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法會發言稿:講清真象體會點滴

【明慧網2001年12月14日】一 在講清真象上的點滴體悟

我在最初洪法、講清真象時,心裏知道是必須要講話的,但又不知如何去講。一次在旅遊點上,有一學員在向遊客洪法,我就站在附近跟著學。後來,我發了一張簡介給一個遊客,他不接受,但那位學員給他,他就接受。我就在心裏劃了一個問號。由此我悟到自己心不夠純,場就不夠正。以後,我就時時記著保持正念,當心裏有甚麼不好的念頭出來時,就背《論語》,把自己的空間場都清除乾淨,並從言行外表上改進自己。後來又按照老師教我們的方法開始發正念,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上個月,我去參加婆婆的生日晚宴,我想把預先準備的真象材料分給參加晚宴的親戚們。然而在我真的要做的時候,心裏卻出了很多人的觀念。我怕他們說我怎麼在這種場合下做這個。又想有的親戚一定會說我甚麼的。就這樣拖了半個小時。心裏還在猶豫著。可是心裏又想,「不行,必須讓他們看到真象,不然他們可能就會錯過這次機緣了。」於是,我就去每張桌子分幾份大法的資料。有些親戚很願意接受,有些則認為我的這一舉動不可思議。有一個長輩問我為甚麼要宣傳法輪功,自己在家煉就好了。我告訴他說,「我不是搞宣傳,我並不是要別人非得來煉法輪功,我給大家這份資料,就是讓你們了解發生的真實情況。」接著,我以自己親身經歷和感受講述自己煉法輪功的受益情況。我說,「剛才你哥哥也在講他的腰痛在哪裏治療,現在比較好了。他不也正是把好的經驗介紹給大家嗎?」他女兒在一旁聽了頻頻點頭。由此,我悟到在洪法、正法中,突破人的觀念和怕心很重要。有時怕心會生出一些假想、假象來,比如認為某種時間或場合不適合講真相;或者認為有些迫害真相對方接受不了;正因為這些種種藉口和理由,一直在阻礙著我們向廣大人民全面講清真象。

在生日宴期間有一個親戚看完我給他的中國學員受迫害的資料,招手叫我過去,指著資料說,「這個人該槍斃。」原來這個親戚看到資料裏的那個萬家勞教所所長與他同姓,竟作出如此敗壞的事情來,很氣憤。一張講打壓真相的傳單,使他站在了正義的一邊。很多有良知的人能夠分辨是非,不會人云亦云,更不會落井下石。師父在經文《建議》中說,「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就是讓人們看到、聽到最真的。我經常把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的圖片插入大法簡介裏,分發出去。我覺得這些照片真實地記錄了發生在中國法輪功學員身上的殘酷事實,那些目前在監獄、勞教所裏面沒放出來的學員還在過著非人的生活,不斷遭受著殘酷的虐待。這不是幾個,百個人的問題,而是關係到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和無數被矇蔽的無辜民眾。我們在海外的弟子就是要揭露邪惡,抵制邪惡,讓人們知道法輪功的真象,而所有看到真象資料的人,都會發出一念。這一念也就在為他們的未來奠定基礎。

二 「互相鼓勵,共同精進」

有一陣子,在講清真象上,感覺自己能夠去啟發他人思考。因為我發覺用例子來比喻可以讓他們自己去思考、辨別,然後引導他們去了解大法的真象,效果不錯。然而,一段時間後,發現講來講去都是那些例子,就又失去了自信。直到有一次,在外地公園洪法時,一個遊人一直在反駁我的說法,我好像沒有辦法使他明白。感覺自己需要改進,善心、語氣也都需要改進,一時心裏有了障礙。這時,在場的一位功友說,「不錯呀,你這樣舉例子很好啊」。聽到這樣鼓勵的話,我心裏的障礙就消失了。由此,我感受到同修之間的關懷與鼓勵,互相幫助很重要。師父在最新經文中提到「互相鼓勵,共同精進」。我也記得大陸同修丁延講過一段話給我印象很深,「能否走出去是他的關,但是我們在這時刻是否去幫他體現了我們的心性。」

我看到在馬來西亞我的老家有學員在修煉,但沒有集體學法環境,我想幫助他。於是我就找到其他學員,看誰願意去,就利用週末時間一起去煉功、學法、交流,有時我不可以去,就聯繫其他學員去幫忙。不同的學員去,都會給當地學員不一樣的感受。幾次學法交流後,那位學員很快跟上來了,感到學法的重要性,也買了電腦去看明慧網的資料,並說他要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在這個過程中也受益很大。以前我也想做,可是總也做不成。我悟到,前後的差別在於用心大小的不同。有一位同修去之前說道,即使只是去陪一位學員煉功、學法,她也要去做。

我看到別的大法弟子都在為大法做著不同的事情,而有些我又幫不上忙。我想如果有一些小的事情沒有人做,我就去做,我就盡我的能力去做我能做的事情。我體會到,只要我們有一念想要去做,師父都會為我們安排機會的。

以上只是我個人的體悟,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2001年東南亞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22/17026.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