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州市第二看守所對大法弟子的虐殺和殘害


【明慧網2001年11月2日】在人類走過了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今天,號稱俠肝義膽古道熱腸的滄州大地上,竟存在著一座人間魔窟,它就是座落在滄州市安莊子的第二看守所。這些身披警服、頭頂國徽的獄警們無視黨紀國法、喪盡天良的瘋狂地迫害大法弟子,實行暴力濫用酷刑,把看守所變成了人間地獄,10月20日23歲的美麗善良的大法弟子楊妹被迫害致死的慘案就發生在這裏。

楊妹係河北省滄州市城郊聯社小王莊信用分社職工,於今年6月下旬被非法抓捕入獄,在獄中獄警們對這位純真善良的姑娘進行了殘酷的折磨,給楊妹帶手銬腳鐐,在鐵床上銬了一個月(註﹕鐵床也叫死人床、將人雙手雙腳捆住使人不能動彈),下了一個月的胃管,胃管在胃裏一直插著,五六天才給拔下來一次,到後來楊妹大小便都失禁了,腿腫的老粗,腳都腫成四方型的了,身上脫了好幾層皮,9月2日有人見到她時,磨掉的皮還沒長好。

為獲得做人的基本權利,10月10日楊妹、衛淑芹開始絕食,在這以後又有韓淑貞、徐區靜、張紅、張靜等10多位大法弟子絕食,她們均被帶過手銬腳鐐、上過刑具(死人床),給死刑犯帶的手銬腳鐐都纏上布條,可給大法弟子帶的都是裸露的。在絕食期間均被強行灌食,惡警讓一個一點醫學護理知識都不懂的做飯的老鰥夫負責灌食,所用的東西根本不消毒,灌食的食物是鹽水和的麵糊,或是加入自來水的牛奶,全是冰涼的,灌多灌少、稠或稀全由他們高興怎麼做,這些大法弟子被灌後冷得渾身直哆嗦,每一次灌食就過一次鬼門關,灌食時把人關進小號銬在鐵床或鐵椅上(為升級迫害,惡警們擴建小號監牢,購置了6把鐵椅專門迫害大法弟子),叫犯人幫助扭住被灌食者的頭、掐著腮幫子、捏著鼻子,掐得嘴和腮幫子都爛了,它們根本不管人的死活,硬是把這些一不衛生、二無營養、三無安全保障的冰涼的液體像倒垃圾一樣灌入大法弟子的胃裏,楊妹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折磨死的。(19日下午灌食,20日早上6點多死亡。)就這樣,一位健康、美麗、純真無邪的好姑娘在短短的4個月的時間裏,被活活折磨致死。

楊妹被害後惡警嚴密封鎖消息,楊妹的父母上午去看女兒,惡警滿口謊言,隻字不提楊妹之死,直到下午兩點多,惡警們一切布置安排妥當才告知老人,問老人要甚麼條件,市裏官員、公安局均出面,承認它們沒及時搶救楊妹有責任,當天早上二所所長張國文接到楊妹死亡的電話就住院了,不知是逃避責任還是現世現報!官方軟硬兼施要求家屬不要聲張要私了,並揚言如要解剖即刻火化,並把楊妹的母親楊慶雙監控起來不允許和外界接觸,住房附近警車便衣嚴密監視,直到火化,這位可憐的母親也未能見到自己的女兒。楊妹被害的消息揭露後,當家屬要求解剖時,它們一反常態,它們惡狠狠地說:解剖可以,立刻火化。並讓楊父單位給老人施壓。它們逼問老人,誰給明慧發的消息,怎麼都是我們說過的話?誰給透露的?你印了幾百份傳單?就在這種情況下,25日下午解剖了屍體並立即火化。這樣的解剖也只是掩人耳目推脫責任的手段,在它們操縱控制下,雖然化驗單沒出來,但結果可想而知。

楊妹胸上方發青,身上布滿紅點,雙手腫脹,這只是在表面上看到的情況。公安找楊父說他們沒責任,不必追究,賠償不必考慮。

現在二所還在非法關押50多名大法弟子,它們對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信仰真善忍、敢說真話的好人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摧殘,現在衛淑芹、韓淑貞,張靜等十多名大法弟子仍在絕食,她們的處境危在旦夕,隨時都有被害的可能,由於惡警封鎖消息,裏面不知楊妹被害,惡警從20日起不允許大法弟子家屬探望,用各種謊言哄騙大法弟子家屬,韓淑貞從本月13日就被綁著,親人去看時不讓見,暴徒們還說她挺好,等甚麼時候讓見再通知你們,眾多親屬均被拒之門外。

上述惡警們的罪行僅是冰山一角,更惡毒更殘酷的迫害有待揭露,望有良知的人們站出來抵制迫害,主持正義。為了不出現第二個楊妹的悲劇,我們呼籲滄州各級政府、人大、婦聯、工會中正直的官員們、滄州各媒體有正義感的新聞工作者、醫務界的人士、全社會善良的父老鄉親關注此事,制止迫害,為楊妹昭雪。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嚴懲迫害大法弟子的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