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幫我重新加強正念


【明慧網2001年11月25日】我是黑龍江省法輪大法修煉者,以農為生,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造謠陷害法輪大法,誣蔑誹謗師父,殘酷打壓法輪功修煉群眾,無中生有,栽贓陷害,宣傳機器謊言連篇。全國到處是白色恐怖,真是有天塌之勢。

7.20後鎮政府同派出所多人到我家抄家搜書,強迫在他們事先印好的表格上簽字,我沒被他們所帶動。我們走的路都非常正,沒有任何錯。這些日子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使我喘不過氣來,我在思索著,政府裏的那些人為甚麼要那麼做?我應該為大法和師父討回公道,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

99年11月份我進京上訪履行公民上訪權,在信訪部門被抓。我感到很震驚,也感到很奇怪,信訪部門怎麼還抓人呢?憲法和法律中規定允許有不同見解的人上訪,我們上訪是為了向政府講清事實,這本來是件非常好的事情,政府應當感到高興才是,可他們蠻橫無理地不允許我說話,把我轉送到駐京辦,非法押回當地看守所關押2個月後,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非法教養一年。期間遭到殘酷的迫害和虐待,用語言難表述這種邪惡。

2000年4月份由「馬三家勞教所」傳來一個邪悟的人寫的信,我由於自己沒有找出根本的執著順其邪悟,讓魔鑽了空子,也跟著邪悟,還覺得是在理上,6月22日寫下了恥辱的「保證書」,而後一直被魔控制著不能自拔。在這過程中思想始終矛盾重重。8月份被解教回家。

我回來後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使我慢慢地清醒過來,特別看到師父的《窒息邪惡》經文,師父講:「馬三家勞動教養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那裏的管教人員絕大多數都是地獄的小鬼轉世,所謂被轉化的人,歷史上就是這樣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論他過去被抓被打表現得如何好,都是為了他今天跳出來迫害法、迷惑學員做準備的。希望學員不要聽信它們邪惡的謊言。這也是我有意叫它們暴露出來,叫大家認清他們,從弟子中清除這些隱藏的毒瘤。」我一下驚醒過來,自己簡直處於絕望之中,那種無比的痛苦、悔恨、自責的心情無法形容。恨自己在關鍵時為甚麼把握不住,不但沒有正好法,反而給大法抹黑。心裏在痛恨自己。淚水止不住往下流。師父啊!像我這樣的人您還度我嗎?我還配做師父的弟子嗎?師父說:「我要的是堂堂正正修煉的弟子、金剛不破的偉大的神。」(經文《排除干擾》)。那絕望痛苦在籠罩著我。就在這時,我看到明慧編輯部2001年1月1日發表的《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的文章,師父在文章後面簽上那慈悲的金光閃閃兩個大字「同意」。是師父在給我們這些沒有做好的學員一次機會。也是給了我們生命的曙光。我不能錯過這難得的機會,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要多學法,多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鏟除邪惡,抹去自己給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洗去自己的污點。

我決定再次進京正法,在天安門打橫幅喊一聲「法輪大法是正法」向世界人民證實大法好!哪怕就是死在那裏我也無遺憾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終於來到天安門廣場,實現了我壓在心裏當初的諾言。當我站在天安門廣場上的那一刻,是我生命中最神聖的時候。我心靜如水,地球是那麼的渺小。仿佛回到我那久別的家園。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向我微笑。我展開橫幅喊出了震撼宇宙之聲:「法輪大法是正法!」這聲音在宇宙中迴盪。面對警察、警車、便衣特務我沒有絲毫懼怕。他們抓我時,我平靜的向他們洪法、講真相。被他們帶到北京辦事處,我同20多名同修被關在一起。為了不讓邪惡帶走,我們不報姓名、地址。惡警將我們分到大興縣各派出所,對我們審問並遭毒打,冬天很冷,他們拿來涼水從頭上往下澆。我們的內衣都濕透了,惡警還逼迫我們將鞋脫下來,站在外面雪地裏,一站就是幾個小時不許動。有的大法弟子被扣在電線桿上10個小時進行冷凍,逼迫大法弟子報出姓名、住址。這種非人折磨是可想而知的。這些惡警真是慘無人道,完全沒有了人性。他們對一位68歲的老太太也不放過。惡警讓我跪下,說我站的太舒服了。我不跪,我想我只能給一個人跪下,那就是我的師父。今天就是打死我也不跪。惡警用腳踢了我腿一下就走了。惡警折磨我們3天後一看沒有甚麼結果,就將我們送到大興縣看守所分別非法關押。

我一進去就開始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邪惡的管教就強行給我輸甚麼液。管教從號裏叫出來男刑事犯強行給我戴上腳鐐、手銬,然後將我架出後綁在床上,打5~6瓶鹽水和輸液。又將我架回監號,邪惡的管教指使兇狠的刑事犯毒打我和其他大法弟子。我們被打得傷痕累累,舊傷未癒,又添新傷。邪惡之徒們往死裏折磨我們。有個惡警管教對我惡狠狠地說:「你不說出姓名、地址也好,哪天我把你整死了,火化掉誰也不知道。」我聽了這話裏有話,我們有許多同修失蹤不知下落是不是他們採取這種辦法給虐殺掉了呢?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是甚麼事都能幹得出來的。我對惡警管教說:「你整死我,我師父知道。」他說:「你師父在美國。」我說:「我師父就在我身邊。」他二話沒說扭頭就走了。我決心用生命證實大法。絕食抗議55天後,惡警將我無條件釋放。我們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是世人都無法想像的。

以前出去正法家人對我看得很緊,我現在悟到是自己沒有圓融好大法,是自己沒有修好的那部份在阻礙著自己。沒有真正修正自己,使得各方面都來干擾我。只要正信、正念、正悟就能排除干擾,闖過各種難關。從常人的業力的束縛中解脫出來,去掉人的各種觀念,融入正法中來。更好地走好最後的每一步,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弟子,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鏟除邪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