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大法的原河北常務副省長叢福奎因索賄被法辦

【明慧網2001年12月13日】中新網北京10月24日消息報導,河北省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叢福奎因嚴重違紀違法,自1996年3月到2000年6月案發,先後索要、收受6名私營企業主1415萬元人民幣、34萬元港幣及價值5.2萬元港幣的物品,總計折合1700餘萬元人民幣。目前,叢福奎已被給予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並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叢福奎不僅生活頹廢、利慾熏心、大肆斂財,在他任職期間,河北省各地的公安局、派出所、教養院及當地政府的邪惡之徒們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無故關押、刑訊逼供、非法抄家。大量堅定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遭到毒打,體罰,關押和肉體及精神的折磨,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他們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也受到牽連。

河北省安全廳負責出入境簽證工作的幹部、法輪大法修煉者陶洪生與妻子和女兒,1999年12月25日,因在天安門與十幾名法輪大法弟子和平地表示自己的維護大法的願望,被惡警包圍後抓走。因此,陶被非法開除黨籍,辭退公職,並被非法判勞教三年。

勞教所條件極其艱苦,飲食衛生根本得不到保障,蔬菜不潔淨,食品霉變,有時在吃的飯菜中竟出現3釐米多長的蟲子。8月下旬,勞教所的許多大法學員開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陶洪生也是每天拉肚不止,直至尿血,便血,近20天臥床不能進食,呼吸困難、腹瀉、水腫。

為逃脫罪責,河北省安全廳與勞教所協調,在9月18日儘快為陶補辦了保外就醫半年的手續。只可惜這保外就醫的手續補辦的為時太晚太晚,9月17日,陶洪升被接回自己家中,也就是這樣被勞教所將「責任」推給了他的家人。回到家的第三天,9月20中午1:10分鐘左右,陶洪升安祥地閉上了他的雙眼。當日,整個石家莊被陰雨籠罩著,天空中充滿著義憤。

在得知陶洪升去世的消息後,河北省安全廳一處長打電話對陶的家人施加壓力,「你不要到處造輿論。」以進一步封鎖消息。

再以唐山開平勞教所女子大隊為例。從1999年11月初邱立英、白玉枝、周西蒙、段津津、何靜、李青、陶陶等是為維護法輪大法而被非法判勞教的第一批12名大法弟子。來到勞教所開始,開平勞教所一直對大法弟子進行著慘無人道的迫害。當邱立英等12名學員第一次煉功並學法時,惡警將她們每人銬在一棵樹上,然後揪住她們的頭髮往樹上撞,從垃圾堆裏找出髒抹布往她們的嘴裏塞,更令人髮指的是竟將女隊以骯髒著稱的一年從未洗澡的一個勞教人員的帶經血的褲衩和襪子塞到她們的嘴裏,此後對她們進行了多次毒打,致使她們第一次持續21天的絕食抗議。

原石家莊法輪大法輔導站副站長周西蒙2000年1月1日煉功被值班人員用棍棒毒打並被吊銬在樹上近五個小時,將手嚴重凍傷。廊坊學員康淑香在絕食期間,被整夜銬在床上,由於不能翻身,段津津身體一側竟被漚出兩塊茶杯大的‘褥瘡’。

原井陘縣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井陘縣政協常務,連續多年被評為市級勞動模範,享有多項榮譽的白玉枝,在絕食62天的艱苦歷程中,更是受盡折磨直到生命垂危,幾乎搶救無效,逼近生命終極的邊緣。絕食抗議初期她被惡警關小號半個月,從早六點到晚八點,回到宿舍,她又被從夜裏十二點銬到早晨,讓她只穿一件內衣內褲將宿舍門窗大敞,一隻手銬在斜上方最高處,一隻手銬在斜下方最低處,只能是一個最難受的彎腰半蹲的姿勢,然後惡警把全班尿了尿的尿桶放在她的面前,讓她沉浸一夜。她遭受毒打更是常事。在唐山寒冷的日子裏,她常常被惡警銬在寒風裏,直到她絕食抗議已經近50天的時候,有一天地上積雪很厚,天上飄著大雪,她先是被值班的邪惡之徒用自稱為‘燕兒飛’的姿勢,雙手吊銬在宿舍內的樹上,她的帽子手套被扔到房頂上了,然後她被移到操場大院背銬在樹上,她已經實在沒有力氣站著啦,就跪在了雪地裏,漸漸暈了過去,直到這時,邪惡之徒才將她送進了醫院。白玉枝倒下了。她說她要煉功,她開始吐膽汁,然後吐血,連喝口水都吐,她的左眼已經沒有視力,左眼非常模糊,120斤的體重只剩了80斤,已經不能再插鼻管,輸液也毫無作用,這時才驚動了上上下下的不法官員們,最後甚至同意了讓她煉功。可這時她想煉都起不來,想吃吃不進去了。

被非法關押在女隊的大法弟子除一二人之外,全部遭到過毒打,或有上述經歷。這只是我們僅能知道的一些典型例子。在河北省各地的監獄、勞教場所,又有多少被冤屈的、被非法折磨的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生命和自由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作為常務副省長的叢福奎,在責難逃。今天的報應僅僅是懲罰的開始,如果不醒悟,真正的報應還在後面呢。在此奉勸那些仍然繼續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官員和警察,趕快懸崖勒馬。否則,天理昭昭,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一旦上天的懲罰來臨時,江氏集團自己都難逃惡報,誰又能保得住你呢?當大法展現到人間的時候,所有的邪惡之徒都將被打入地獄,永無休止的去償還自己造下的罪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21/16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