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公民:我不知該怎樣向女兒訴說她父親的慘死(圖)


圖:唯一的全家福,左起:陳承勇,小法度(6個月),戴志珍圖:圖中右一和左一分別為陳承勇父子
【明慧網2001年12月14日】記得一句名言說過:「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是今天我要說的是:我的家與當今中國千千萬萬個家正在遭受著同樣的不幸。

今年七月的一天,房友異乎尋常嚴肅地遞給我一張從網上拿下的消息,我一看標題「被迫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陳承勇被迫害致死」,我驚呆了,陳承勇是我的丈夫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擦了擦眼又定睛看了一遍,千真萬確!如此的噩耗頓使我全身發抖,頓覺天旋地轉,多時不能自已……過了許久,房友邊流淚邊安慰著我,把我攙扶到我那面容長得酷似父親陳承勇的女兒床前,我淚眼模糊地望著這僅十五個月就失去了父親的幼小生命,我的心在加劇的疼痛,我渾身在繼續顫抖……

當此噩耗正使我悲痛得撕肝裂肺之時家裏又發生的不幸之事對我更是雪上加霜。阿勇的姐姐(也是法輪功學員)前去認屍時被非法抓進洗腦班(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拘禁),不法之徒妄圖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但她認為信仰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大法沒有錯!這是做人的基本權利,所以她堅決拒絕放棄。但是利令智昏的公安不顧其胞弟剛剛去世的屍骨未寒,在8月又非法判她勞教兩年。阿勇的父親經受不住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承受不住剛剛痛失愛子又聞愛女被判刑的人間最大不幸--生離死別的巨大打擊,在9月老人家含著悲冤離開了人間。這接二連三的不幸一起向我襲來,使我幾個月裏陷入無比悲痛之中。

對於僅兩個月內一家三口家破人亡,兩人慘死、一人落獄的恐怖我害怕,我不敢隻身到那將法輪功學員置於人間地獄的中國去取回我阿勇的骨灰盒。對於當初我準備在生我、養我的故鄉生活下去,而同意阿勇不願申請來澳我後悔。具有悠久文明歷史的古國,已被當權者變成生靈塗炭的恐怖國家,中國走向何方?我迷茫。在我的祖國,當權者為甚麼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如此殘忍,我百思不解。

阿勇的父親原本是一位花去重金都醫治無效被中西醫判了死刑的尿毒症垂危病人,但修煉法輪功後他的病神奇的不治自癒了。法輪功給了老人家第二次生命的奇蹟,在他們全家人都在那工作的造紙廠以及居住地區引起了很大震動,也吸引了許多人煉法輪功。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等當權小人開始陷害法輪功,老人家乞求地對警察說:若我不煉要死人的。警察無奈地說:我們也知道法輪功救了你的命,但上面要取締,我們只得奉命。法輪功使老人家起死回生,但江澤民政府又奪去了他的生命。

阿勇和他的姐姐深知法輪大法好,自己一家從大法中受益無窮,感到做人要知恩報恩,要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作為公民有責任幫助政府糾正對法輪功的錯誤定論,如果明知有人正在對法輪功犯誣陷罪、盲目殺人罪等而知情不報,這不是自己在犯包庇罪嗎?於是他們行使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去省政府、去北京上訪,然而卻一次次遭到拘捕且被單位開除公職。單位的同事都說:他們的人品這麼好、工作這麼勤奮卻被炒了,到底公道在哪裏?是啊,在中國,天理何在啊?

丈夫生前的情景及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不斷在我眼前浮現:他為了躲避江澤民恐怖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拘禁(洗腦班),於2000年11月左右開始在外流浪,有家不能回,2001年1月10日之前我們一直有聯繫,他的身體也一直都非常健康。隨著國內強制抓捕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的形勢日趨嚴峻,使得他那漂泊不定、經濟拮据的生活更加艱難,後來我們失去了聯繫,我知家裏電話早就被監聽,若我再打聽他的住所無疑會給他帶來危險,我只能默默祝福他平安。但七月的那份消息說:「近日傳出陳承勇已死於一茅棚內,其姐姐認屍時發現屍體已開始變質、變味,估計已死去一段時間才通知家人……」

對於丈夫的如此慘死,我無比悲傷;對於我們那年幼的女兒還未來得及喊上一聲爸爸就永遠失去了父親,我萬分痛心;阿勇非常喜歡孩子。孩子只有六個月時的第一張全家合影照竟成了我一家永遠的紀念照。孩子六個月時我一家和他的姐姐及孩子去動物園的第一次遊玩竟成了最後一次。每當我叫起丈夫給孩子起的名字「法度」時;每當我看到孩子純真地在全家福的照片上親吻時,我的心就在流血。我不知該怎樣向漸漸長大的女兒訴說愛她的父親的慘死;我不知這恐怖將給女兒成長帶來怎樣的影響。面對這一切我的思緒如亂麻,但有一點自始至終我是非常清醒的:那就是江澤民政府殘酷迫害法輪功,才使我的丈夫被迫害致死,才使我的家庭及千千萬萬個家庭遭受不幸,江澤民是這些不幸家庭悲劇的製造者。

幾個月裏我痛苦萬分無力做任何事,直到今天我有了扶筆之力,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我家的不幸悲慘遭遇講給大家,懇請所有善良的人們能夠伸出援助之手,緊急營救那些與我丈夫一樣正在遭受殘酷折磨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懇請所有正義的組織和正義之士能發出正義之聲,儘快制止這場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你們的一封信,一個簽名,一項決議將會窒息邪惡的殘暴行徑以使像我家這樣的不幸悲劇不再發生;你們的一個真相傳送,將會使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們明白真相,也可以使盲從者們明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以挽救他們那正在走向無底深淵的永久生命。

(2001年12月12日於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