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南山看守所的法西斯暴行招致人禍

深圳全國醫療展 毒倒200中外商人

【明慧網2001年11月13日】世界日報報導,據悉,九日在深圳高交會場開幕的第四十六屆全國醫療器械博覽會上的數百參展商家,食用了由會場指定的盒飯,至十日凌晨便有二百人感到腸胃不適,其中有六七十人上吐下瀉症狀嚴重,至十日早上,有近百人自行投入深圳多家醫院。

據北京一醫療器械公司的馮先生表示,他當時僅吃了盒飯中的燒茄子和紅燒豬耳朵,當晚就感不適且服藥後無效,十日凌晨腹部已絞痛至不能行走,而吐出腸胃食物後更開始吐清水和鮮血,其症狀就像吃了老鼠藥。

深圳南山看守的法西斯暴行招致人禍

深圳南山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方法之多,手段之殘忍下流,令人髮指,罄竹難書,這個法西斯暴行的黑窩,歷史總會有那麼一天,把它的罪惡昭示於世人。讓我們看看深圳南山看守所的邪惡之徒是怎樣把一個樂觀、活潑、健康向上的青年女教師迫害致瘋的真象。

王曉東,女,深圳市南山區外語學校教師,依法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後被非法開除公職。2000年4月29日被非法關進南山看守所,2000年7月13日被非法判勞教2年,送往三水婦女勞教所,2000年8月中旬由佛山市法醫專家小組確診為「監獄型」精神病,無行為能力症。從進監獄到確診為精神病,前後不到100天。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

王曉東入獄以後,因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她曾多次絕食、拒絕穿囚衣等,遭到監獄的多方面迫害。後來,她把自己在獄中受到迫害以及其他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受虐待的事實,寫信向上級領導機關以及人民檢察院反映。南山看守所的不法官員王楚榮所長違反監獄法規,不但不向上轉達,還把此材料給邪惡之徒李燕芝管教看過,於是,一場瘋狂的打擊報復開始了。她們先把王曉東從6倉調到1倉,因為這個監倉虐待犯人是出名的。調到1倉不久,因王曉東絕食,就罰全體犯人集體挨餓一天,一下子就挑起了全體犯人對王的敵對、憤怒情緒,從此以後,王曉東稍有一點不如她們意的地方,就任意毆打、凌辱。每天都遭到各種花樣懲罰。邪惡的所長王楚榮、李管教還多次召集「四人小組」開會,研究迫害王的具體事宜。她們給王曉東無限期的加戴35公斤重的腳鐐,幾乎相當於她的體重。專門抽調兩名犯人24小時看管,每小時記錄一次言行,犯人還故意把不屬於王說的話強加於她。

此時的王曉東已經骨瘦如柴,身體虛弱得幾乎難以站立,根本無力行走,每天由兩個犯人架著胳膊拖來拖去,腳腕處的兩個環已經深深的卡進肌肉,致使肌肉潰爛,每天鮮血淋漓,白花花的骨頭有時直接接觸到鐵環,鑽心地疼痛。就是這樣,邪惡之徒王楚榮等仍然不予以解除。王曉東肌肉潰爛進一步加劇,以致到三水勞教所幾個月以後,腿部、腳部高度浮腫持續幾個月不消,久治不癒。三水勞教所的幹警無不搖頭嘆息,從沒見過有人會把腳鐐戴到這種地步,聞所未聞。

因無力行走,上廁所時由兩個犯人架著拖來拖去,有時往廁所一扔,就不理了,只好在廁所裏睡一夜,有犯人上廁所,就扯著頭髮拖出來,過後又塞回去,日復一日。哪一個如果表示出對王的同情,便會遭到嚴厲的懲罰。一個作過財會的犯人只說了一句同情的話,邪惡的李管教就罰她三個星期不許購買商品。

更為慘烈的是,一天下午,一名受李管教唆使的犯人(牢裏四人領導小組成員之一,負責安排值日的女犯)用作手工的細針,一針一針的刺在王曉東的腳背、小腿上,腳上腿上密密麻麻的排滿了針眼,都冒著血,王忍著痛,不敢喊,一喊就會招來拖鞋打臉。喊也沒用。折磨持續了近一個小時,當時很多犯人都看到了。

當天晚上,野蠻的迫害進一步加劇。後半夜一時,兩個看管的犯人為了睡覺,用白天作手工的細線擰成繩,將王的兩手捆死,倒背著壓在身子底下。七十多斤的腳鐐,倒捆的雙手,壓得麻木腫脹,既不能翻身,也不能坐起,稍有做聲則拳腳相加。此時真是求生不能,欲死不得。這種捆綁長達6個半小時,直到第二天早上值班的幹警來巡倉,犯人們才匆忙解開。王曉東向幹警大聲報告自己的受虐情況,幹警哼了一聲走開了。兩個小時後,又一位幹警來巡倉,王手中舉著那個捆了她的繩子向幹警報告,幹警還是置之不理。犯人們哈哈大笑,搶過手中的繩子,威脅說:「你還敢告狀,告訴所長我們都不怕,看今晚怎麼收拾你!」王陷入極度的恐怖中。後來,看守所的老獄醫來巡倉,王又把昨天下午遭受針刺和夜晚被捆綁的事向老獄醫報告了一遍,要求他轉告給所長,老獄醫同情的搖搖頭,走開了。

長時間的野蠻迫害,使王的精神陷入極度崩潰的邊緣,監獄不但不提供任何精神檢查與治療,腳部潰爛也得不到醫治,家屬數次求見被拒絕。7月13日,王被送往三水勞教所時,已經是瘦骨嶙峋,遍體鱗傷,全身肌肉萎縮,雙腳腕潰爛不堪,腿部高度浮腫,目光遲滯,無語言能力,無反應能力。即使這樣,南山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的曾科長,南山看守所的王楚榮所長還要親自駕車到三水去掩飾其罪惡,部署進一步的迫害。一個多月以後,王的家屬才打聽到她的下落,延誤的治療已無可彌補。

兩個多月的時間就把一個健康的人摧殘成這副樣子,這些敗類們還洋洋自得的到處宣說,「思想不轉化怎麼樣?王曉東就是樣板。」

南山看守所利用惡毒流氓手段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用謊報數字換來的節節高升的所謂「轉化率」,竟成了各地學習的經驗,所謂的「南山經驗」,就是濫抓、濫關、濫判、濫施暴行,就是瘋狂的踐踏人權,踐踏法律,讓法西斯暴行在中國大地上重演。如果這竟可以成為先進的經驗來推廣,那麼,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將向何處去呢?換來的能不是天災人禍、天理的報應嗎!

這裏正告江澤民那些邪惡的小丑和敗類們,不要認為你們的罪惡可以粉飾,翻開歷史,哪些個法西斯惡徒能逃脫歷史和人民正義的審判?天網恢恢,天理昭昭,你們已經把路走得太絕,生命在層層滅盡中所有的罪惡都要償還,這一天不會太遠。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而一個地方的當權者參與迫害大法造下罪業也會禍及一方百姓。如果對大法與學員的迫害仍不停止,真正的災難還在後面。認清真象,共同制止江澤民集團對大法與學員的迫害是每個真正嚮往美好的人的共同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