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就是思想迫害(圖)


【明慧網2001年11月30日】兩年多來,中國大陸的媒體不斷刊載所謂的原法輪功「習練者」被「教育轉化」的事例。其實這種「轉化」,或者說是「思想改造」,在中國的歷史上從來就沒有斷絕,我們可以從巴金的《隨想錄》中窺測一斑。

巴金在他這本「講真話」的書中痛苦地回憶到:在那個人人「向井口投擲石塊」的時代,在「黨的光輝教導下」,經過批判學習和「人民群眾的耐心幫助」,自己從思想上徹底地否定了原來自己,為自己過去寫的「大毒草」腐蝕了革命群眾而深深懺悔,渴望著「重新做人的機會」,彌補自己的罪過;而在這一切結束之後才發現原來是一場騙局。他深痛地寫到:「可是想到那些‘鬥爭’,那些‘運動’,我對自己的表演,也感到噁心,感到羞恥」。連我們的鄧小平同志在文革中的檢討中也對自己思想中的錯誤批得一無是處,那氣勢仿佛是要痛下決心,和舊的我決裂,徹底脫胎換骨,跟上文化革命的時代大潮。現在回顧這篇檢討,給我們的是甚麼感覺?諷刺?悲劇?還是悲哀?

「人的全部尊嚴就在於思想。人最崇高的歡樂就在於思想」,不管這些「思想改造」的結果是被迫的、「不得已而為之」(假設當年的鄧小平是屬於這類的);還是真正的「覺悟」(文革中的巴金),從行為上說,都是對人性的摧殘。如果是前者,一個人在外界的強大精神壓力下,承受著身心的劇痛,違心地批判自己曾捍衛過的真理;那麼,這種來自外來的壓力,是不是思想迫害?是不是摧殘人性?是不是反人類的行為?如果是後者,我倒要問一個問題──誰有資格、有權利要求別人的腦袋裏應該相信甚麼,不該相信甚麼?即便你的理是對的,也沒有剝削別人思考的權力!這種「轉化」的出發點就是如果有人和我的意見不同,我就要「轉化」改造你,讓你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而往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種道路最後會被證明為完全錯誤的)。不管這種「轉化」是「春風化雨」,還是「循循善誘」,都是在外界的作用下發生的,而潛台詞中,後果已經擺在你的面前,如果不接受「挽救」,面臨的就是經濟上,精神上,肉體上的迫害,「打翻在地,再踏上一萬隻腳,讓永世不得翻身」。所以「還是為你好」,你還是老老實實地接受思想改造吧,做思想上的奴隸,精神上的賤民吧!

還是看那些「前習練者」的例子吧,當初他們開始煉功時,一定不會是有人拿槍在後面逼著的吧?不會不去煉功就要失業失學了吧?不會是把人關在旅館裏,一大群人圍著你,跟你分析這個形勢,那個道理,而你不參加煉功就不讓回家吧?

再來看看現在中國江澤民集團的「教育轉化」吧,電視、廣播、報紙鋪天蓋地的報導;在家裏親人的「曉之以情」;在單位裏領導的「曉之以理」;街道、派出所時不時地「上門慰問」;再不行,國家還專門安排時間和地點組織一群人來給你「指點迷津」;還不行,還有看守所、教養院的「春風化雨」以及精神病院和勞改營的「家一般的溫暖」。你還不「轉化」,不是「充當國際反華勢力的走狗」,企圖「顛覆人民政權」,走「自絕於人民」的道路了嗎,那就只有從「肉體上摧毀,精神上消滅」了。諷刺啊!悲哀啊!

對人思想的強行「轉化」,無論有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壓迫!都是摧殘人性!

但願巴金的《隨想錄》不要在未來被列為禁書。

********************************


滕春燕在海外社會的自由照


滕春燕在中國監獄的「幸福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