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人的吶喊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

尊敬的清華校友:

公元2001年8月30日,在甘肅省敦煌市附近的一輛公共汽車上,一名男青年被軍警抓走。立即,他的被捕震動了當局,在蘭州市白塔山的綠化基地裏建起了秘密「監獄」,並拉來兩大車刑具。隨後的兩個月便是酷刑拷打,多方位折磨…但警方始終未能達到目的。後來,這位年青人在遍體鱗傷、長期絕食的情況下竟奇蹟般地逃了出來,但走不遠便體力不支,勉強爬進一個山洞就不省人事了。在西北寒冷的天氣裏,他昏迷了整整四天。而山洞外面,甘肅省動用了兩千軍警,地毯式地將蘭州市翻了個過兒。在軍警搜捕行動後,他爬出了山洞,爬出大山,摸黑進了一戶人家。然而他的傷勢太重,遠遠超過了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在高燒昏迷中他堅強地挺著,終因多處內傷發作,不治而去了。

這樣一個驚心動魄而又悲慘的故事讓人想起遙遠的「舊社會」時革命者的遭遇,然而它卻就發生在今天的公元2001年。事件的主角叫袁江,29歲,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90級畢業生,一個風華正茂的清華校友,也是原甘肅省法輪功輔導站站長。

他犯了何等「滔天大罪」受到如此血腥的迫害?只因為他不願放棄法輪功,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堅持要讓人們知道被迫害的法輪功真相。我們心頭的悲痛無法用言語形容。他與我們如此親近,甚至曾經在清華校園中不經意的擦肩而過。一個才華橫溢的學子,一個善良敦厚的好人,僅僅因為不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就被奪去了29歲的年輕生命。

難道法輪功真的如此罪莫大焉?不願放棄法輪功的人就應該受到比真正的罪犯還嚴厲的迫害嗎?像他這樣因思想信仰而被致罪的,僅在清華園的學生與教職員工中,還有許多許多:趙明、褚彤、於金梅、李春豔、黃奎、林洋、蔣玉霞、孟軍、秦鵬、俞平、虞佳、邱淑芹、……(詳見附錄)

法輪功自92年起在中國大陸傳播,七年間已吸引約一億國人,99年被政府鎮壓後更發展到世界五十個國家和地區,擁有無數像袁江這樣堅持「真善忍」信仰的學員,這樣的現象不值得我們深思嗎?不是精神空虛,亦沒有政治企圖,只因為她實實在在地改變了人,融合了人的善良、純真,予人福祉,帶人回升。也許您並不認同法輪功的理念,但這不是問題的關鍵。信仰無罪,願意堅持「真善忍」作好人無罪,這難道有錯嗎?

當今中國大陸,各種社會問題複雜深重,當您看到江澤民、羅乾等人不真正致力於整治腐敗、興國安邦,卻動用大量財力、物力、人力,不惜以極端手段去對付普通煉功百姓,迫害國家棟樑之材,您是否想過這樣的領導人又能把中國領向何方?

如果人民連信仰「真善忍」的自由都沒有,那麼中國大陸就只能成為「假惡暴」的天下。而那時受害的又何止億萬法輪功群眾及家屬,又有誰不在社會大環境的影響之中呢?歷史一次次地證明:一些人先受的苦,若沒有加以警示以及大多數人站出來與邪惡抗爭,邪惡就會更加增長,就會導致更多人後遭的難。

面對納粹給德國與世界帶來的災難,曾身陷囹圄的尼莫拉(Martin Niemoeller)牧師痛定思痛,說過這樣一段發人深省的話:「起初他們追殺共產黨,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其實,修煉的人沒有敵人。法輪功學員從來也沒有,將來也不會反對政府。我們反對的只是這場邪惡的鎮壓。

作為海內外的清華校友,我們無不為自己的母校而驕傲。她嚴謹的校風、求實的治學態度得到了知識界的讚譽。清華師生更以堅持正義、真理、為國為民大無畏的獻身精神而載入史冊。大禮堂邊的小山上有個聞亭,山下有個自清亭。聞一多、朱自清的錚錚鐵骨在我們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五四運動、一二九運動,在關係到國家前途和命運的關鍵時刻,清華師生都能挺身而出。斷柱碑記述著他們不畏強暴、堅持真理的品格。

今天面對這樣一場國家和民族的災難,我們怎能覺得事不關己?當看到一個又一個清華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剝奪了繼續學習的權利,甚至被勞教、判刑、迫害致死時,我們又怎能視而不見?每一個聲音都是有力的,所有的聲音合在一起就一定能夠扭轉局面。請記住袁江他們的名字,請關心他們的下落和處境,請伸出您的援手,因為他們和你我一樣,都是善良、正直的清華人。

朱寶,工程碩士和計算機碩士,原清華大學核能技術設計研究院講師,電話:(略) (愛爾蘭)
杜小華,工業工程學博士,原清華自動化系學生,電話:(略) (美國)
周世雨,計算機博士,原清華計算機科學技術系學生,電話:(略) (美國)
李迅,計算機碩士, 原清華計算機系學生,電話:(略) (加拿大)
楊森,物理博士,原清華無線電系學生,電話:(略) (美國)
袁峰,生物物理碩士,原清華應用物理系學生,電話:(略)(美國)
葉穎紅,計算機碩士,原清華計算機系學生,電話:(略)(加拿大)
李淵,電機工程博士,原清華無線電系學生,電話:(略)(美國)
張萍,某貸款公司經理,原清華無線電系學生,電話:(略)(美國)
方向東,機械工程博士,原清華精密儀器系學士生碩士生,電話:(略) (美國)
周立敏,計算機碩士, 原清華計算機系學生,電話:(略) (加拿大)
李榮, 計算機博士, 原清華計算機科學技術系學生,電話:(略) (加拿大)
馬文景,原清華電機系碩士畢業生,電話:(614) (略) (美國)
劉寧平,數學博士研究生,原清華應用數學系學生,電話:(略)(美國)
牛立成,物理博士,原清華物理系學生,電話: (略) (美國)
鄢紅,計算機碩士,原清華計算機系學生,電話: (略) (美國)
郭偉, 計算機碩士,原清華熱能系學生, 電話:(略) (美國)
陳瑞欽,工程碩士,原清華熱能系學生,電話:(略) (澳大利亞)
楊真,原清華建築設計院工程師,清華建工系學生,電話:(略) (澳大利亞)
羅迪威,原清華建築系學生,建築學碩士,電話:(略)(澳大利亞)
馮鳳華,原清華無線電系碩士畢業生,電話(略) (加拿大)
葉方紅, 原清華應用數學系學生,電話:(略)(美國)
胡曉娥, 清華計算機系83級學生 (加拿大)



附錄: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詳情

袁江,清華大學無線電系90級學生。蘭州市電信局所屬的信息技術工程公司曾經擔任副總經理。2001年8月30日在甘肅敦煌附近被捕,遭到甘肅省公安廳公安酷刑折磨,於11月9日去世;

趙明,清華大學計算機系88級學生。曾任清華大學紫光集團計算機網絡中心項目經理。後在愛爾蘭三一大學深造。1999年底回國為大法上訪遭迫害。2000年5月被捕,被關押於北京團河勞教所,現被非法延期10個月;

於金梅,女,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97級碩士研究生。她為人純樸、善良,曾任女生宿舍樓「新齋」學生樓長,熱心為同學服務。1999年10月因堅持信仰被休學,被學校強行送「洗腦班」洗腦兩週,因在圖書館複印大法資料被拘留,後被非法判勞動教養一年。

李春豔,女,22歲,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本科生。1999年9月因拒絕寫不煉功的保證校方不予註冊。99年10月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校派出所扣留、審問至凌晨,期間被體罰。因其早晨在校內公開煉功,多次被清華派出所迫害,由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警察審訊。被勒令休學,但是清華大學不同意開書面的休學證明,理由是怕她對外公布真相。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馬豔,女,26歲,清華大學1994級本科生,建築學學士,清華人文學院傳播學第二學位。1998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00年4月25日去天安門和平表達心聲「法輪大法是正法」,被刑事拘留一個月,被拘數天都無人通知其父母,令其家人承受了極大的精神痛苦。隨後校方來電話通知其退學,被其拒絕後,校方又電話通知其被「除名」。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黃奎,男,26歲,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9級博士生。曾獲鄭格如獎學金、優秀學生一等獎學金,並獲清華大學優秀畢業生稱號。曾擔任班長、系科協副主席等職務。本科畢業後免試直接攻讀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學校強迫其休學3個月。2000年6月因在校園內煉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園內當眾毆打,後被清華大學勒令退學。曾被國家安全部人員非法綁架。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林洋,男,25歲,清華大學水利水電系94級學生。曾獲校「優秀一等」獎學金,校「挑戰杯」科展三等獎,校科技活動「優秀個人」稱號。因品學兼優被推薦免試攻讀碩士學位。1999年9月初開學時,因未寫對法輪功的揭批材料與不煉功的保證,校方不予註冊,不給辦理一切入學手續(受到同樣不公對待的新入學研究生共有7名)。1999年10月27日與同學二人去找人大代表反映情況,被強加以「非法聚集,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處以刑事拘留。2000年6月初因上訪要求釋放無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而再次被拘禁。獲釋後被清華大學勒令退學。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蔣玉霞,女,25歲,清華大學水利水電系95級學生。1999年10月,去信訪辦反映自己對法輪功的看法。清華大學以其畢業設計答辯不通過為由不給畢業證,以肄業處理。2000年10月1日國慶節到天安門遊覽,又無故被強行拘捕關押3日。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李豔芳,女,27歲,清華大學反應堆工程與安全專業碩士研究生。1999年9月因在學校內公開煉功被清華大學派出所強行帶走,訊問至第二天凌晨。10月下旬,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再次被校派出所扣押,並被強行沒收隨身攜帶的法輪功書籍,因抗議被施以「背銬」刑罰。2000年6月她去天安門和平表達心願,被北京市公安局行政拘留9天,8月份開學後校方口頭通知其休學,後又被口頭要求退學。兩次休學給家在農村的親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經濟損失;其身患癌症、情同慈母的外婆在此期間病情加重,於2000年7月份去世。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孟軍,男,29歲,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助教,清華大學電子系碩士。1999年9月、10月兩次被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因為堅持信仰而在單位實行崗位聘用制時被迫失業。後因2000年6月去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被拘留,2000年12月31日午夜,在貼大法真象資料時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抓走,遭到酷刑折磨。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姚悅,女,29歲。清華大學微電子學研究所96級碩士研究生,黨員,本科畢業時曾被評為北京市優秀畢業生。1999年9月3日因在學校內公開煉功被清華大學派出所強行帶走,審問至第二天凌晨。被開除黨籍、學籍,檔案被校方強行轉走。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破門而入抓走。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劉文宇,男,29歲,姚悅的丈夫,清華大學熱能系97級碩士研究生。曾任熱研7班班長,獲清華大學優良學生獎學金。1999年5月因成績優異提前攻讀博士學位。2000年1月15日到30日,被清華非法軟禁在200號核試驗基地,強迫其改變信仰。2000年6月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被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被清華非法勒令退學。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抓走。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陳志祥,男,26歲,清華大學水利系碩士研究生。1999年7月25日向政府反映有關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後因公開煉功被校派出所扣留,清華大學不允許其入學註冊。1999年10月底,因去天安門和平請願被刑事拘留。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抓走。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秦鵬,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99級MBA.大學期間多次獲得「優秀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幹部」等稱號。1999年MBA入學考試第8名,入學後被選為班長。因工作努力、待人熱情受到同學好評。1999年10月因參加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抓,後被學校強迫休學。2000年6月的因公開煉功被抓,後被清華大學強迫休學。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他的妻子王雯(大法弟子)和不滿一歲尚未斷奶的兒子,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柳志梅,女,22歲,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97級學生,1999年9月校方不予註冊入學。10月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校派出所扣留、審問至凌晨。2000年7月份去天安門和平表達心願,被非法拘留20多天,期間一直絕食。2000年8月被清華大學強令休學並且不出示任何書面證明。2001年5月被非法抓捕,其間輾轉了幾個看守所,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頭被打變形,胸部被打壞,多個指甲被摧殘掉,被扣上十幾項罪名,現下落不明;

赫奕,清華汽車系教工,2001年初被抓,曾被關押於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現下落不明。

俞平,男,30歲,熱能系1995級碩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績優異提前攻讀博士學位,曾獲清華大學「1.29」獎學金,「西門子」獎學金。曾任系研究生會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組副組長。1999年6月初學位論文答辯時評委一致通過(承擔國家863計劃航天領域高科技項目),並被評為優秀畢業論文,但因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學位被清華大學擱置不授予,以博士肄業處理。已獲俄亥俄州立大學全額獎學金,因此失去深造機會。後被判刑四年。

王欣,男,25歲,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9級博士生,曾獲「校優秀幹部」、「優秀學生二等獎」、「好來西校友」、「細越育英」獎學金,並擔任過班長、系科協副主席等職務。本科畢業後免試直接攻讀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被清華大學強令回家休學,並被告知「不從思想上脫離就不能回校」。2001年4月被抓,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現下落不明;

王志強,男,31歲,清華大學建築系97級研究生(委培),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於1999年10月被學校強迫休學,後失蹤多時,半年後,家屬得知,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現下落不明;

褚彤,女,31歲,清華大學微電子研究所碩士,講師。1999年10月因江澤民在法國擅自污衊法輪功為XX,於10月27日去天安門城樓上為法輪功請願,向政府表達心聲,遭到警察的野蠻毆打。被捕後被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在獄中受盡摧殘,出獄後因刊登「嚴正聲明」表示繼續堅修大法,而被迫流離失所,現下落不明;

虞佳,女,35歲,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講師。2000年春節因為法輪功問題去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被刑事拘留一個月,其間被上「背銬」五天半,禁止飲食睡眠,手腕嚴重損傷;後清華大學每月只發給微薄生活費。其後因在清華校園裏公開煉功,多次被派出所扣留,並幾次被派出所警察當眾毆打致傷,後來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再次拘留。2000年11月27日,被警察非法逮捕,經秘密審判,被判刑三年半;

李義翔,男,27歲,清華大學電機系95級博士生,曾因為堅持信仰在網上發表退黨聲明,多次和平請願而被學校視為「骨幹分子」,1999年10月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刑事拘留一個月,七處處長親自審問、逼供,李義翔被綁在柱子上晝夜不停的刑訊逼供,並遭到毆打、強灌濃鹽水迫害。獲釋後被學校隔離軟禁在200號(清華核研院設在一個偏僻山村的某實驗基地)辦「洗腦班」。

二十幾個人整月的晝夜不停地走馬燈似地談話、威脅,不斷加重精神壓力。採取疲勞戰術,輪番轟炸、威脅利誘、嚴密的與外界隔離,用攻心術,進行封閉性的長時間的精神摧殘。在身心折磨的巨大壓力下,李義翔被迫違心地談認識,寫檢查。即便如此,李義翔所寫的「認識」,並不符合江澤民的要求,但經「筆桿子加工」,出台了「一個博士生與法輪功的決裂」。

邱淑芹,女,清華大學教務處職工。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學校下崗,只發給少量生活費。2000年4月25日因去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被刑事拘留一個月,期間因為堅持煉功被施以戴背銬的刑罰數天。獲釋後因為在清華校園裏公開煉功,多次被派出所警察扣留並毆打,個人財產被非法沒收。2000年7月20日前幾天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帶走並拘留近一個月。

何端練,教工。

徐才路,教工。

賈小梅,賈小青姐妹。

還有大量的清華學子、教工,為了抵制江澤民政府的迫害,被迫背井離鄉,流離失所,與自己的親朋好友生離死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