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邪悟與轉化


【明慧網2001年11月7日】我原來真的不相信一些弟子會在轉化班上真正地被轉化,可我看到了。

轉化班裏隱藏著一批「高手」,就是以前的護法積極分子,今日的國家幫教人員。他(她)們了解大法內容、能現身說法、且往往能抓住學員的弱點,有時候真能一擊而潰。

那麼這些幫教人員的「高明」之處在哪呢?

說白了就是利用了一個「私」字,用的辦法竟然也是讓學員按照他們的邏輯向內找──你為甚麼會煉法輪大法?然後告訴你其實你學法、護法中所做的一切挖到深處都是為了圓滿、為了「私」,所以才會「被人利用,讓親人痛苦而無動於衷;擾亂社會秩序、對抗政府而毅然決然」。「政府說甚麼你都聽不進去,一心只想圓滿、只為自己」,進而得出結論:這叫修煉嗎?不叫。只是一個騙局而已。於是被誤導的人全盤接受「政府」洗腦。

更讓糊塗人迷惑的是一些洗腦班物質條件非常之好:住星級賓館、好吃好喝好招待、每天有人與你耐心、細緻地懇談。「實在不轉化的」才勞教。在很多人看來XX黨可謂「仁至義盡」了,我們很多善良的煉功者在別人對自己不好的時候能努力地去忍,「政府」一對自己這樣反而不知所措了。覺得理虧了似的。覺得他們比自己還善。最後弄得都不知道誰更「善」了。白骨精化為美女形像就能生出善良心腸了嗎?

你真的那麼糊塗嗎?人中有一種心態叫「見利忘義」,人都有渴求別人對自己好的願望,剛開始時是防備著,當被人戳到痛處,當想圓滿的最後一道堡壘被突破的時候,那真是泣不成聲、緊緊擁抱、感激涕零了……

對自己「關懷備至」的國家工作人員、自己的親人都不愛,一心想著「白日飛升」,多自私啊!哪圓滿去啊!我還不如雷鋒、焦玉祿呢!他們做好事的時候沒有想到自己,那才是真正的無私啊!要圓滿也應該他們去。可甚麼是修煉、甚麼是修煉者呢?話到這一步,早忘到腦後去了。

「正法傳,萬魔攔,度眾生,觀念轉,敗物滅,光明顯。」(《新生》)

「你如果能看到最後,你就會在這本書中圓滿。」當年看到一個弟子滿懷憧憬地說這句話時,我就對他的自信有過一個疑問:「有表面上的意思這麼容易嗎?」

不要怪邪惡出招太陰毒,十惡毒世加上背後的邪惡因素,這本身就構成了我們應該過的一個個大關。現在這一關關來時就是針對根本執著來的。放得下就能成為真修者,放不下只能被淘汰。大法中不要混事的人。沒過好、沒過去只能怪自己修得不好,或者是你在護法中私心太重而被擊敗;或者我們根本上還沒弄明白修煉是怎麼一回事。

師父發經文讓我們放下圓滿之心,因為層次不夠、悟性不高而沒有完全領會,那麼利用這種形式暴露你的私心,讓你摔個大跟頭而從中悟道,有甚麼不好呢!一蹶不振者你怎麼成為覺者?

為甚麼有人會被擊敗呢?我個人認為:

首先,你真的相信師父講的宇宙結構、宇宙規律嗎?師父近年來的經文一個突出特點就是在不斷開闊我們的視野。給一個常人他根本就看不懂。他的心沒有那樣的容量。

我們的心中應該有「天地」了。而不應還是一味地從法中撈取好處、為我所用了。記得當年一個弟子提問說師父在國外講宇宙結構時覺得跟自己沒甚麼關係。師父回答說:「你學不到那兒,你的境界達不到那一層,你會覺的它與你沒有關係。」(《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可今天的我們不應還停留在如何做好人、如何不得病、如何從大法中得到好處了,我感覺你如果還停留在這個水平上,洗腦班你根本就過不去。我看到一些沒太高文化的老年婦女被那些「幫教」說得暈頭轉向的時候,我真的非常痛苦。

其次,我們缺乏歷史觀。縱觀歷史,基督教法難三百年。當年兩個羅馬帝國的婦女碰在一起都會說:「聽說那些基督徒每個安息日都要殺一個孩子喝他的血,就為了博得他們那個上帝的高興。」佛教的廟蓋了拆、拆了蓋;想當年堂堂國家副主席都能鐵證如山地被定成特務,一個無權無勢的法輪功又能有甚麼例外呢?

最後就是對「私」字怎麼看的問題。

不錯,《轉法輪》講的是修煉,為的是圓滿。有錯嗎?沒錯。圓滿不是私。整天想著圓滿才是私,才是強烈的執著,才是私心的最大暴露。

我覺得為護法做出自己貢獻而「有幸」進入轉化班的修煉者,絕大部份當初去護法時,再執著也有很大為法的成分呢!僅此一點,就遠遠超越了今天所有的常人。當然,你還在常人中修,還有常人心在,不可能完全無私無我,可是你想一想,通過學法煉功,尤其事事對照,你是不是在不斷地進步呢?你的私心是不是在越來越小、越來越少呢?這不就是修煉的偉大之處嗎?

舉幾個我的個人感受:

去年七月,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當有一次看到「你看到來了一個又高又大的大神仙。這個大神仙誇你兩句,然後教你點甚麼東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亂了套了。……你看見這個大神仙,真激動!歡喜心一起,你還不去跟他學嗎?」(《轉法輪》)。但是當時我根本就遏制不了我那「想要東西」的心情。我對《轉法輪》很真誠,真是抱著一種很虔誠的心境在看,自己反映出甚麼心我都覺得是我自己的,然後去分析。剛開始我只知道有那個想法不對,可就是說不服自己。當不斷地在日常生活中去同化真、善、忍,有一天忽然領悟到自己「想要」的心情,表面上看是人的不由自主,實際上不就是一種貪嗎?把好東西都佔為己有,越多越好。

你本來無所不有,就是因為私、因為貪才落到常人境地。

過了這一關,我的心較以前踏實了許多,平靜了許多。

近兩年一直在弘法,在自己獨處時,學法時有甚麼新的領悟總會假想面對一幫常人用深入淺出的語言去告訴人家,幫人悟道。

當時也是控制不了自己。這是多大的「善舉」呀!何況我從得法之初就強烈地想救人,讓人得法。可那顆躁動的心總讓我感到哪不對勁兒。

也是有一天突然間明白了那不就是隱藏在「大善」後面的強烈的顯示心、名利之心嗎?

真心地對別人好是一個生命應該具有的狀態,今天的人不好相處,難得信任,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自我意識太強,層層剝層層有,有的埋藏得很深。自己在滾滾紅塵中很難意識到,甚至還把它當成是人性的必然。

有很多天機是不修煉的常人永遠都不能知道的。當超越了迫不及待地把天機像普羅米修斯盜火種一樣地告訴常人、以博得眾生敬仰的心境後,我發現我能用更理智、更綿長深遠的慈悲去對待別人了。

大道至簡至易。法輪大法處處落在實處。沒有那麼多花裏胡哨的哲學思辯。真心修煉,立竿見影,這是令每一位真正的修煉者信服的地方。「無私無我」在大法修煉中也不是甚麼遙不可及的海市幻影。那些因為根本執著不去而被轉化的人,只不過你在不願意放棄既得利益的同時,還想通過一時的壯舉而人間、天堂兼而得之。抱著這樣的私心,最後你說受了誰的騙,其實不過是得到了自己真正的選擇還不願承擔責任而已。

因為你根本就沒有在實踐中看懂。

真的從本質上變好,自己一定有感覺。古來聖賢書都講如何做人。可在今天這種色慾、物慾滿天飛的時代,能讓我從根本上回升的只有法輪大法。

當然這裏還牽涉到一個「信」的問題。

因為在迷中,這個信在程度上或多或少有一個盲目的問題。我覺得在這巨難中能走到最後的是那些堅信《轉法輪》這一整套理論的人。其他的雖然你有緣分進來可你未必能堅持到最後。

你在多大程度上去同化這個法,現在看來真是關鍵問題了。看書兩百遍了,師父說的:多看書,圓滿近。(《安心》)。可遇事兒呢?還是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做或者說還是與法對你的要求相距很遠。那麼充其量你也只是在學理論,在絞盡腦汁讓法為我所用,目的只有一個:在自己認可的範圍內提高自己。所以很多實質的內容你根本就看不出來。不是你的智慧不夠,而是你的私心障礙了你的大智慧。

「你的修煉提高層次才是第一位的」(《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這是師父說的。可你現在看到的假象是,為了自己圓滿而拋家捨業的弟子有些折在勞教所或轉化班上了,私心說:那就別出去!可是不出去你都沒機會圓滿!你可怎麼辦呢?

我們現在真到了應該從宏觀上考慮這件事的時候了。有句話叫「事不關己,關己則亂。」修煉是莊嚴神聖的,是嚴肅的,在修煉這件事上為自己苦心努力一輩子你也很難有大豐收。很難看清一個事件的真相,何況宇宙中最大的事呢!

有人總說:「我的慈悲心怎麼就修不出來呢?」我理解他說的是大慈悲心。一個是帶著那麼多私心和情你出不來,一個是你心裏真的有別人嗎?你真能很多時候都能替別人著想嗎?你用了多大的力氣、下了多大的工夫去改正已經發現的缺點,執著心呢?那是需要正念和恆心的。

在人間得宇宙大法,最大之幸也。得法後沒勇猛精進,是不是最大的不幸呢?

只有勇敢地、堅韌地去放棄執著,才能不斷地發現新的執著,才能騰出時間來真正地去關心別人,才能去掉情生出慈悲之心,才能真正地跟上正法進程,才能讓轉化者望你而生畏生敬。

大法對我們的要求很高啊!遠遠超越了個人修煉,無私無我不是甚麼玄而又玄,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不是甚麼一個絕對化的精神理念。

反過來說,那些幫教最後都會告訴你共產主義精神才是最高的。因為優秀黨員沒想圓滿嘛!其實他偷換了一個概念。黨員再遵守黨章也不過是一個常人,他不修煉,所以是不可能達到圓滿的境界的,不是想不想的問題,一個不修煉的常人,根本與圓滿無緣。

馬列主義哲學體系是甚麼呢?雖然它顯得樸實無華,就是正的嗎?你覺得你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為人民服務沒有錯,可是你按照那個學說去做,你讓人民這輩子吃得好、住的好,物質極大豐富,少受罪、多享福,這就是最正的嗎?一個常人可以這麼想,你能嗎?生生世世欠下的債誰還?不吃苦業力怎麼轉化?業力那麼大怎麼可能幸福?

那些邪悟者很多都以為自己還在「修」,但絕不再是大法了,在我看來無異於「狂禪」──否定一切修煉形式,為了無私而無私,亂七八糟瞎悟一通。

你能跟著他們一幫哄嗎?

甚麼叫無私?你自己那些不好的七情六慾、各種執著全修沒了,修成了一個純潔善良、總能為別人著想、行為做事合乎宇宙法則的生命。圓滿是通過修煉不斷去除私慾而達到的結果。有形也罷、無形也罷,那只不過是層次的差別。

末法時期的人思想太複雜、私心太重、觀念太多、還老想標新立異,獨領風騷。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就要自己跟自己鬥爭好多年。

不是人一點不明白,是人的私心太多,把眼前的近利看得太重。

…………………………………………………………………………

很想寫一個光明的結尾。但想想後決定,還是讓我們用實際行動去展現一個大法修煉者的光輝境界吧!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7/19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