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奎文教師進修學校的惡行曝光


【明慧網2001年11月2日】山東濰坊一直是鎮壓法輪功的重點區,也是邪惡最猖獗的地方,現已迫害致死幾十名大法弟子。如今的「濰坊工業幹校」(已更名為濰坊市奎文教師進修學校,照片和簡文揭露已在9月16日明慧網曝光)便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所在地。

該地通過從遼寧馬三家和淄博王村勞教所「學習」,經過邪惡叛徒李培宏、秦永傑、譚佩雲等毒瘤的「經驗介紹」和他們對「殘忍術」(精神折磨與肉體折磨)的研究,在濰坊建立起一所更加惡毒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營。以前這裏是無限期關押,現在是對一月內「洗腦」無效者直接送往王村勞教所。

該地採取封閉式管理,現已非法關押過百餘名大法弟子。這其中有從家中非法綁架去的;有農村功友正在地裏幹著活也被綁架送去「洗腦」的;有被單位領導欺騙強行送去的;還有在街上被劫持而至的。有一位學員,半夜在家睡覺時,突然一群邪惡之徒破窗而入,將她抬入這裏的「洗腦班」中;有一位大法弟子被公安局派出所十幾人拖到車上,家屬見狀堅決制止,大聲呼喊,揭穿它們的邪惡本質,那群邪惡惱羞成怒,將這名家屬痛打一頓,踹壞了他家的防盜門,打碎了窗戶,然後開車揚長而去;有的大法弟子被這群邪惡之徒抄家後,捲走手機、電腦和現金,並被處以數萬元的罰款最後再送進「洗腦班」;有一位東北大法弟子在火車上被人懷疑是大法弟子,派出所的惡警搶走了他做生意的六千元(被所謂的「民警」瓜分),家屬來接人時又被勒索了六千元,被強行送入「洗腦班」時又被所謂的「罰」了兩千元……數不勝數、罪惡累累、天理不容!

該地在秘密強行洗腦中,採取從大法弟子工作單位調集一些人伙同該「工業幹校」內部人員24小時監控該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由大批邪惡者和邪悟者組成「小組」,向大法弟子不停地反覆灌輸那一套邪惡謬論,不許大法弟子睡覺,毆打大法弟子,還不停地辱罵大法和師父。那些邪悟者踩著師父的照片走,有的在師父照片上寫一些污言穢語,隨即把師父照片撕毀。對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者強行野蠻灌食等等。邪惡之徒們還當眾羞辱大法弟子,有位女大法弟子因不堪忍受精神折磨,把一鐵片藏於腰間,欲以死護法,被邪惡發現後扒光褲子;有一名大法弟子也準備以死護法,被邪惡之徒發現後也是愈加瘋狂地殘酷折磨。功友們在此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多人被折磨得意識恍惚精神崩潰。

大法弟子家中下有孩子無人看管,上有老人無人照顧,許多家屬前來苦苦哀求,要求放人,管教頭目嗤之以鼻,橫加拒絕。而那些邪之徒更加猖狂、更加得意忘形,他們吃喝嫖賭、大肆揮霍,所需費用均由大法弟子承擔,每個大法弟子在此須繳每日上百、每月數千乃至上萬的高額「罰款」 ……

我知道,這裏的「6.10」洗腦班只是全國無數邪惡黑窩的一處,而那些更殘酷更瘋狂的邪惡環境真是不可想像。那麼多大法弟子在承受著非人的折磨,他/她們滴血的心和生命的代價在呼喚著世人的覺醒、真理的力量和邪惡的滅亡。曾有一位大法弟子回憶說:「我被20個人堵在家中,我試圖衝出重圍,不料被暗藏在另一處的幾個邪惡抓住,企圖拖我上車,我丈夫(不修煉)拼命地制止它們的野蠻行為,揭穿它們的邪惡本質,最後我們一起被送到‘6.10’。當時我看到滿街的圍觀群眾有那麼多人在流淚,我想他們一定看到了邪惡的本質,他們一定不會再被謊言所矇蔽,他們也一定認識到了法輪大法的正義、威力和光芒,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我為此欣慰。」

是啊,邪惡之徒所做的一切就發生在我們周圍、我們身邊,大家親眼目睹親身感受,自己衡量,自己思考。還需要邪惡之徒利用宣傳工具去狡辯嗎?還會相信邪惡者告訴世人的「正與邪」嗎?

師父說「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