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弟子「SOS緊急救援」環澳車旅花絮(六)

途經中部沙漠旅遊勝地紅石頭的感悟

這塊周圍9.4公里,高348米(還有6公里埋於地面以下)的紅石頭,堪稱世界奇石之最,同時也是素以澳洲的心臟、靈魂中心著稱的中部沙漠地區最顯著的標誌之一。這塊紅石頭,不僅僅是因為它隨著太陽的升起、降落、陽光的強弱、距離的遠近,均會在整石出現淡藍、魚網色(深藍)、菊紅、血紅、淡紫紅、深紫紅……等各種顏色的變幻的自然現象,及它的人間傳奇故事等的撲朔迷離而令人神往,這塊罕有的整石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它是亙古前法輪聖王除魔之壯麗輝煌史詩的見證。據說魔王被誅、聖者輕傷後,聖者與魔王的一混合血滴,直降人間,落到這塊土地上,從此有了這塊常顯血色的大紅石。

烏魯汝岩──卡塔梯優塔國家公園管理處的一位老職員告訴我們,中部地區從11月份至次年2月是降雨季節,這裏今、明兩天天氣預報均有雷暴雨,為了登山遊客的安全,他們每小時都需測定天氣的變化。此時,我們已結束了向這兒的遊客發「SOS緊急救援」傳單及講清真相。在一群美國西人遊客中,有一位隨行的中國大陸女士,我們給她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她感到很震驚,中國鎮壓法輪功的真相已經開始引起她的深思。

8點半公園關門,在這個佔地1,325英畝的國家公園裏,除了離紅石頭幾公里以外的公園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外,在紅石頭山腳下,就只剩下我們了。天上烏雲密布,7點鐘,天完全黑了下來。我們面向紅石頭立掌端坐,再次齊發正念,鏟除邪惡。然後,開始煉靜功,1個小時打坐的同時,又持續地正念除惡,天空像頂黑鍋似的,雷雨即向我們作了簡短的表示性報到---手上感到滴了幾滴雨,周圍沒有一絲亮光,熱鬧的旅遊勝地此時已是落針聞聲般靜了。唯有莊嚴、殊勝的法輪大法音樂正劃破寂靜,飄盪在中部紅色平原的夜空,無限遠,無限遠……。此時,此刻,此地,此景,是那般的難得與難忘,只有正法粒子才會體悟到如此的殊勝!我們的心,隨著中部紅色平原的脈搏在怦怦地跳動;我們的胸襟,在中部紅色平原無垠的曠野裏加速拓寬。

晚8點半鐘,我們離開紅石頭,離開國家公園,驅車在鄉村「高速公路」上,開始了我們前往的下一站,北領地首府達爾文的兩千公里的由中部轉向北上的行程。 class="ContentMainImage" />

【明慧網2001年11月13日】11月8日(星期四)近中午時分,我們開車前往澳洲著名的中部沙漠旅遊勝地紅石頭(Ayers Rock/Uluru,烏魯汝岩),400多公里的路程,半天就到達了紅石頭山腳下。我們先開車環繞這世界上最大最特別的一塊整石一週。

這塊周圍9.4公里,高348米(還有6公里埋於地面以下)的紅石頭,堪稱世界奇石之最,同時也是素以澳洲的心臟、靈魂中心著稱的中部沙漠地區最顯著的標誌之一。這塊紅石頭,不僅僅是因為它隨著太陽的升起、降落、陽光的強弱、距離的遠近,均會在整石出現淡藍、魚網色(深藍)、菊紅、血紅、淡紫紅、深紫紅……等各種顏色的變幻的自然現象,及它的人間傳奇故事等的撲朔迷離而令人神往,這塊罕有的整石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它是亙古前法輪聖王除魔之壯麗輝煌史詩的見證。據說魔王被誅、聖者輕傷後,聖者與魔王的一混合血滴,直降人間,落到這塊土地上,從此有了這塊常顯血色的大紅石。

烏魯汝岩──卡塔梯優塔國家公園管理處的一位老職員告訴我們,中部地區從11月份至次年2月是降雨季節,這裏今、明兩天天氣預報均有雷暴雨,為了登山遊客的安全,他們每小時都需測定天氣的變化。此時,我們已結束了向這兒的遊客發「SOS緊急救援」傳單及講清真相。在一群美國西人遊客中,有一位隨行的中國大陸女士,我們給她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她感到很震驚,中國鎮壓法輪功的真相已經開始引起她的深思。

8點半公園關門,在這個佔地1,325英畝的國家公園裏,除了離紅石頭幾公里以外的公園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外,在紅石頭山腳下,就只剩下我們了。天上烏雲密布,7點鐘,天完全黑了下來。我們面向紅石頭立掌端坐,再次齊發正念,鏟除邪惡。然後,開始煉靜功,1個小時打坐的同時,又持續地正念除惡,天空像頂黑鍋似的,雷雨即向我們作了簡短的表示性報到---手上感到滴了幾滴雨,周圍沒有一絲亮光,熱鬧的旅遊勝地此時已是落針聞聲般靜了。唯有莊嚴、殊勝的法輪大法音樂正劃破寂靜,飄盪在中部紅色平原的夜空,無限遠,無限遠……。此時,此刻,此地,此景,是那般的難得與難忘,只有正法粒子才會體悟到如此的殊勝!我們的心,隨著中部紅色平原的脈搏在怦怦地跳動;我們的胸襟,在中部紅色平原無垠的曠野裏加速拓寬。

晚8點半鐘,我們離開紅石頭,離開國家公園,驅車在鄉村「高速公路」上,開始了我們前往的下一站,北領地首府達爾文的兩千公里的由中部轉向北上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