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正法修煉中的一點體悟

【明慧網2001年11月15日】首先讓我和我周圍的同修向偉大慈悲的師尊問好!

最近我和同修在一起切磋時,幾次都談到了同樣的幾個問題。我現在寫出來與更多的同修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 在恩師的點化下所悟到的:

1、橫掃一切邪惡

有一次煉靜功,很靜的時候出現一個景象:很多同修都站在那兒,每人手裏抱著一個大掃帚立著。

我悟到:師父賜給我們除惡的武器,我們要橫掃一切邪惡。我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有時發正念時間掌握不準,不是晚幾分鐘甚至十幾分鐘,就是忘發了。更為嚴重的是發正念時還受到干擾,有時打哈欠,有時思想溜號,有時把口訣都念錯了。師父說:「修煉是非常嚴肅的。」(《轉法輪》)師父還說:「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師父,我錯了。我心想:錯了就改,摔倒了爬起來。我現在這樣做:(1)多學新經文,背法,時刻想著用正念鏟除邪惡,整點發正念每天6─8次,隨時發正念。(2)發正念時主意識要強。(3)同修到一起時先發正念,然後再學法,或切磋、做事。珍惜恩師給我們延長的修煉時間。

2、快催老學員

有一次煉靜功入定時,眼前出現五個大字:「快催老學員」。我反覆看了兩遍記住了。我悟到:有些時候,我還不夠精進。師父有時叫我早起來,我看看表又睡了。我這個老學員是怎麼當的,首先催一催自己。另外,有些老學員至今沒走出來,因為有怕心。只是在家學法煉功。沒有走入正法的洪流中。師父很著急。這也是我應該做的。師父說:「弟子們啊!師父心急而無用啊!你們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常人之心哪?就不願再向前一步哪?」(《再去執著》)

我以前想:「師父法講得這麼明瞭,根本就不用悟了,照著做就行了,還不出來那怨誰呀?修不修是自己的事。」

師父點化後,找到自己的不足:我還有沒有去掉的情,沒生出那麼大的慈悲心來。我們都向世人洪法、講真相,同修掉隊了,怎麼不拉他一把呢?師父都不想讓一個弟子掉下去,我們也不能讓一個同修掉隊。我只想自己怎麼做,怎麼修,那怎麼是「無私無我」呢?而且我們是一個整體呀!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要對自己負責,對學員負責,對社會負責,對大法負責。」(《法輪大法義解》「寫在前面的話」)

於是我和幾個同修切磋,發揮每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有的同修做得非常好,我們就一起分片、分塊開小型法會:(1)發正念;(2)學法;(3)切磋去怕心;然後這些人再這樣做,很快建立了無數的學法小組,幾個人一組,到處都是滿地開花。每天集體發正念,集體學法,大家提高得非常快。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我所在的地方大多數同修都走出來了。他們一個帶一個,然後再一個帶一個,很快形成了一個大的粒子團。他們做得都很好,時刻記住師父的教導:「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二、 目前大法弟子所出現的兩方面情況

1、從獄中出來的部份大法弟子全身發癢,皮膚粗裂,嚴重的流水起「膿包」出血,像似「疥」,有的長時間過不去。

我看到和聽到的有十來個同修出現這種情況。有的說是「長疥」,有的說是「消病業」;我不這樣認為。師父說:「真正修煉的人是沒病的。」我認為(1)是消掉最後業力;(2)是邪惡勢力利用我們的業力和執著強加給我們的干擾。一句話:就是考驗,考驗我們是否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考驗我們有沒有絲毫的不信在裏邊摻雜著。

師父說:「消業就是把業消滅、轉化。」(《轉法輪》209頁)。切磋中,有的同修說獄中水泥地潮濕,在裏面時間太長了等說法。可是有的在床上睡,而且一個多月就回來的,也是這樣的。我認為還是人的觀念。還有的說能不能傳染……這也是人的觀念。因為我們是修煉的人,細菌剛接觸這個場,就已經死掉了,怎麼會傳染呢?如果恰巧身邊的人也長這個東西,我說這很可能是執著心造成的。是怕心或疑心。利用它去這個心。如果心很正時刻都在法上,那魔就鑽不了空子。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趕緊學法。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做事。該幹甚麼幹甚麼,能幹多少幹多少,千萬不能放任,一放任魔不就鑽空子嗎?那不就沒完沒了嗎?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一定要有正念,不要怕它,把心真正放下,它必然不存在了。因為這個場不適合它。同修們,讓我們「互相鼓勵,共同精進」(《師父致俄羅斯第二期大法法會》)。

2、為甚麼有的人被送去強行洗腦後誤入歧途呢?

我帶著這個問題與同修切磋。後來遇到兩位曾因洗腦而誤入歧途,現在已在加倍彌補的同修。她說:「我怎麼被『轉化』了呢?」有的說:「還是自己有漏。」究竟漏在哪兒呢?她們也說不出來。我詳細地問了一下那裏的情況和誤入歧途的經過,我似乎明白了。

(1)所接觸的都是以前非常熟悉的、甚至關係很不錯的學員或輔導員,他們已經邪悟了,現在來欺騙你,根本沒有認清他們就是「毒瘤」,這時思想上放鬆了警惕,沒站在大法的基點上,忘記了「以法為師」。

(2)「毒瘤」表面上那麼關心你,特別親熱。給你洗水果、打飯、端水,甚麼東西都給你用。如洗髮膏、梳子、衛生紙、香皂、毛巾等日用品,很親熱地拉著你的手,摟住你的脖子,一起吃、一起住,處處給你方便。經過兩個多月折磨、絕食後,一看這裏還挺好,吃細糧、還有菜……,思想又一次放鬆了。沒想想他們把你關在這裏本身就是迫害。

(3)「毒瘤」開始在法中找適合它的詞、某句話,斷章取義一點一點灌輸邪悟,它也講「師父」如何如何說的,還拿出書指給你看……。如果學法不深,不能用師父的原話來揭露它,或說不太清楚師父的原話,用自己理解的去說,沒有法的威力,只要對法理解偏一點,有一點漏,它一下子就鑽進去了。從而認為它說的哪句話有道理,悟得對,逐漸也走向邪悟。你沒想想它為甚麼那麼「關心」你,就是往下拉你。

師父說:「當然你要接觸的話,能保持住他的甚麼東西不接受,也不要,只做一般朋友,那問題不大。」(《轉法輪》214頁)。那麼你要了他的東西,吃了、用了就壞了。因為他摸過的東西都帶有不好的東西,那不就進去了嗎?

我談這麼一件事:我得法初期,大約95年初,我到一位同修家,她很熱情地接待我,並拿出鄰居孩子結婚送來的糖、瓜子、花生讓我吃。我平時很喜歡吃這些東西,那時不知為甚麼脫口而出說不吃。當時我也覺得奇怪,話說出口也就不好意思再吃了。第二天一早我又去她家還錄音帶,只見她臉色臘黃,渾身無力,很難受的樣子。她說「消業了」。我一問才知道,吃了「喜糖」的三個同修都是連拉帶吐。我們切磋後都明白了,原來那人是練其它不好的功法的。當時悟不到多深的法理,還不太會修,只是記住了這件事。「毒瘤」是利用邪悟來破壞法,使學員誤入歧途,它帶的東西更壞了。師父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

我想接觸「毒瘤」時,頭腦一定要清醒,以法為師,堅定正信正念,不要它任何東西。摸過的不吃,沒等他們說話就背除惡口訣,積極主動鏟除邪惡的舊勢力,毫不客氣。背法,無論叛徒說甚麼都不聽,不給其市場。時間多久也不放鬆,並發正念,那不是我們呆的地方,儘早離開……我想這樣就不會出問題,邪惡在大法面前、在大法弟子身邊一定會被化掉、除盡。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5/我在正法修煉中的一點體悟-19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