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大法弟子給戰友們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1年11月2日】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好!

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下,我曾違心「保證」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現嚴正聲明:被迫作出的一切有辱大法的所謂「保證」,統統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

我叫朱世傑,武警警官,任武警山東總隊聊城市支隊直屬大隊管理員。1997年春節後得法。為了避免江XX集團的殘酷迫害,為了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於今年十月十二日離隊出走,流落在外,有家難歸。通過幾年的修心煉功,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和偉大,主要收穫和體會有:

一、身體得到淨化,思想境界得到昇華

得法近五年來,我從沒因病服藥、打針,也沒有請過病假,得以更充沛的精力投入工作。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中都得做一個好人,並指出:「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我牢記師父的教誨,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思想境界得以昇華。一個戰士的家長曾在春節時給我孩子二百元錢壓歲錢,我推辭不過,就把它存入銀行裏,並把存摺交給那位戰士,戰士不解,我告訴他,我是修大法的,得按大法的心性標準去做,並給他講了做好人的道理和重要性,他終於接過存摺,表示今後一定紮實工作,也做一個好人,一名合格軍人。99年春節前,我受政委委託到河南商丘市寧陵縣幫助一名戰士處理家庭糾紛,期間,為了儘量不給戰士家庭增加經濟負擔,吃飯前我就帶著他上街,在地攤上吃飯,同縣另一戰士的家長要用車帶著我到商丘市遊玩,我婉言謝絕。在完成任務返回時,為了迴避戰士家長給我送土特產,我天不亮就提前結帳離開賓館,不辭而別,踏上了歸途。我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尊敬領導、團結同志,不爭名、不爭利、不跑官,埋頭幹好工作,一切順其自然。嚴格按大法的心性修煉要求規範自己的言行,同時在群眾中為部隊樹立了良好的形像。

二、工作更紮實、成績更突出

自九二年提幹以來,我曾三次榮立三等功,多次受嘉獎,其中兩次立功就是在得法之後。九八年總隊組織基層幹部軍事比武,當時我已三十週歲,在參加人員中屬「大齡」,經過刻苦訓練、加倍付出,樹立為集體爭榮譽的決心,終於取得好的名次,被評為總隊訓練先進個人,榮立三等功。2000年,公安部在濟南組織大型閱警活動,支隊黨委派我到聊城市交警支隊幫助訓練。在最後的分列式表演中,聊城交警支隊的「宣教民警方隊」奪得第一名,因此,聊城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受到公安部的通報表彰。我個人也榮立三等功。有人說煉功人不要家人不要工作,這完全是別有用心的人歪曲事實。

三、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光明大道

要說真正的收穫,那就是: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光明大道。

談到修煉和神,現代中國人覺得可笑。可是你們想過沒有?除了中國大陸外,全世界有百分之八九十的人相信神的存在,包括總統、議員、社會名流等,中國五千年文明中,只有近五十年才接受了無神論,也就是說,五千年文明的中國,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相信神的,而接受無神論的五十年,正是中華民族道德江河日下的五十年,而無神論在世界上也不過是個未經科學證實的假說。

對於生命的來源,都可以從《轉法輪》中找到答案,同時也使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為誰活著,人應怎樣活著。我如夢方醒,慶幸今世得過大法。無數事實證明,大法的洪傳,不僅使修煉者身心受益,而且也能帶動社會道德回升,在這個「笑貧不笑娼,譏貧不譏盜」的社會中,大法為人類開闢了唯一的一方淨土。

以上是我修煉的心得,並且從其他功友的修煉經歷中,也證實了大法的真實、超常和偉大。然而正是這樣的高德大法,卻受到了江氏集團的妒嫉和迫害,並且發展到古今中外最無恥、最流氓、最惡毒、最滅絕人性的地步。

九九年以來,江澤民、羅幹等邪惡勢力,不顧其他中央領導的反對,公然踐踏憲法與法律,竭盡造謠誣陷之能事,欺騙和愚弄世人,利用國家機器瘋狂迫害善良的人們,將數以億萬計的人民推向政府的對立面,同時栽贓誣陷慈悲偉大的師父。大肆抓捕大法弟子,一時間大有天塌地陷之勢,就這樣,一場邪惡對正義,黑暗對光明的迫害開始了。

江氏邪惡集團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了邪惡的610辦公室,下達「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強行推動迫害。江氏超越一切監督和制約,直接通過610,指揮其爪牙,對大法弟子施以酷刑,其邪惡程度,已達到人類歷史上登峰造極的地步了,他們曾將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數十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推進男牢,曾把萬家勞教所十五人迫害致死,曾把湖北麻城一名大法弟子活活燒死,曾把一氣未斷、體尚溫的大法弟子送到火葬場。其罪惡罄竹難書,然而已被曝光的罪證只是「冰山一角」,還有無數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還有不知多少大法弟子承受酷刑的迫害;同時,還不知有多少個幸福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另外還有多少萬的大法弟子流離失所,有家難歸。

更令人震驚的是江氏集團為達到其罪惡的目的,精心構陷了「自焚事件」。江氏集團的邪惡伎倆又一次矇蔽和愚弄了百姓,直接激起了人們對大法的敵視,直接把許多無辜的人們推向了萬劫不復的危險境地,其用心之險惡、之惡毒,你們能想像得到嗎?

北京地區的沙塵暴及今年的六月飛雪,是甚麼徵兆?各地的天災人禍不斷,如水災、泥石流、蝗蟲、高溫、爆炸、等等。戰友們可以想想,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真善忍」是宇宙法理,所以對大法迫害嚴重的地區肯定會有報應。我們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告誡世人:「告訴大家,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江氏邪惡集團不僅用謊言欺騙世人,還讓根本不了解真相的人們被迫表態反對大法,搞甚麼簽名活動,實質上是要將億萬無辜的人們拖向萬劫不復的地獄。

為了揭露邪惡,為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為了大法的清白,為了師父的清白,眾多大法弟子毅然踏上了用鮮血和生命開創的到北京正法上訪之路。他們捨盡人間名利,拋家棄業,扶老攜幼,前仆後繼,無私無畏,在邪惡的酷刑下、在魔鬼的鞭影中,在世人的嘲笑中,在千般凌辱和萬般艱難中,用他們的慈悲正法救人,清洗世人塵封已久的心靈,喚醒世人沉睡的良知。

親愛的戰友們,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我們一定要擦亮眼睛,用自己的大腦去思考,做自己的主人。不要為江氏做陪葬。我們是人民的衛士,但不是江氏集團的幫兇,古人云: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而江氏視好人如仇敵,視民命如草芥,實乃獨夫小人,禽獸不如。我們是人民的子弟兵,應為善良的人們伸張正義,我們的言行應讓善者歡心,讓邪惡膽寒。絕不能成為邪惡集團用來鎮壓人民的工具,不然,那將是一個善良軍人的恥辱。覺醒吧!戰友們!

尊敬的領導,親愛的戰友們!誰不願享受幸福安康的生活。可是我選擇了這條艱難的路,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決不允許邪惡勢力迫害大法,惡毒攻擊師父;更不忍心看著包括我的戰友們被欺騙,被永遠毀掉。我吃點苦又算得了甚麼?只要我的舉動能喚醒一個生命,去掉他對大法的惡念,我也深感欣慰。當年耶穌度人,猶太人把他釘在十字架上,直到三日後復活,人們才相信他是神。可是晚了。釋迦牟尼佛傳法度人時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但是,歷史的悲劇不能重演,況且,這次師父到人間來傳法,如果誰敢破壞大法,那麼就將沒有彌補的機會。

人們都講緣分,我們能同生在宇宙大法洪傳的時代,這就是我們最大的緣分。能聽到佛法,這是一個生命莫大的幸運,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劫難逢的修煉機緣,請把真善忍牢記心裏,堂堂正正的做一個好人吧!

另外,我正告那些甘心為江氏集團做幫兇的人,不要借我出走給我栽贓,給大法栽贓,也希望總部、總隊各級首長不要藉此給我支隊各級領導施壓,那同樣是罪惡的。人應該用善良的本性明辨是非。如若不悟,作出有損大法的言行,必遭惡報。

祝:各位首長及戰友們
身體健康 工作順利

朱世傑
2001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