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漢川市黨校洗腦班的邪惡


【明慧網2001年11月21日】在漢川黨校洗腦班裏,幫教幹部用各種卑劣的手法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先是像哄小孩兒一樣要大法學員們寫所謂的認識,可是大法學員寫的都是對大法的正見和正信。幾天後,幫教幹部開始厲聲吼罵,當看到大法學員們的堅定後,開始罰學員們跑步、接著不許吃飯、被銬上銬子,夜裏放在外面「喂蚊子」。在種種卑劣手法用盡都達不到目的後,它們惡毒地欺騙威逼學員的家屬狠狠地打學員。有個學員的丈夫是開麻木的,兒子是開修理店的。幫教幹部為了達到它們的目的,多次上門強逼他們打這個學員。她丈夫說:「我哪裏願意來打你,是它們每天去騷擾我,要扣留我的麻木,罰我的錢,我哪有錢給他們罰呢?」她兒子說:「他們每天不許我開門,不讓我做事,我怎麼情願來打媽媽呢?」

最後那些堅定的大法學員被送入二看守所。在二看守所裏,幹部馬火發不許大法學員與家屬見面,家屬想見學員得交「生活費」。有的學員家非常貧困,沒錢交。有的家屬為了見自己的親人一面忍氣吞聲交了錢,接見時,幹部馬火發、所長李劍高、曾凡金總是罵罵咧咧,不停地唆使家屬打學員。它們還經常毆打學員,對絕食的學員強迫打針。現在這些惡徒都遭到了報應:

──所長李劍高有一次看見大法學員煉功,就兇狠地命令男刑事犯打學員,該大法學員堅貞不屈,仍然煉功,他又命令犯人打,沒過多久,他的胳膊、腿、嘴巴都摔壞了,特別是胳膊,結了很厚的黑疤。
──曾凡金因大法學員不配合邪惡,不報數而罵學員,還搬一把椅子端一碗茶坐在門口罵了半天,第二天就喉嚨疼,發不出聲,打了幾天吊針。
──黨校洗腦班的張宏才因詆毀大法,經常念誹謗材料而嘴巴爛到鼻子下,卻還不知悟地說:「我嘴巴疼,幾天都沒跟你們說話了。」
──惡警肖陽明打學員,當時就胳膊疼,卻一點都不知悟地說:「如果不是我胳膊疼我還要打。」
──一姓趙的惡警打學員,第二天突然不舒服並吃藥,一刑事犯問他是否打了「法輪功」,他邊搖手邊小聲說:「別說,別說。」
──惡警陳志強打學員,幾天後被撤職。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學習大法的人是想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眾生啊!清醒吧,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一條永遠不變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