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萬家勞教所小號證實大法、窒息邪惡


【明慧網2001年11月11日】自從6月26日我被關進小號,已四個月了。小號陰暗潮濕,夏天悶熱,秋天寒冷。萬家發生了「6.19」綁吊迫害事件後,綁吊事件的肇事者至今仍逍遙法外,一些幹警對此次流血事件不但不引以為戒,反而變本加厲。萬家對「6.19」綁吊違法事件誣陷造假,繼續嚴重違法,超期非法關押,還實行了「五不」(不許接見,不許放風,不許交談,不許存錢,不許物歸原主)。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我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6.19」慘案發生後的第五天,獄警們不顧我們身體失衡,記憶不清,再次把我們關進小號。在小號關押期間,多數人都起了膿包疥或潮濕疙瘩,身體疼痛奇癢,飽嘗煎熬。在這種極限和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我們走出自我,破除邪惡。現將我們用以下幾種方式進行反迫害的幾個片斷紀實如下:

1、寫:自從6月26日被關進小號以來,我們多次給有關部門寫被綁吊迫害的情況,要求法辦兇手,並給被害死的同修開追悼會。我們的申述對惡人起到了震懾作用。

2、絕食:我們十多名大法弟子採取絕食的方式要求出小號,要求無罪釋放我們且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其中張桂榮(女,48歲,黑龍江省阿城鐵路工人)共絕食55天,每天灌食兩次,共90餘次。一次她善意的勸導宋紹會院長:「你不要再打大法弟子了,這樣做對你也不好。"話沒等說完,宋狠狠地向她心口窩踹去,當時張就呼吸困難,頭重腳輕,還沒等她明白過來,又一拳打在她臉上,令她的腮部被剌出一條一寸來長的口子,當時就吐了一攤子血,並且一上午血流不止,臉、牙床腫了很長時間。

3、講:我們的人身權利幾乎被剝奪殆盡,就連我們坐著、躺著也要受限制。一次同修韓少琴盤著腿坐著,一些管教衝她又喊又叫又拽。還有個同修有一次盤腿躺著,幹警郭秋麗穿鞋進屋踢她,碰到她隱蔽處,使她心靈受到了侮辱和傷害。她告訴了同修,講給了管教,迫使幹警們不敢再像以前那麼放肆了。有一次大法弟子高淑彥正襟危坐,竟也受到多個幹警的詢問和訓斥。

4、煉功、洪法:8月16日正值酷暑,因同修王芳自己小聲背法,幹警吳寶雲把小號門都插上,致使多名大法弟子頭暈、胸悶。8月17日我們開始集體煉功,一次幹警王忠華看到林詠梅煉功,二話沒說,像瘋了一樣把林拽出來,不容林穿鞋,極快地推著她,途中凳子把林絆倒,林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旁邊正好是暖氣片,真危險。王忠華胡說林煉功是不尊重她,我們說:「我們煉功就是在修煉,不存在不尊重誰的問題,這是宇宙大法,不同層次、不同空間都在學,煉功不講時間、地點,法輪內旋度己,外旋度人,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況且我們煉功靜悄悄的,又妨礙誰呢?"

5、揭露邪惡:有的管教誤解我們:「你們和國家對著幹,國家不讓煉,你們非得煉。"我們告訴她:"國家根本就沒禁止煉法輪功,只是江澤民一夥假借政府名義幹壞事。他是沒有任何權利以個人名義給任何功法定性的,他一個人的話代表不了國家,是他操縱那些甘當打人棍子的邪惡之徒和造謠的宣傳工具,從而矇蔽了一些善良的群眾,是他在踐踏法律,侵犯人權。"

6、講清真象:有的人謾罵我們:「你們自私,你們對家人不負責任,你們誰都不管。"我們就糾正她們的變異觀念:「我們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對工作兢兢業業,與鄰居、同事和睦相處,對家人關心照顧。自從7.20以來,江澤民一夥開始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我們打壓,抓、拘、勞教、判刑、甚至折磨致死。如果我們不放棄修煉,就被學校、單位開除,致使大法弟子失去工作、家庭、人身的基本權利,甚至生命。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本著對國家、對社會、對人民、對自己負責的態度,依照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力上訪,沒有任何違法暴力行為。當時交通井然,行人依舊,根本就沒有擾亂秩序,卻被強行勞教。是江澤民剝奪了我們應有的權利,現在又超期非法關押,使我們有家不能回。"

7、窒息邪惡:我們煉功除惡時,有一些管教大聲放電視,踹鐵門,高聲吵罵,把拖鞋放在我們手上、腿上,用棍子打我們手,用力拽、推、搡,不顧30多度的高溫悶我們,甚至罵師父、罵大法。我們勸阻她們,說:「謗佛謗法,干擾別人修正法,多大的罪啊!"有的管教還是一意孤行,我們就跟所長反映,因為邪惡是最怕曝光的。有一次勸善不成,我們就背《論語》,窒息了邪惡,那次我們真正體悟到了「法能破一切邪惡"、「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的內涵。

8、發正念:有的管教看到我們煉功、除惡,就把我們拽出去,讓我們到廁所站著。我們不配合,因為我們是修煉大法,救度眾生,做的是最正的事,怎麼能到廁所站著呢!一次幹警王忠華把大法弟子拽出去,罰站並戴手銬子,我們就發正念除惡,當時王就心臟病突發,不能動彈,遭到了現世報應。8月29日,幹警王忠華以「放風"為名,把大法弟子孫傑、許麗華騙出去錄像。當我們詢問所長史英白是甚麼單位來錄像,錄像的目的是甚麼時,竟被告知"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拒絕錄像,史英白就讓幹警和刑事犯們強拖硬拽,我們一邊抵制、一邊發正念,結果錄象資料無法使用,這使我們進一步理解了師父所講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理。

9、放下生死:現在萬家勞教所已由肉體折磨升級為精神摧殘:無限期的超期非法關押,無限期的關小號,秘密單獨隔離,噪音、悶熱、謾罵、指責、侮辱、甚至威脅(甚麼要給我們坐鐵椅子、銬在監門上、不給被褥、甚麼加期、甚麼判刑……),更嚴重的是7月份又把小號全部安裝上了監控,控制我們的一言一行。面對這一切,我們在法上認識到:一個大法修煉者怎麼能受制於邪惡之徒呢!只要有邪惡的因素存在,作為正法弟子就不能配合、不能認可,我們就得鏟除它。我們放下一切心,在破除邪惡的過程中,告訴世人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懂得煉功既是我們的本份,又是通過此方式救度眾生。在這以後兩個多月裏,我們堂堂正正地學法、切磋、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發正念(每天20~60次),做了一個修煉人應該做的,打亂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現在萬家勞教所花數萬元安裝的監控已成了多餘的擺設,我們也更明白了師父講的「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

「目前這場邪惡的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與弟子的,針對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對大法與自己負責最偉大的表現嗎?"(《路》)「你們知道嗎?這場舊勢力所安排的邪惡考驗,我是根本就不承認的。"(《建議》)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怎麼能認可呢?不要再消極承受了,因為師父說:「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同修們,讓我們共同勇猛精進吧!主動窒息邪惡,破除邪惡勢力的安排,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早日重返家園。

(2001年10月26日於萬家勞教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