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個人體悟


【明慧網2001年11月28日】我在修煉中走的是漸悟,半開放著修,看到了正負兩種物質的存在、法輪在旋轉、師父的音容笑貌,聽到了師父的聲音,不斷地體悟宇宙不同層次的法理,體驗到達到標準的境界的偉大與殊勝,知道「如何去修煉和修煉的存在形式」,堅定地走出來證實法,因不配合邪惡被逼迫得流離失所,而矢志不渝。

我時常想把我的修煉過程寫出來,但一直沒有動筆,同修們也經常說你應該把它寫出來,可我始終沒有動筆,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我有必要寫一點體悟,所以一鼓作氣寫了出來。

前些天我去同修那裏送真相資料,她告訴我她在消業,鼻涕、眼淚一起流,沒有耽誤做真相,我說:你很偉大,但是你說在消業,這個認識,如果是個人修煉,這個認識不錯,可是現在是正法修煉,你從人中走出來了,怎麼還能是單純的消業?所以你要悟到這是邪惡在利用我們剩下的業力迫害大法弟子,要全盤否定它,你真的思想認識上去了,保證身體就會發生變化。

沒幾天,有兩個流離失所的外地同修(是夫婦倆)來我這兒取資料。女同修也提到她因消業,二十幾天沒有出去做真相,我把我對「消業」還是「邪惡迫害」的認識講給了他們,她說,我怎麼沒有想到呢?男同修問了我幾個問題,其中一個就是對師父的「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的問題,我就把在我這個境界以及我境界以下對這個法理的理解,從廣義到具體方面詳細地說了我的個人體悟。後來又有一同修也談及身體在消業過關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在我周圍的同修,不斷地因發資料、張貼資料被抓、被關以至被勞教,本來就難,再加上身體不舒服,沒有正悟到這是邪惡的破壞,真的阻礙了局部正法的進程。

當我意識到它的嚴重危害時,我自己開始過關了。胃、心臟開始發作,自我修煉以來從未有過,關節疼痛,停水停食。而且一個聲音打進來:你要通過肉體死亡的形式圓滿。我馬上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對我的安排,我決不認可它,要全盤否定它。之後我首先向內找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對物質身體的執著。回顧自己自七、二二以後三次進京護法,兩次被關,第一次我悟到了為真、善、忍的法理,去說句真話不惜坐牢,並做到了寧死不寫「悔過書」;第二次我悟到為了宇宙的真理不惜犧牲生命,寧肯一槍打死我,我也不會說不煉功,我達到了這個境界;第三次,我再一次放下生死,用「智慧去證實法」安全返回。而且近一年來,在揭露邪惡,救度世人,講清真相中,雖然流離失所,卻心胸坦蕩,自在如意,時刻用「弟子的偉大」鞭策自己,不斷地證悟到不同層次的法理,不斷地去掉人的觀念,這不也是在放下生死嗎?對世間沒有任何留戀,對物質身體能坦然放下,已經沒有了這方面的執著。

當我向內找,發現問題不出在我這兒,那一定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心裏堅決地說:我不聽你的安排。我聽我師父的,師父要我們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走了,我應該救度的眾生怎麼辦?我應該等待的是「一院奇花春有主」的偉大時刻,所以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安排。當晚我和愛人依然去做真相,雖然我渾身無力。

第二天晚上,張貼和發放資料時就開始腹瀉,回到家裏,腹瀉不止,真的體驗著肉體生命在消亡,早上起來照樣發正念,邪惡變幻著嘴臉討好我,都被我識破了,照樣銷毀它。當我騎車到車站等同修時,我真想坐在地上,可我立即告誡自己:你是大法弟子,是個超常的人,邪惡制約不了你,時刻用正念抵制邪惡的迫害,這樣持續了三天。

昨天晚上,我們去郊市農村,用紅包的形式把真相材料放到住家的大門裏,來回要走16華里還不止,要翻越鐵道、走小路,每走一步都很艱難,我心裏說:師父請給弟子加持一下,讓弟子去救度眾生,所以得以順利返回,來回用了三個小時,回來沒有耽誤十點發正念。到家後,身體倍感輕鬆,我用正念否定了邪惡的舊勢力對我的安排,所以我把它寫出來,我不再在意文章能否發表或發表後會有不同意見,我真的又去了一顆心。當這篇文章成文後,我和愛人又去張貼和發放資料了。路上,我對愛人說:我覺得我的身心發生了質的變化,我真的從人中走出來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