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正「網絡警察」


【明慧網2001年11月1日】突破信息封鎖,揭露邪惡,把大法的真象帶到中國大陸去是當前我們正法弟子刻不容緩的歷史使命。但是要做好我們應該做的,我們真得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

我目前在向中國大陸發送大法真象的電子郵件。可是邪惡在人間通過惡人在互聯網上安裝了一個「網絡警察」,阻撓人民群眾知道真象。下面我談談對這個「網絡警察」的認識。

警察的權力是為了制止邪惡、保護好人的,現在怎麼成了助紂為虐的土匪了?如果我們在思想中還存在這樣一念「網絡警察是用來攔截大法真象的,是對著好人來的」,那麼在思想上不就是已經把它推到了大法的對立面上,默認了它被邪惡操縱指使嗎?那麼在承認它站在邪惡一邊的前提下,我們還怎麼突破它?大法造就了一切,一切都是為法而存在、為法所用的。「網絡警察」作用應該是為大法服務,窒息邪惡的。

人間的這些物質其實都是很弱的。在我看來,只不過都是一些運動著的分子、原子而不是一個硬梆梆的不動的物體,他們的運動方向都是可以改變的,都是受另外空間注入其中的生命控制的。牢籠、手銬、監獄也是一樣。那麼組成「網絡警察」的這些分子、原子的運動也是可以改變的。為甚麼大法的真象材料一到,這堆分子、原子就跑過來擋道?是因為這堆物質背後被注入了邪惡的生命。而這些邪惡的生命是更微觀的東西,所以它有這個力量去操縱人間的低層物質。一旦微觀的邪惡被清理掉,換成純正的內涵,表層的物質就會為法服務。大法真象一到就放行,邪惡的東西一來就卡住。悟到了這一點我就發正念「鏟除網絡警察背後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不允許任何藉口攔截大法真象,一切為法而生,為法所用,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的郵件發出的成功率馬上提高了一大塊。

經過這麼一件事情,我更加深刻地意識到發正念在我們當前修煉中的重要性。表面的物質其實都很脆弱,一些用來迫害大法的東西,如「網絡警察」、牢籠、手銬、監獄等貌似強大不可改變,其實都是因為我們被人的觀念矇蔽住了。千百年來這雙眼睛和人間做人的生活給我們形成了這樣一個物體不動、靜止,不可逾越、不可改變的觀念。其實一切都是法造就的,為法所用。如果我們能轉換一下思維方式,不把自己看成一個處處受約束的人,而是一個能主宰自己和萬事萬物的、威嚴的正法神在正法,那麼我們就能支配這些表面物質。

至於目前我們一些弟子在努力通過各種技術手段突破信息封鎖這也是一個方面,這是在人這個層面上做,用大法賦予的智慧去找邪惡在人間的漏洞和開闢新路。各個層面都應同時進行。但我們尤其不應忽視清除控制網絡的高層空間的邪惡。否則我們就是在用人的肢體幹活了。

突破信息封鎖,我們還得從另一個人的觀念中走出來。即正「網絡警察」,不僅僅是一少部份會操作電腦的弟子的事,也需要更多大法弟子的支持。這些懂電腦的大法弟子人數不多,卻把真象向幾百萬、上千萬的民眾傳遞,包括我們國內的大法弟子。這些懂電腦的大法弟子已經完成了人這層的工作,但在微觀空間清除邪惡、確保這些資料暢通無阻不僅僅是他們這少部份大法弟子的事,是需要更多大法弟子配合的。很多大法弟子不會操作電腦,不知道如何參與「突破信息封鎖」這一正法使命,其實是被人的觀念障礙住了。我們一個正念的支持「不允許任何形式干擾大法真象通過網絡傳遞」,無數真象可能因此而進入大陸,我們國內上網的大法弟子因此而能安全使用電腦。這些都是人眼看不見的。也是人的觀念在干擾正法吧。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寫出來供大家參考,不足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