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去天安門廣場而見證了邪惡滅亡前的瘋狂


【明慧網2001年11月13日】我於10月份到北京上訪,要求給法輪功平反,抱著這個信念我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

那時正是剛剛升完國旗,人特別的多。我想:怎麼才能最好的證實法呢?我這麼想著,腦中突然有一種想法:回去吧,在這裏能有多少人看見你,能有多少人知道事情真相,你能救度多少人?我知道這麼想不對,我馬上發正念說:不對,我已經向我所在城市所有認識我的人及不認識我的人講清了真相,正念證實了法,並且我也做了我應該做的,就差來天安門正法了,我絕對不能白來,來天安門證實大法是絕對的對,我不僅要同化法,而且我要參與正法。我這麼想著,就已經緩緩走到天安門廣場的最中心,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想:師父,我要正法了,全宇宙的生命看著這裏有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人間證實大法。我默念著正法口訣,快速的拿出準備好的橫幅,高高的舉過頭頂:有緣的人,你一定要看見我的橫幅呀。我能多救度一個就多救度一個。接下來的我很平靜,腦中一片空白。本性一面在正法。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證實大法,在大法遭難時,用生命衛護大法。或許這就是我寫的誓約吧。

接下來是我從來沒經歷過、也沒想到過的事,警車快速的駛了過來。一個武警把我拉住。我被強行帶入警車。在警車裏一個20多歲的小警察,他用全天下最下流、最骯髒的話侮辱一位女大法弟子,還動手搧嘴巴,我仿佛看見一個披著人皮的野獸。接下來就到了天安門分局。我看見我這輩子沒見過的最恐怖的事,一個男警察在一邊煽打(帶侮辱性)一邊用非常流氓(不過分)的語言辱罵這位女大法弟子。接下來就是強行照相,5、6個男惡警拉住一位女大法弟子,揪著她的頭髮,搧嘴巴,「啪、啪、啪」的聲音聽的人心驚肉跳。這個女孩子痛苦著叫著。我的心沉了。這難道就是我們首都的警察嗎?

接下來,我們就被關進那個最多只能容納30人的鐵籠子,同修們誰也捨不得坐那個只能容納4個人的椅子,證實大法被抓進來的越來越多,女大法弟子被煽得滿臉是手印,頭髮被揪下來幾把。一個男惡警竟把一個女大法弟子三腳踹進鐵籠子裏來,看著剛剛被打的女大法弟子痛苦的表情,他還笑了!

被非法關押進來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最後大家都坐到冰涼的水泥地上。後來又來了很多大法弟子,走廊裏打嘴巴聲很大,警察就把門給關上了。

後來我被帶到北京附近的看守所,在那裏我感受了江澤民集團恐怖主義的邪惡。一幫惡警軟硬兼施的問話,我一一做答,不說住址。他們就說:打死你也是個無名屍,澆你30盆涼水你甚麼都說了。

接下來他們把我帶到一個監牢裏,管教對犯人說:照顧照顧他,不說話。他剛把門關上,8個人上馬上上來沒頭沒臉的打我,踢下檔,搧嘴巴,用膠鞋踢我不算,換上皮鞋,他們足足往死裏打了我6、7個小時,期間把我扒光澆了30多盆涼水。我的呼喊恐怕整個看守所都聽見了,女號裏也傳來打大法弟子的慘叫聲。

以上經歷願意親自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