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清醒的人們(故事六則)

【明慧網2001年12月10日】故事一:這標語給我的房子增色不少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北方有一縣城的大法弟子人人行動起來,講真象時,縣城大街小巷的牆上、樹上、電線桿上到處貼滿了大法傳單,噴上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法輪大法是正法」等標語,樹上掛滿了鮮紅、金黃色的大法條幅,這一切構成了這個北方小縣城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尤其是用紅漆噴塗的大法標語,陽光下更加光彩奪目,吸引了眾人觀看。後來來了兩個派出所警察,嚷嚷著要用白塗料塗掉。這時房主站出來,義正辭嚴地說:「這標語給我的房子增色不少,你們用白塗料一塗,白花花的一片,太難看了。房子是我的,不許你們在我房上亂塗亂抹。你們今天誰敢塗,我就叫他爬著走!」

警察一看碰上了硬碴兒,灰頭耷臉地跑了。

第二天,鄉里來人,還是勸說塗標語的事兒。房主就是不答應。後來一名鄉幹部說:「乾脆給你一百塊錢作補償怎麼樣?」房主堅決地說:「別說一百塊,一千塊、一萬塊我也不幹。」鄉幹部沒辦法,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原來這房主家生了個小男孩,自生下來每天晚上大哭不止,吵得鄰居都睡不安寧。房主多方尋醫就藥,就是不見效。可自從他家牆上噴上大法標語後,這小孩晚上就再也不哭了。

從此,房主見誰給誰講:「法輪大法真是神了。一個標語這麼靈。原來法輪大法是天法!」真是善有善報。

故事二:別著急!時候一到,一切都報

有這麼一家人,夫妻二人和兩個孩子都修煉大法。為維護大法,夫妻二人多次上訪被抓,妻子被判了三年勞教,公安又想打壞主意迫害丈夫。

男功友被迫離家出走,在外繼續維護大法。家裏只有一個十歲和一個八歲的孩子,無人照料。

公安局想功友肯定放不下孩子,說不定甚麼時候會偷偷回家看看。因此多次半夜三更闖入家中妄圖抓人,每次都撲了空。

公安局不死心,想了個壞主意,每個月出五百塊錢雇人監視其家。可是在周圍鄰居中找了一遍,也沒有人肯幹這種缺德的事兒。

鄰居們都氣憤地說:「你們真是黑心!好端端的一個家被你們拆得妻離子散還不甘心,簡直是狼心狗肺!別說五百,就是五千也不能掙這黑心錢,拿這錢買東西吃得噎死,要不也得吃藥,反正是不得好兒。」

公安局的人給鄰居罵得灰頭土臉地走了。

公安局不死心,又找到一個掃大街的老頭兒。他們想掃大街的圖錢,肯定願意幹。可是跟老頭兒一說,老頭兒死活不幹,還告訴公安局的人說:「做人要講良心,缺德事兒千萬別幹!老天爺有眼,幹壞事兒要遭報應的!」

公安局的人不服氣:「我們幹公安的哪個沒打過人,幹過點壞事兒?怎麼也沒見報應?」

老頭說:「別著急!時候一到,一切都報。我自己就是例子。你們知道我怎麼落到掃大街這一步?文革的時候,我是某廠的書記,管一千多人,整天搞階級鬥爭那一套。不是鬥張三,就是批李四。廠裏有逼瘋的,有打殘的。文革結束後,挨批的都平反了。我被判了五年徒刑。我的三個孩子,一個傻子,一個精神病,一個先天性心臟病,都是當年我害人家的報應!我今天告訴你們就是希望你們千萬別走我的老路。你們現在還年輕,甚麼事兒可別幹絕了,給自己留條道兒。你們現在跟著江澤民瞎咋乎,到時候法輪功平反了,先拉出來頂罪的就是你們!到時候後悔就來不及啦。善惡到頭終有報。不信你們回家問問家裏的老人,自古幹壞事的人,哪有躲過老天爺眼的?不報在今生,就報在來世,不報在自身,也要報在子孫啊。好好想想吧!」

故事三:某某撕傳單遭報了

某縣縣城,大法弟子貼了很多大法傳單、標語。由於受中央電視台的欺騙,很多人敵視大法和大法弟子,所以有許多傳單和標語被破壞了。針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在傳單和標語邊上加上一句:毀壞者遭報,傳頌者得福。以後,破壞情況明顯少了。

但是仍有個別人就是不信善惡有報的天理。縣城一名退休幹部,就是其中一個。有一天,在大街上,他當著七八個老人的面又攻擊大法,謾罵李老師,發狂似的說:「我就不信,我看他怎麼報我?!」說著就把傳單撕下來踩在腳下,惡狠狠地邊踩邊說:「我看他怎麼報我,我看他怎麼報我!」當他踩第三腳的時候,腿就抬不起來了,呆在那兒動不了。別人問怎麼了,他話也說不了,豆大的汗珠只往下流,忽然一跟頭栽在地上,不會動了。人們把他抬到醫院搶救,花了幾千塊錢,可第二天還是死了。

這下人們都知道了,一傳十,十傳百。都說:「法輪功太厲害了,某某撕傳單遭報了。」從那以後,當地貼的大法真象再也沒人敢破壞了,滿街都是。公安局也不敢管。

有一次,上級來檢查工作,縣委動員幹部職工去擦標語和傳單。第二天,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請假說有事兒來不了。來了的人說:「搞衛生可以,搞法輪功的傳單可不敢。」領導叫誰去誰都不去。實在沒辦法,幾個領導一商量,起碼也得把縣委門口電線桿上的那個條幅摘下來吧,要不也太顯眼了,不好交待。

於是一個領導搭梯子上去摘條幅,手剛夠到條幅,就像被電了一下一樣,一頭摔了下來,當場就暈過去了。

聽說後來這條幅一直掛著,現在還有呢。

故事四:法輪功的書是天書,燒法輪功的書是要遭報的

某村王某的妻子煉法輪功,到北京上訪被抓關在縣拘留所。公安局罰了王某幾千塊錢。王某可不幹了。他妻子一放回來,就被他狠狠地打了一頓。

從此,王某天天看住他妻子,不讓學法,不讓煉功。煉功就打,學法就搶書、撕書,還找到同村的功友家裏,大吵大鬧,威脅功友不准借書給他妻子。

妻子多次好言相勸,王某就是不聽。

有一次,王某又發現妻子學法煉功,把妻子痛打一頓,這還不算,搶過大法書,倒上柴油就燒。妻子說:「毀大法的書要遭報的。」

王某惡狠狠地說:「你們老師有本事就報應我好了。」話音未落,王某一頭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氣絕身亡了。

村裏人議論紛紛,都說法輪功的書是天書,燒法輪功的書是要遭報的。

善良的人啊,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造就了宇宙中的一切,其中包括你、我、他。破壞大法就等於自毀生命。善勸世人快快清醒,不要因為一時衝動而鑄成大錯,悔之晚矣!

故事五:善待大法弟子,將功補過

某縣公安局政保科長,99年迫害大法時非常猖狂。在非法審問上訪抓回的大法學員時,經常打罵大法學員,攻擊大法與師父,學員善意相勸就是不聽。

不久,他妻子得了癌症,花了上萬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兒子又患上乙肝。

這時,他才似乎明白了點甚麼 。

一大法弟子被抓,家中的大法書都被抄走了。大法弟子被放回家後,堂堂正正地去公安局要書。

開始,這位科長還很兇,就是不給。大法弟子就給他講真象,講善惡有報的天理。

這個科長口氣軟了,說:「我知道。你看我現在,老婆得了癌症,兒子得了乙肝。反正也是這樣了,我這家可沒法過了,我就破罐子破摔了。」

大法弟子告訴他:「你看你一個人造業,已經連累了妻兒替你受罪。如果你再不停手,以後的報應還會更慘。如果你現在能醒悟,改過自新,善待大法弟子,多做好事兒,彌補罪過,還能有個好結果。」

最後,這位科長說:「謝謝你的好心。我可明白了,我是上了江澤民的當,我今天落到這個地步,全是江澤民把我害的。你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今後再也不為江澤民賣命了。等法輪功平反了,我也跟你們煉法輪功。」

臨走,這位科長送給大法弟子一套書。

不料大法弟子前腳兒剛回到家,後腳兒科長就跟來了。大法弟子有點吃驚,問有甚麼事兒。

這位科長說:「我光給了你書,忘了給你煉功帶。我怕沒法煉功,就給你送來了。」

後來這位科長自己在家也開始煉功了。610有甚麼行動,他就提前通知大法弟子,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做了不少保護大法學員的好事兒。

故事六:公安局的人都知道你們有特異功能

公安晚上抓到一名貼真象的學員,局長命兩個警察看守這位學員,準備第二天再審。兩個警察分上下班看守。學員就跟看他的警察講起真象來了。

交談中得知,這位警察剛從學校畢業分到政保科,上班才幾個月就非常後悔自己選錯了職業。原來滿腔熱血以為警察是專抓壞人、打抱不平、除強扶弱、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可分到公安局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這兒的絕大多數公安根本不講道德,文化素質很低,法制意識淡薄,吃喝玩樂,無惡不作,比社會上的地痞流氓還壞。老百姓當面不說,背地裏都指著脊梁骨兒罵。尤其是現在,放著正經事兒不幹,天天欺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

他告訴學員說:「我在這兒看了不少你們的真象材料,講得很有道理。你們都是好人哪,這樣的好人現在往哪兒找去?將來法輪功一定會平反的,你們一定要挺住啊。我以後也要煉法輪功,提高提高自己。」

他還說:「現在抓住貼材料的一般都要送勞教。我看你這麼好,實在不忍讓你去那鬼地方兒受苦,那兒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今天晚上就放你走。」

學員說:「你放我走,你怎麼辦?我們師父要求我們做事要先考慮別人,我不能連累你!我不怕勞教,但我還是非常感謝你的好心,你的好心一定會有好報的!」

他說:「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你走吧。」

學員堅持要問他有甚麼辦法才放心走。

他說:「不瞞你說。公安局的人都知道你們法輪功有特異功能,能脫手銬、飛簷走壁,有好幾個從這裏跑了。我們局長都知道,又不敢聲張,怕影響士氣,只好不了了之。我們局長特別害怕你們發正念,一發正念他就做噩夢有人取命,有時候心臟病發作,有時候休克。每星期我們都要去輪流守著他。你就放心吧,上次我就放了一個,他也沒說甚麼。」

學員非常欣慰,握著警察的手說:「謝謝你的好心。你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的。」警察打開手銬,親自把學員送到門口,目送學員離去。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5/16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