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保持正念:我進京護法的經歷


【明慧網2001年11月5日】我是96年8月份得的法,當時只是感覺到這個法好,便也加入到修煉行列中。在我得法前曾有過兩次流產,打針吃藥也不好使。沒想到得法不久後,我又懷孕了,一個多月時又出現了要流產的現象,我想這是消業沒事兒,一星期後便好了。後來生了一個非常健康的女兒,真是「無求而自得」。

99年7.22之後,我曾幾次想去北京正法,但都沒有走出去。之後便想:沒走出去在家做大法的工作也是一樣,不一定非要到北京去。直到前些天學習新經文體悟到應該去北京,特別是看明慧網上的文章,一位同修寫的看到我們在下來之前與師父簽約的情景。我當時很受震動,我想起師父說的話:「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再論迷信》)。我們都是與師父簽過約的,如果不能兌現誓約就是違約,在神的眼裏是最壞的人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就應該發揮大法一粒子的作用,當邪惡破壞法時,就應當站出來護法。我想:我一定要在國慶節前到北京去正法,哪怕只喊一句:「法輪大法好」,我也得去。

當決定要去時候,我想:我是告訴我丈夫,還是留個條呢?因為我丈夫一直對我很支持,我打算跟他說一下。當我提到要去北京時,他對我說:「你在家煉我不管,別去北京。」當我說我必須去時,他火氣上來了,跟我又吵又嚷:「你走吧,走了再別回這個家……。」我心想:我不能跟他一樣,我心一定得穩。因為他畢竟不是修煉人,關係到親情,他難免會這樣。這也是對我正法決心的考驗。我便對他笑了笑說:「你看你氣那兒樣幹甚麼呢?你讓我去,我又不是不回來了。你不生氣,我心態把握好了,我一定能做好,3天我一定回來……。」說了一會兒,他不吱聲了,後來說:「那孩子怎麼辦?」我說:「她姥接送上幼兒園。」當我走的時候他一再說:「你一定要加小心。」我說:「沒事兒,你就放心吧!」正好有同修也要去正法,我們便一起同行。

一路上我們在心裏一直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下車後直接就去了前門。我們從廣場向天安門方向走,我們要在天安門打橫幅,因為這麼正的法,我們應該選一個最顯眼的地方。看周圍每隔一段便有幾個警察。我當時想:不怕。就像師父法中講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們一起來到天安門前,一看兩邊都是旅遊的,我們十幾個人便一起喊並打出橫幅:「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聲音響徹雲霄,真是驚天地,泣鬼神,一定會鏟除無數邪惡。只見附近的警察直奔我們跑過來,我當時想:把條幅揣起來,走。便把條幅往兜裏一揣便向前走去。當時心裏沒有一點怕。在兩個警察身旁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就這樣我一個人離開了廣場,一邊走一邊問路,走著走著,一扭臉看見一個同修走過去了,我忙招呼他。我倆商量說:「趕緊去火車站,買時間最早的車票回家。」到了火車站,同修對我說:「上次我來北京正法,回來在車站遇到了車站盤查,這次我們倆發正念,不能讓他們盤查。」我說:「沒事,你不要這麼想。」我心裏想:我們只要時刻保持正念,邪惡就沒有空子可鑽,我們便趕緊去買車票。售票員告訴我們說:「票賣沒了,你們上車補票吧!是9:50的車。」我們倆趕緊往候車室跑。這時只有兩三分鐘車便開了,我倆還不知道在哪個候車室,打聽一個服務員告訴我們說在二樓中間的那個候車室。我們便坐電梯到二樓直奔中間的候車室跑去,這時檢票員剛要關門,我們便跑了過去。她問我們:「票呢?」我們說:「票賣沒了,上車再補。」這時同修一看手錶,時間已經到了,便說:「這下完了,咱們趕不上了。」我說:「沒事,一定能趕上。」當我們跑到車門時,車已經鳴笛了,我倆趕緊上車,剛上車車便開了。我倆心裏明白,是師父的安排,讓我們順利地坐上了這趟車安全回家。

這次正法連去帶回一共用了不到兩天半時間,回想這一路我悟到:只要我們心中有法,時刻保持正念,就一定能做好我們應該做的,因為我們是神,我們的頭腦裏不應該有不好的念頭,一個不好的想法可能就讓我們自己給自己設了難。只要我們心不動,時刻保持正念,我們一定會做得更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