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為了護法正法,我們多次進京,多次被拘,有的也多次寫過「保證」,被罰過款,其結果根本沒有達到護法、正法的目的。其主要原因是法沒學好,不能從魔難中走出來,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被動地接受了邪惡的指使和安排,從而給我們31名弟子都留下了深深的痛悔。99年12月不少弟子又無故被抓拘留達半年之久。關押期間,我們堅定正念,助師正法,集體學法、煉功,和用放風時間交流心得體會,大夥統一了認識,提出了不准干擾煉功、不准搜書、不准打罵侮辱大法弟子,以及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的正當要求。一正壓百邪,大法弟子的正念迫使邪惡之徒於今年6月無條件釋放了大部份大法弟子。這一次不但拒交罰款、拒寫保證,連伙食費也都一文不給,發揮了大法粒子的作用,真正達到了護法、正法的目的,證實了大法。至於過去曾經寫過的「保證」,那是我們自身的污點,我們一定要洗刷乾淨,在此,我們嚴正聲明一律作廢。同時我們一定加倍補償,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力爭個個成為合符標準的大法真修弟子,兌現自己千百年來的神聖誓約。

翠雲 蘭秀 冬梅 桂林 東華 凡蘭 翠娥 火秀 友秀 金元 國秀 要秀 值秀 春連 聲宣 正秀 華英 平田 小毛 月英 群英 吉秀 學登 金雲 彩雲 蔣群 紀秀 群英 鶴軍 月秀 翠蓮 2001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7.20我同兩位學員一起去省政府上訪,還沒到省城,就被堵回去了。在公路上警察讓我們表態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沒有理會它,它讓我罵師父,我給它們講道理,它們不聽反倒罵師父。圍觀的群眾都在笑話它們。警察氣急敗壞地將我們硬拉上車,到了分局院內一看,樓上樓下很多人,整個大廳坐滿了人,一問都是大法弟子。有一個大法弟子和我坐在一起是部隊轉下來的幹部。他表示他還要上訪。我回家後心裏堅定要去上訪,親朋好友阻止,丈夫看著不讓動,他還要我交出大法書籍。當時鋪天蓋地的抓人,單位、街道派出所輪番找我。我很難過,我努力的去講清真相。可是居委會總是找我簽字,不得安寧。我決定走出去。於是到北京去了。2000年12月23日我在天安門被抓,由於我不說住址,被換了三個關押所,北京的兩個關押所都打人,後來在關押期間,有一個幹警是軍隊轉去的,他說他也學法了,我給他講了住址。單位和派出所說讓我回家過春節;然而到派出所就改送關押19天後,送往教養院。在教養院不讓睡覺,逼迫寫悔過書。幾天後我脖子腫了起來,送醫院以後,一週送回家。在家裏,教養院的人到我家讓寫書面材料,我堅持不寫。我丈夫替我寫了一封信讓我抄,我沒放下,就抄了。結果這封信在教養院被它們拿去念,造成了很壞的作用,至今我想起來心裏很難過,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那些為大法獻出自己生命和至今還被非法關押著的同修。我作為大法的一員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今後加倍彌補,做好真相,堅定實修,提高心性,走好修煉路上的每一步。天天學法,事事對照。我嚴正聲明自己過去所寫的對大法不敬的語言全部作廢,凡是有損於大法的一律作廢。

陳瑞琴 2001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今年四月接到邪惡的通知,要去辦班,由於自己不肯配合邪惡,便離家出走,在外期間沒有嚴格要求自己,也未與功友取得聯繫,許多網上資料也看不到。在邪惡追捕過程中有時產生人的念頭,人的觀念,他們在做家屬工作後,自己抱著走走形勢,以後不被監控等,只要自己心裏不動,堅定修煉就可以了,沒有站在法上去認真思考,去認真對待,這種放鬆自己是因為人的變異觀念起作用,配合了邪惡,使心性掉下來。

通過學法逐漸地清醒,在這萬古不遇的正法修煉中,對每個弟子的要求都是非常嚴格的,而且是非常嚴肅的,每一次的考驗都不能用人的觀念去對待,師父說:「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我深為自己的行為而懊悔,而在這段時間裏,沒有及時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邪惡的干擾很大,干擾學法、煉功,處處設置障礙。師父說:「因為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象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在邪惡要求寫的「四書」與「揭批材料」中,自己雖沒有親自去說甚麼,寫甚麼,可是由家人代寫了這一切,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作為弟子應時時想到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同時也要為自己負責。這些人的變異物質,應全部去掉,堅定地修煉,深入學法,在法上真正提高上來,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念頭,不好的觀念,不斷純淨自己,加強主意識,並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抓緊師父給安排的有限時間,堅定地走正修煉人的路,投入到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正法進程中去。

大法弟子 張光華 2001年11月3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真理。然而宇宙中舊的勢力卻利用人間的敗類千方百計破壞法,迫害大法弟子。其中強行辦所謂的「洗腦班」就是一種最惡毒的手段。我得法多年,但是由於自己沒學好法,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又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先後兩次被強行拉進「洗腦班」。在關鍵時刻自己沒有意識到修煉是極其嚴肅的,忘記自己是一個大法修煉者,主意識不清,被「邪悟」誤導先後兩次在「四書」上簽字,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背叛了大法。當我清醒過來,深深痛恨自己幹的錯事,心如刀絞,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是大法給了我新生,是大法開創了宇宙所有的一切!而我怎麼就不珍惜大法,而向邪惡低頭呢?關鍵是自己沒學好大法,沒能真的看到法理,沒能看清邪惡的本質。現在我明白了做為一個大法弟子就要為宇宙正的因素負責,為捍衛大法、為追求真理獻出自己的一切!決不能認同舊勢力的安排,時刻排除魔的干擾,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堅定地跟著師父一修到底!為此我嚴正聲明:我在兩次「洗腦班」上所說所寫,在「四書」上簽的字一律作廢!

「法度眾生師導航」今後我要認真學法,真正提高心性,主意識要強,心一定要正,在正法的洪流中真正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堅修大法心不動」。

李玉玲 2001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因去北京正法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邪魔帶動下,背叛了師尊,走向邪悟,上交了「寶書」,這不是出賣佛法的行為嗎?回來後,從內心真正認識到是錯的,違背天理,只有回到真正的大法修煉才是我唯一的抉擇,緊跟恩師,在正法的路上勇往直前,排除邪魔干擾,紮紮實實地堅修大法,做一名真修弟子。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我嚴正聲明:誤入歧途後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通通作廢(包括給大小街道、公安局、政法委、派出所、分局、看守所、拘留所等所寫的信)。還我寶書,鏟除邪魔,還大法、恩師清白,還大法弟子清白。珍惜法正乾坤、萬載難遇的珍貴機緣,護法助師是每一個在正法過程中修煉弟子的神聖天職。

大法弟子:付桂茹 2001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8月份,邪惡的迫害,讓我交書。由於自己當時看書少、煉功少、學法不精進,產生怕心,交了一些書,更不應該的是自己竟然還簽了名。做出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我學法以後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現在很後悔。現在想起來當時自己是多麼的愚蠢,竟然會上邪惡的當,讓它鑽了我怕心的空子。我要用我的行動來彌補我以前的過失。以法為師,時刻準備著義無反顧的用生命去維護法,講清真相,讓更多的人都得到法,用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張彥巧 2001年1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得法以來身心受益,許多疾病不翼而飛,心情開朗,與人為善,內心非常感謝我的偉大的師父。去年因為我說了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而被非法勞教。在教養院被毒打,它們強迫我妥協。管教採用了法西斯式的卑鄙手段,不讓我睡覺、不分晝夜讓我坐「飛機」並指使叛徒十多人圍攻我一人,打得我滿臉青腫,眼睛只剩下一條縫,兩腿因為坐「飛機」而走路遲緩。最後因為兩腿的劇痛和產生的怕心而違心地妥協。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心中十分後悔。現嚴正聲明,自己所說所寫的不符合法的、背離法的一切全部作廢!我的頭腦始終清醒,「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邪惡們,你們永遠也改變不了我堅修大法的心。我發自內心地向全世界人民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老師是最偉大的覺者!

大法弟子 關菊影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96年末得法,法輪大法使我得到高度昇華,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知道了如何做個好人、做個更好的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99年7.20後我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正信,三次無故被抓拘留而後被強迫「洗腦」。在「洗腦班」我真誠善意地向政府及幹警講切身感受、講清真相,我說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但得到的卻是被毆打、罰款。2000年6月我被第四次從家裏強行帶走,又被帶到「洗腦班」強迫洗腦。高壓下,由於放不下人的執著,在神志不清情況下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心中羞愧萬分,覺得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現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我對宇宙真理的正信堅不可摧,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郭豔 2001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在修煉的道路上我沒走好最後的一步,我非常難過。由於自己的各種執著心沒去,把情、人的善心當成慈悲,把個人修煉和正法的關係沒真正認識到。由於對「情」的執著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邪悟成對親人和朋友的表面的善,而沒有對他們真正永遠生命的慈悲。我寫了「三書」,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在此特地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包括所思、所想、所為)一律作廢,完全地銷毀掉,我堅修大法,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岳興碧 孫敬芳 2001年10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時時用「真、善、忍」去要求自己,身心發生巨大變化,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和生命存在的意義。99年10月被非法從家中帶走送到「洗腦班」,後又到拘留所、看守所,最後被送到教養院。因我堅信「真、善、忍」真理,惡警指使邪悟的人來迫害我,採取蹲、飛、站、不讓睡覺、電棍等卑鄙手段受盡非人的折磨。最後在高壓下,向邪惡妥協,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情。現嚴正聲明:在教養院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從新走入正法修煉之中。

大法弟子 閆軍 2001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證實大法後,承受邪惡的迫害時,違心地寫了根本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東西,目的是想蒙混過關,早離開邪惡。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及同修們的幫助,認識到那是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是自己的污點,不符合正法弟子的要求。特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在邪惡的高壓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廢。我決心在今後的修煉中,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萬興 尹素芳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在8月19日晚被鞍山市公安局非法強行抓走。在錄口供時因怕心太重,摻雜人心對待,認為他們已經知道的事說出無所謂,還有對所謂的口供也沒看全就簽了字,完全配合了舊的邪惡勢力的安排,這是對大法的侮辱,對邪惡的縱容,對不起慈悲偉大師父的苦度。現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欒華剛 2001年11月10日


嚴正聲明

前段在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時被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站在法上認識法,被邪惡鑽了空子而被帶動邪悟。作為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不正是證實法的好機會嗎?而自己沒有做到,並且寫了「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通過學師父新經文知道自己錯了,所以特此聲明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從新走入正法進程中來,堅定修煉。

大法粒子:劉桂芝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我雖然學法多年,由於學法不深,放不下人的根本執著,承受不住身心的痛苦,執著暫時的人身自由,有怕心使我迷失了方向,被邪悟拉下水,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也絕對不能做的事。為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現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班」期間,自己對邪惡所做的「保證」、迫於壓力所寫的「材料」、所說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話全部作廢。我要重新修煉,在正法中彌補所犯的罪過,決不辜負慈悲師父的苦度。

大法弟子 王桂榮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身心受益極大。在7.20以後,由於學法不深,沒有理解好法理,沒能從法上真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怕個人利益受損,曾主動將一部份大法書籍交出,違心寫了「保證書」,被邪惡鑽了空子,現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一切言行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父,勇猛精進,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劉影 2001年1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裏被邪惡迫害時,由於時間一長,各種常人心的干擾,礙於人情和求安逸心,寫了「三書」。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我深深地痛悔自己做的絕不應該做的事。現我聲明曾經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我要加倍彌補,努力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去掉執著,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正念清除邪惡,堅定地維護法。

大法弟子:廖小英 張素芳 周椒君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得法的學員,因學法不深,給法帶來很大損失,我兩次進京上訪,兩次被拘留,後來又被送到教養院,在那裏因頭腦不太清醒,做了不該做的事情,被它們強行「洗腦」,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真是感到自悲、恥辱、自責。現在我正式聲明:我所寫過的「材料」全部作廢。其中包括: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現身說法、個人總結、決心書、思想彙報。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張國英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因去年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被送回當地非法關押了半個月,又被強行帶入洗腦班。在邪惡的迫害下,我違心地寫了「保證書」。出來後,我認識到自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於是我寫了聲明。在此我再次聲明我原來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代文立 吳范芳 2001年11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擺不正正法與個人修煉的關係,在被迫害期間,在壓力面前寫了「保證書」和說了一些不利於大法的話,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特此聲明,所說、所寫一切作廢。今後重新走入正法行列,堅定地維護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曹秀霞 2001年11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20當天因被抓曾寫過保證,以後又交過大法的書。今年3月份因街道和單位多次找我簽名保證,當時也沒看他們讓我簽的是甚麼,為擺脫它們的糾纏就簽了字。現在非常後悔,覺得對不起慈悲的師父。聲明以上所寫、所做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到生命不息正法不止,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許桂芹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根本的執著沒有放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自己的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痛悔不已。我現鄭重聲明,自7.22以後,我所寫的「保證書」及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周廷菊、辛大蘭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學法不深,也不精進,沒能在法上認識法,在99年7月~2001年3月寫了不該寫的「保證書」,還有家人寫的「保證書」,我堅決不承認,我太對不起我們偉大的師父了。我嚴正聲明「保證書」作廢!並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重樹正念,跟上正法,除盡邪惡,加倍償還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達到標準。

大法弟子 王桂英 2001年10月26日


聲明


嚴正聲明

我因去北京上訪而被非法勞教。教養院極其邪惡,採取不讓睡覺、罰站、毆打、電棍等卑鄙手段強迫大法弟子妥協。我因為有怕心而妥協。現嚴正聲明,在教養院裏所寫、所作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行為的全部作廢!我堅決否定邪惡勢力對我的所謂安排,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張秀偉 2001年11月8日


嚴正聲明

我誤入歧途後所說的、所寫的、所做的,那是謗佛、謗法,天理不容啊!所以我要嚴正聲明我邪悟時所說的、所寫的、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心不動,跟上師尊正法的進程。法輪大法是宇宙正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素娟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大法的正信不足,以致於順從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做了一些有損於大法形像的事。我現在聲明,對邪惡所作的「保證」,迫於邪惡壓力所說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話作廢,我要用生命捍衛大法。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 王建華 2001年11月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被邪悟所帶動,寫了「保證書」、「悔過書」。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一律作廢。要堅修大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法輪大法修煉者:陳永竹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有沒放下的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這是自己最大的恥辱和對大法的犯罪,見到了師尊的新經文,我非常痛心。今特嚴正聲明在洗腦班裏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堅不可摧。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席桂玲 2001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去年派出所惡人擬造了一份污辱大法與叫我們弟子與師父決裂的材料,強迫我們簽名,由於自己有怕心,也就簽了名,回想起來,真是悔恨萬分。特此聲明,對此「材料」的內容我根本就不承認。簽名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鄧廣才 2001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中,我曾經配合邪惡,寫了「悔過書」,現嚴正聲明,以前的「悔過」、簽字一律作廢,並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煉功,全力破除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 鄒吉芬、殷永強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自7.20後,所有違背大法的言行,寫的「保證」,現鄭重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在「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中發揮大法弟子積極主動性,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決不辜負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

聲明人:趙鑫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因學法不深,在邪惡的壓力下寫了「保證」,我認識到這是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所以我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顏澤維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這之前,我曾在高壓政策的迫害下,在神志不清時做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甚麼「保證書」、「悔過書」等全部作廢。我一定堅修大法緊隨師,一修到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張玉芝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因去天安門正法半路被派出所抓回,當時在邪惡勢力威逼下,違心地寫了「保證」,特此聲明作廢。在以後的修煉正法路上,一定要堅修大法,維護大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劉淑華 2001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高壓迫害中,聽信了那些邪悟者的邪說,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以後緊修大法,在考驗中堅定大法。永遠不做有損大法的事。

大法弟子:周再田 2001年10月27日


嚴正聲明

2001年10月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後及同修們的幫助,我認識到自己以前所簽的字及所謂的「思想彙報」都不符合正法弟子的要求,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秦雪美 陳登亮 2001年10月


聲明

我以前由於學法不深,說過、寫過一些「不煉功」或「保證」之類的。現聲明從1999年7月20日以後一切所說所寫不符合法輪大法,不符合修煉人心性標準的行為、語言一律作廢,其實我一直都在真心修煉。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聲明。

聲明人:馬愛武 2001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6月份我被強行抓去洗腦班,由於學法不深,人的執著心太重,說了不利於師父的話,寫了不利於大法的東西,特此聲明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王德賢 2001年11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強制下,寫了"四書",雖然是騙人的,但這是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的。我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是改變不了的。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寫的「四書"全部作廢。我以後加倍彌補過錯。

大法弟子 李淑清 2001年10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修煉過程中由於學法不深,做了修煉人不該做的事(包括寫的保證書、簽名等)。特此在網上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為、言論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趙興權 陳鳳琴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自己對邪惡所寫的「保證」、迫於邪惡壓力所說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話一律作廢。今後在正法中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弟子。

大法弟子:趙振超 2001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因學法不深,在邪惡的壓力下寫了「保證」,這並非本人意願。所以我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張銀丙 華開芬 2000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所寫的所說的全部作廢,自己的信仰不變,堅定修煉不動搖。師父,我知道錯了,今後要加倍努力洗清罪名,踏踏實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地做一個實修弟子。

大法弟子 呂春江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壓力下違心寫過的「保證」作廢!加倍彌補,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並在法正乾坤的偉大進程中真正盡到大法弟子的責任!

大陸大法弟子:冉定生、夏家壽、吳澤蓮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2001年1月份,我在家裏被當地派出所抓到教養院,在那裏被強迫「洗腦」,做出了有愧於大法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在教養院裏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 李豔芬 2001年11月8日


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相信了謊言的欺騙,迫於壓力下,所寫的一切有損師父與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到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玉蘭 2001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對於以前做過、寫過、說過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悔恨萬分。現嚴正聲明一律作廢,保證堅修大法緊隨師。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劉蘭英 趙淑琴 於新民 2001年10月9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強迫下寫了「保證」,我現聲明這一切作廢。在以後的修煉中我要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鄭昌錦 王可余 龔河蓮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以前本人在邪惡勢力的威逼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等,在此嚴正聲明一切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跟上正法的步伐,講清真相,證實大法,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劉殿奎 2001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寫的東西上面簽了字,我現在認識到要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對此我特地聲明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劉國福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今後嚴格按大法要求自己,勇猛精進,助師世間行,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李恩英 李鳳軍 李春福 朱啟真 李兵 劉鐵軍 劉麗容 李鳳花 劉麗文 2001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中,曾配合邪惡所說的一切違心的話全部作廢,堅持實修,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韓尚木 鄭永生 陳善貴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由於執著,我向邪惡妥協了,這是恥辱。我對不起無比偉大慈悲的師父。我嚴正聲明:在神志不清時所寫所說的一切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心如磐石永不變。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辛榮蘭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勢力威逼誘騙下所寫一切違心的「材料」全部作廢,一定在大法中堅定實修,對自己和眾生的未來負責。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譚興珍 李春光 2001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女教所所寫的「決裂書、保證書、揭批書」、簽名,一切文字材料及口頭言論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 紀廣雄 2001年11月8日


嚴正聲明

我99年7月20日以後,凡寫過、說過對大法不利的話,特此聲明作廢,堅修法輪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田正碧 黃恩菊 田均遙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1月22日至4月1日鎮政府辦的非法「洗腦班」中,曾寫下"保證",現嚴正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劉紲 2001年11月2日


聲明

我於2000年2月在家裏和大隊辦公室所寫的保證,現在我鄭重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任金玉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於今年六月去北京正法,在此期間我母親代我寫的所有書面文字及我本人寫的所有文字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馮麟迪 2001年11月8日


聲明

在高壓下我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好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黃慧麗 2001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在所謂的「洗腦班」因為自己有執著心,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所說所寫的一切嚴正聲明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正法除惡。

大法弟子 黃榮華 何秀蘭 高秀雲 2001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勞教所、派出所、廠裏、監視居住所邪悟一切全部作廢,特此聲明。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希均 2001年10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面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康志敏、康春玲、李淑香、康濟和 2001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寫過的一切違背大法和師父的話,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伍華珍 顏靜 唐霞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事情作廢。以後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桂芬 2001年11月12日


聲明

在高壓下我所寫、所說的對大法不好的話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聶玉蘭 2001年11月12日


聲明

從99年7月22日以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曾春枝 張春恩 劉榮英 2001年10月15日


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壓力下所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加慧 葉朝芬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由別人代寫的所謂的甚麼「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等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何成權 2001年11月12日


聲明

我在勞教所裏面所寫的一切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納 2001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於8月23日在強行「洗腦班」所寫「保證書」是違心的,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國 2001年10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