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天安門和平請願的瑞典學員在哥德堡記者招待會上接受採訪(圖)

|

【明慧網2001年11月30日】2001年11月23日星期五,瑞典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與四位參加天安門和平請願的瑞典學員在哥德堡市的郵政會議廳召開了記者招待會。這4位學員分別是Pirjo, Yvonne, Roland和 Martin。



在場的有來自包括瑞典TT新聞社等瑞典和芬蘭的記者和攝影師。瑞典法輪功信息中心組織了這次記者招待會。

講台前,擺放著剛洗印好的大照片:來自12國30多位大法弟子在燦爛奪目的「真善忍」的橫幅下單手立掌,清除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邪惡。這張照片記載了一個偉大永恆的歷史時刻。在場記者無不為之讚歎。

瑞典信息中心的代表向與會者致了簡短的歡迎詞並宣讀了北歐法輪大法學會的聲明。坐在講台的4位學員先後就為甚麼去天安門、和平抗議的經過、中國警方的殘暴和向媒體與世人的呼籲發了言。

YVONNE講道:我們去天安門就是為了「真善忍」,為了告訴中國的同修艱難的環境下我們與他們在一起。我要讓世人的注意力回到在中國還在蔓延的殘暴上。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被剝奪了做人的權利,他們中許多人在自己的國家被迫流離失所。雖然他們的聲音不能被世人聽到,但我的能!這不僅涉及一億中國法輪功學員,這涉及我們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因為中國江政府打擊的是人類需要的「真善忍」。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和一個世界公民,我有責任為了「真善忍」而站出來。

PIRJO講道:在警察和小公共警車將我們圍起來之前,廣場上有很多人看到我們盤腿打坐和高舉的真善忍橫幅。過後警察一個接一個用暴力拉我們,把我們推到小公共的警車裏。在去關押我們的警察局的路上,一個警察一直摁著我的頭並把他的半個身子壓了下去。我感到自己的頸部像折了一樣。

ROLAND講道:這比我看過的任何恐怖片都可怕,我以為我會被警察在車裏打死。警察把我們壓倒在地之後,還不罷休。他們踩我的頭並用拳頭打我的臉和全身。這些中國警察們都被洗了腦並一點也不懂得尊重他人。他們粗暴無理。可想而之,中國學員們所遭受的迫害會有多麼殘酷。

MARTIN講道:中國警察單獨把我叫到一個房間,叫我在一張寫滿中文的紙上簽字。我告訴他們我不懂中文,我不簽。他們對我粗暴起來。他們逼我拍照,我不服從。有4個警察上來按我,一個在我左邊,一個在我右邊,一個揪我的頭髮,另一個掐我的脖子。中國警察即無理又野蠻。

其他學員說警察設法給他們照相,但他們都反對並做出了反抗。他們知道照片肯定會用來作反對法輪功的宣傳。

當記者問大法學員今後有甚麼打算時,學員們回答說他們更加意識到要講清真相和揭露在中國的邪惡的重要性和緊迫性。為此,他們要更加努力地去做。他們呼籲媒體,要認真對待自己的責任,因為他們寫出的每一篇有關法輪功的文章都會對制止和加深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直接的作用。

與會記者們深深地被學員們無私的舉動和在中國警察局可怕的經歷所觸動,會後紛紛不願離去,長時間地對這幾位學員進行了採訪。

記者們還搶拍了4位學員與天安門正法照片的合影。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16391.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