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血腥恐怖的鐵嶺市勞教所

【明慧網2001年12月10日】我今年45歲。在2001年1月18日講真象時被惡警抓到看守所非法關押38天,後被非法勞教三年。4月初,我被非法押送到鐵嶺市勞動教養院。

鐵嶺市勞動教養院對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如:辱罵、拳打腳踢、打嘴巴子、電炮、下跪、電棍電、不讓睡覺、重體力勞動、飛機式、床板子打、聞尿桶、上繩、摳眼睛、擔小磨(睪丸)、用煙頭燙、不許說話等等流氓手段來折磨、摧殘大法弟子,強迫他們放棄修煉,放棄信仰。我就親眼目睹了很多堅定的大法學員被打和電棍電的事實。其中,魏國軍、董欽宇、劉寶奎、張相義、李士綿、劉俊、曲環宇等多名大法學員慘遭毒打。

教養院為強制大法學員違心表態,甚麼卑劣的手段都用。開始管教王志斌大隊長找我談話時,我就向他們洪法,先後給隊部寫了4封信,勸他們靜心看《轉法輪》,要善待大法弟子,可他們卻聽不進去,採用慣用伎倆強制我寫「三書」(即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

4月初的一天,王志斌把我叫去,當時副大隊長王選軍也在場,他倆向我讀了「馬三家子」叛徒的信和一些報紙上的材料,又針對我給他們的信,王志斌說「你讓我們看《轉法輪》,也想讓我們也煉法輪功?可你要知道我們是警察,我們得按上邊的指示去做,你放心我們是不會煉法輪功的。」王志斌接著又說:「你嘗過電棍的滋味嗎?」於是王志斌就把電棍拿在手中,逼我寫「三書」,我沒答應,他就用電棍電我,先後共電我4次,並揚言要我給整個教育大隊開個好頭,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折磨,我始終沒有答應。最後王暴徒說:「下次不寫三書,就得把衣服脫掉再電你。」

4月10日,因大法學員張相義在妻子、母親面前沒有答應寫「三書」,晚上即遭到王大隊長等人毒打和電刑。4月15日至18日期間,因大法學員董欽宇、劉俊、魏國軍等多人抄經文及煉功被暴徒們毒打和電刑。為抗議他們無端的迫害,我們有27名大法弟子聯名上書,抗議他們的犯罪行徑。教養院不但無視我們的抗議,反而強迫大法學員於4月21日下隊幹活,並用犯人來監管我們的一舉一動,不准學員間在一起說話、吃飯,連睡覺都間隔著「老犯」,大法弟子在教養院沒有人身自由,每時每刻都在暴徒們的監管下度過,強迫幹「拉水坯」和「裝窯」等超強體力活。不法管教們為了賺錢,把我們當成了廉價的勞動力,每日只有兩頓窩頭和一碗清湯。

6月10日的中午,剛剛收工,管教王冬青和大法學員韓海東交談,只因韓海東和他講理,王冬青就大打出手,當眾打韓海東頭部、臉部數拳。見狀我喊別打了,王冬青大聲地吼著:「不許你說話。」轉身又對大家吼到:「告訴你們,今後誰也不准和他說話,法輪功學員都不准和韓海東說話,聽到沒有?」管教對大法學員如此兇狠,有些犯人則更壞。一日早上洗漱時,有個大法學員和我講他做的夢,還沒等講完就被當班的犯人打了幾拳,並打我一拳。

大法學員沒有說話自由,更不能看經文。6月13日晚,王冬青發現張相義的床下有師父的經文,當時就暴跳如雷,大打出手,狂加電刑,緊接著又用電棍指著我說:「你有沒有經文,現在拿出來還好說,要是翻出來,可別怪我。」搜床開始了,當翻出我床上的經文時,王冬青五官換位,氣勢洶洶地向我撲來,先是拳腳相加,後用電棍電,追問經文的來路及誰看過、誰抄的。我說:我看了,我抄的。因筆體不符,他又打又罵。張相義被打得腿至今還沒好,為此事劉寶奎也被打傷,至今不能正常幹活,可是他們還被逼天天出工。

劉寶奎被打後胸部疼痛不能幹活,王冬青就罰他站著,不許和別人說話,也不許別人和他說話,不許參加一切活動。有個盜竊犯為了私利陷害劉寶奎,並大打出手,致使他的眼睛被打傷卻無人管。

我們煉法輪功為甚麼卻遭到如此迫害?!信仰自由,人權自由都哪裏去了?!我們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來制止邪惡的迫害!

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中,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悟到: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那我們也不能承認,承認他們的安排就等於是承認他們的迫害,我要堂堂正正地走出去,揭露這裏的邪惡,去正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助師世間行。

雖然悟到了,可是要做到和做好還有很大的距離。當時的思想矛盾,怕心的阻礙,心性起伏使我徘徊不定,通過反覆閱讀師父的經文,並與同修切磋,使我意識到這些執著心的出現就是對法還不十分堅定的表現,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要去掉怕心,堅定正念,一定要走出魔窟,震懾邪惡,助師正法!

2001年6月23日,我同往常一樣,被帶到桑園嶺磚場勞動,時至中午,我不斷發正念讓惡人甚麼也看不見,在強大的正念作用下,我在磚場現場脫下勞改服,並在磚場四角四個固定哨和中間一個流動哨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地走了出來,當時沒有緊張感、沒有害怕感、也沒有在意是否有人追趕,心中只有一念:「師父!我一定要走出魔窟,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我快步走著,來到了一條公路邊,一輛出租車停在了我的身邊,我乘上出租車衝出了魔窟。

我走出魔窟後,邪惡之徒們非常驚恐,他們到處找我,先後到我家和我的親屬家採用恫嚇、威逼、誘惑等手段企圖將我再騙入魔窟,他們還到同修家騷擾。後來,又有法輪功修煉者王權走出魔窟,這對邪惡的鐵嶺市教養院是很大的打擊,邪惡之徒非常害怕,不久將鐵嶺市教養院的部份法輪功修煉者轉移到遼陽教養院。

這再一次使我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偉大,大法的威嚴,正念的威力,並深刻體悟到: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吧,緊隨師父共同去迎接法正人間的美好時刻的到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6/16851.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