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簡陽市惡警對我謀殺未遂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3日】我是四川省簡陽市大法弟子,於2000年7月14日第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北京公安通知當地公安接我,在火車上我想不能讓惡警帶回去再非法關我,還有許多功友沒走出來護法,還有許多事等著我去做,於是到出站口就走脫了,又回到正法中來了。到11月份在一功友家被叛徒告了密,當地廣興鎮派出所所長劉遠志開來警車,進門不問青紅皂白就拿手銬銬我與另一功友。我們拒絕戴銬,沒銬上就推我們上警車,留兩人看守我們,其餘的去搜功友家有無大法資料。我在車上微閉雙眼,約十多分鐘後見一人拿東西向我頭部打來沒看清甚麼東西打的,只感覺後腦勺痛,一下就昏過去了。

後來才知道本來是他們是要把我打死,按照江澤民政府政策可以「打死算自殺」。功友對惡警說我是公安家屬,惡警才沒有把我打死(這是我後來才聽說的)。

惡警怕我死了給他們找麻煩,就將我送到廣漢市醫院,在醫院昏迷了七天七夜。惡警怕我死,就先對世人說我跳車想自殺等,從不說是他們打的,用這種方式來掩蓋他們殺人犯罪的事實。醫院CT診斷是:1.右側額中腦內血腫;2.左枕部硬膜外血腫,與11月3日比較略有吸收;3.左顳骨骨折;4.左頂枕部頭皮血腫已基本吸收;5.少量蛛網膜下腔出血。剛回家幾天,廣興鎮派出所所長劉遠志通知再交1000元錢去,但沒開發票,連收據、白條都沒有一張,當時我不知道,後來才聽說。

2001年1月18日在我被打還沒有恢復正常,面部神經萎縮,嘴角向一邊歪,一隻眼不活動的情況下,簡陽市「610」辦公室大隊長鄢義全又帶領幾個人到我家非法抓我進看守所關押。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棍,江澤民犯罪集團的走卒他們還是人嗎?他們逼迫我背叛大法就可以回家過春節。我想大法這麼好,千萬年才等來今生今世得法,我是不會當叛徒的。

春節後,他們見我不說不寫,就把我作為當地的重點,要判我的刑。無論惡警怎麼對我,我的心裏就記著師父的一句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特別是我剛進監獄大門時犯人們看到我被打後的樣子很可怕,半月後身體恢復正常了,親眼見我沒吃藥卻好得很快,都感到很驚奇。我就藉機給他們洪法,在他們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後,有人得了法,有的人明白了站在大法的一邊支持大法會得好報,罵大法罵師父會遭惡報的道理。

在7月24日惡警在押室裏掛出誹謗大法的圖片,並叫我們說出看後的感想。我和另兩個功友看到這些圖片掛出來又要使許多人受騙,我們就向犯人們講清真象。等談出感想時有個犯人說:「我只知道他們煉法輪功的是好人。」我想,就這一句話,這個生命得救了!有個犯人是判的死刑,在牢裏已得法一年,後改判死緩,這就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威德。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7個月後,我決定想辦法出去助師正法,不能受邪惡的控制,我就絕食。在第13天時他們怕我餓死,於8月30日就找我丈夫用公職換我出去。

回家後,一個多月裏家人把我看得很緊,他們怕被株連開除公職,不許我與任何人接觸,軟硬兼施,又打又罵,我就給他們洪法,他們不願接受,我說是政府中的個別惡人在迫害大法,電視裏說的全是假的,目的是為了使善良的人不明真象而仇恨大法與師父。但他們不願聽我說,只想把我拉回常人中生活,家人團圓,不受牽連。我想他們暫時不能接受,現在還有許多善良的人不明真象需要我們去講清真象,挽救他們。我不能為了小家庭的安寧,而不去挽救更多的家庭和世人,那我還是大法弟子嗎?我要「助師世間行」!我們大法弟子是宇宙的護法神。

就這樣,我又離家了,為的是去兌現那千萬年的誓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