不就得了,為甚麼要發甚麼傳單,講甚麼真相,上甚麼天安門呢?大家想過沒有,這麼正的法,這麼好的法,為甚麼受益者不能向政府、向自己的同胞堂堂正正的說句心裏話呢?試問一下如果你們的父母被人冤枉了,你們是站出來維護自己雙親的清白呢?還是躲起來明哲保身呢?或者乾脆站在強權一旁也參與迫害呢?慈父遭謗子不在,世人都會罵不仁。作為深深受益於法輪大法的弟子,在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被謠言惡毒的攻擊時,創造宇宙一切的大法在人間被誣陷時,我們站出來用最和平的方式,用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依法和平上訪,向中央政府澄清事實,冒著被剝奪生命的危險,讓眾生了解真相,我們何罪之有?

大法弟子的親屬們,你們的親屬修煉法輪大法,他們是好人還是壞人你們心裏最清楚。修煉大法後他們身體健康道德回升。但在邪惡的迫害中你們有的卻拋棄了親人,有的站在邪惡一邊認識,指責大法弟子,替強權說話,使良知蒙羞,你們這樣做應該嗎?你們和大法弟子有親屬關係是幸運的,這是福分。不要被眼前的的一切所左右,站出來幫助苦難的親人,替他們說句公道話。

每一個有正義有良知的人,都有義務有責任揭露謊言,講清真相。有正義的善良的人們啊,法輪大法弟子只是修煉絕不參與政治。憲法規定言論自由,為甚麼當權者那樣害怕大法弟子的聲音,不敢讓他們講話,因為「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新經文《建議》)向世人家講清真相絕不是政治。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用生命凝聚成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