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帶給我新生活

【明慧網2001年12月17日】1998年6月同辦公室新來的一個同事給了我一本《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我就這樣好像很容易地走進大法中來了。同年8月我在新加坡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見到了師父,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很幸運的。我一開始就愛讀大法的書(可以說是從不間斷地讀),這對我後來能堅定修煉起了很大的作用。1998年11月我參加了九天學習班並正式開始煉功。剛開始,我的悟性不夠好,雖然我愛看大法的書,可是讀過之後往往是甚麼也記不住,當然有的法理也不是很理解,學大法究竟是為了甚麼?後來我來到一個新的學法點,在同修們的幫助下,隨著不斷學法,我逐漸地認識法理,也對修煉有了比較清楚的認識,認識到《轉法輪》是一本真正指導人修煉的書。

在這裏,我真希望那些對法輪大法還不了解或者有誤解的人們,能夠來讀一讀《轉法輪》這本書,親自來認識一下,給自己一個機會,究竟這本書寫了些甚麼?法輪大法是甚麼?不要人云亦云。要知道人生的意義和目的是甚麼呀!自己應該為自己生命的永遠負責。我真希望他們都來親身體驗一下法輪大法。

現在我想講一講我修煉三年來的一些變化:

我從一個身體虛弱的人變成一個健康的人。煉功前,每晚十點未到就要睡覺了,早上起身很辛苦。妻子兒子週末喜歡出門逛街,這對我來說是份苦差兒,他們有興致地走啊,看啊,而這時的我總想找張椅子坐下,最好是能躺下來歇會兒。但是現在,我一天到晚也不覺得累,充滿活力。

精神方面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修煉以前,我已很久不懂得怎麼微笑,開心對我來說是一個陌生字眼。而現在,我變成一個歡樂的人,隨時都能笑臉迎人,積極樂觀地面對生活的壓力和挑戰。

以前我是一個不能忍的人,經常因為家庭瑣事或小的矛盾而大發脾氣,暴跳如雷,而現在我會冷靜地想一想是不是我做錯了甚麼,學會了向內找。心胸開闊了許多,有更多的包容心。

我從一個對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耿耿於懷的人,現在變得能看淡看清這一切,我認識到很多問題和矛盾都是因為自己有那麼一大摞執著造成的。
……
自從2000年12月參加了台灣法會後,我漸漸對正法和正法修煉有了更深的認識。這都和參加集體煉功,集體學法,切磋交流以及每天讀明慧網等大法網站的文章息息相關。有時,同修講出的一言半語往往起著很奇妙又關鍵的促進作用。同修一句尖銳觸及心靈的話起的作用就更大,只要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凡事向內找,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執著。

師父一直都在反覆強調要多學法。有的同修通過學法,心性層次提高得很快,直線上升,這可以從網上的文章中看到,他們在洪法正法中也做得很好,很主動,不等,不靠,一心一意在法上。我想這和學法正悟是分不開的。師父在《道法》一文中說:「我不是叫你們人為地做甚麼,只是叫你們明白法理,這方面的認識要清楚。其實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講給各界眾生的,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愛護你們人的這一面是叫你們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圓融著眾生,眾生也在圓融著大法。我告訴了你們法的莊嚴、神聖,目的是抹去你們對法的迷惑、誤解。」。

師父在新西蘭法會上回答學員的問題時說:「……你不能精進的原因也就是你對法的理解還不夠……」,「其實你們修煉緩慢下來的原因,主要是自己在學法上不太用心,對自己要求不那麼太嚴格,往往都是這原因造成的。」,「你心性的高低自然也就是你的言行,不重視學法刻意做是做不到的。」(《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師父在《排除干擾》一文中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越來越覺得師父講的句句是真理,也能體會到師父說的:「我講的話是法」(《猛擊一掌》)的一些涵義。最近我悟到了正悟、正信、正念的威力,在參加正法講清真相的活動中,不是我能怎麼樣了,而是按照師父說的去做。

師父在《論語》中說:「‘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我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偉大,將宇宙大法壓進《轉法輪》這本書中。不管甚麼人,只要靜下心來讀一讀這本書,一定會受益匪淺。試想,常人中誰有能力告訴你這宇宙生命的真諦呢?即使你很有學問,你是專家,你是一個很有成就的人,在龐大的宇宙天體中,還不是一個很渺小的人嗎?

最後我想引用師父的經文《正大穹》來結束我的修煉彙報,和大家共勉。


邪惡逞幾時
盡顯眾生志
此劫誰在外
笑看眾神癡

(2001年東南亞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7/17511.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7/21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