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片:王老婆兒吃藥

王老婆兒的修煉故事(二)

【明慧網2001年11月3日】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6分57秒)下載觀看(1.6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6分57秒)下載觀看(10.6MB)

說起王老婆兒吃藥,那可是歷史悠久淵源流長,自打她記事兒就沒斷過。每當念起她那個藥經來,王老婆兒真是如數家珍。

修煉法輪功前,王老婆兒每天還得吃大量的中西藥,還沒等吃飯呢,那些個藥就把個王老婆兒撐得直打飽嗝兒。一天鄰居在院兒裏看見王老婆兒打著飽嗝兒走了過來,就打了聲招呼:「您吃了嗎?」 「吃了。」 「今兒個又做甚麼好吃的啦?」「降壓靈呃、利尿通、健腦丸、止咳糖漿……」鄰居張了半天嘴才說出一句:「真是山珍海味呀!」

王老婆兒是財務科的常客,隔三差五的就去報銷藥費。一次王老婆兒走進了財務科,那會計連頭都沒抬就說:「王老婆兒來啦?您請坐。」王老婆兒嘎吧嘎吧眼問道:「你眼睛咋到處長啊,還沒瞅著咱呢就知道咱來了?」那會計還是沒抬頭地說:「我聞著藥味兒了。」

王老頭兒是個好工人,年年被評為先進。這一天王老頭兒悶悶不樂地回來了。王老婆兒左問右問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乎,就炒菜做飯忙乎一通,一桌誘人的酒菜擺將開來。幾盅酒下肚後,王老頭兒話多了起來:「現在搞的那個經濟承包把個領導鬧得天天算經濟帳兒。俺這個‘先進生產者’從來沒斷過;可現在的領導是年年把俺往下扒拉,領導說不是因為俺創造利潤小,是因為俺媳婦兒天天報銷藥費,‘先進生產者’創造的利潤被‘先進消費者’給抵消了!」

修煉後的王老婆兒人有了精神頭食慾也增加了。她忽然意識到,咱現在咋睡得那麼踏實?多年的失眠症不翼而飛了,那咱還天天吃那些安神健腦的藥丸子幹嘛?少吃點兒藥丸子,既省了單位的醫藥開支,又能多留點兒胃口吃飯,一舉兩得。

這一天老兩口兒從北戴河度假乘火車回京,王老婆兒上車沒一會兒就感覺身體不對勁兒了,頭痛頭暈天旋地轉,腦子裏的第一反應就是:「高血壓病犯了!」王老頭兒翻遍了所有旅行包也沒找到降壓藥,直後悔出門時粗心忘了帶了。王老婆兒痛苦地閉上眼睛依靠在王老頭兒身上,只盼望著火車能早些到站。蒙朧中,王老婆兒聽到坐在對面的小姑娘跟她媽媽說:「這個老奶奶身上在往外冒黑氣。」媽媽說:「不要亂講。」小姑娘說:「我沒亂講,壞孩子才亂講。」

到家後王老婆兒已經感覺好多了,可是她還是拿起暖瓶倒水。王老頭兒在一邊叫了起來:「老婆子你幹啥哪?」王老婆兒定睛一看,唷--,水都倒到藥瓶裏去了。王老婆兒傻傻地坐在桌前陷入了沉思:今兒這事兒也奇了,按說咱這高血壓病一犯起來,咋也得在炕上躺幾天才能好,今兒咋這麼快就過去了?難道這就是李大師說的「消業」?李大師說人幹壞事就造業,就是那黑乎乎東西,是它呆在身體裏把病招來了。李大師說「消業」就是往外排黑氣兒,人這兒的感覺就像犯病兒,難怪今個兒火車上那個小丫頭說咱身上往外冒黑氣兒呢。唉唷,這煉功人要是吃藥不就把那個黑氣兒給堵回去了嗎!那玩意兒黑乎乎的存在身體裏能好受嗎?這藥可不能再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