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縣人敵視大法遭現世現報數例


【明慧網2001年10月9日】蔚縣610辦公室和公安局密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非法抄家10多次(其中有3家不是煉功學員,只是煉功者的親戚),半夜去大法弟子家騷擾,街坊四鄰都不得安寧。可這還不算,又繼續升級,直到8月7日,把剛值完夜班的大法弟子祁愛去水房打水之時,騙到警車上,未能打上這一壺開水,不讓和妻子告別,不讓帶一件換洗衣服,不讓吃一口飯,不讓喝一口水,一直送進唐山荷花坑勞教所。這不就是綁架嗎?

當天,610辦公室副主任高志剛的兒子(10歲),被鄰居的狗嚴重地咬傷了生殖器,縣醫院治不了,連夜送往北京大醫院治療。

法輪功是一片淨土,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每個人都以師尊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道德高尚的人,迫害這些好人是要下地獄的。發生的這件事,這是警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立即住手!停止迫害!不然的話,大的報應還會來臨。這是神的慈悲警告啊。

蔚縣代王城鎮劉家莊村民王希春,男,60歲。該人一直仇恨大法,辱罵師父及大法弟子,曾先後撕燒《轉法輪》兩本及大法資料。他妻子、女兒都是大法學員曾受益非淺,被他經常跟蹤、監視。大法遭受迫害後,他強行阻止,使修煉後健康的妻子又恢復了修煉前的多病。他更加起勁地攻擊大法。就在這時,他的雙眼突然看不見東西。先後去北京治療兩次,花款4千多元療效不大。現仍走路搖晃、撞樹、不能自理。可他悟不到這是應有的報應。

蔚縣代王城鎮李家碾村原黨支部班子,以郭連新(書記)為首的幹部,為官幾年來幾乎把村裏的東西洗劫一空,無孔不入,並給村民造下了外債累累。在配合上級邪惡迫害大法學員時更是無惡不作,曾在集中看管學員階段中藉口上級的命令趁火打劫,在鎮上罰款的基礎上他們又每人多罰100元,妄圖大撈一把。因煉功學員多,罰款就多,發了一筆財。由於他們的所作所為太大膽妄為,對學員採取苛刻、惡毒的手段。沒過多久,他們的行為被群眾告發。上級派人來調查,開始時拒不承認,在紀檢委調查他們的輪番工作後,都如實交待了貪污問題。由於性質嚴重,均被撤職處理,並分別罰款二千至七千元。

劉家莊村民的楊成文、趙秀琴夫婦二人,30歲左右。99年7.20以前楊的母親煉法輪功,多年神經性頭痛、健忘、神經衰弱等病全部好了,性格變得溫和、開朗,楊很高興。支持母親買大法書煉功。其姐、妻子也煉功。

7.20以後,他相信媒體的謊言和造謠,開始抵觸大法。他去姐姐家探親,看見牆上有李老師的經文。他十分生氣又害怕,上前一把撕下,揉碎扔到了垃圾桶裏,並說你還想被罰款、被看管嗎?以後再讓我看到還是統統撕掉。妻子趙秀琴也變啦,出於個人私心挑起大法學員和常人鬧矛盾。就在當天的中午他兩週歲的兒子突然眼球向上翻,頭向下耷拉,口水直流,全家亂作一團。半小時後才返過來。第三天趙秀琴摔到茅坑裏。去北京的楊成文因車違章被罰款,自己又生了病。全家三口花了不少藥費,這就是他們反對大法的報應和警告啊。

該村村民王成,男,30歲,以前對妻子煉功很支持,邪惡勢力開始迫害後,他也相信了媒體的謊言和污衊。罵師父又跟蹤監視妻子和妹妹,先後撕毀《轉法輪》和大法資料。隨之他的意外出現了:1、先後幾次肚子疼得死去活來,醫生診斷膽囊炎,去北京做了手術,花了不少錢。2、他和別人合伙做生意賠錢,因非法生意130汽車被交警沒收。3、其父母接二連三的生病住院治療花錢。4、三週歲的女兒背部被開水大面積燙傷、脫皮。他自己說"運氣不好,走背字"。跟隨惡人傷害天理,這就是報應。

楊莊克鄉北雙澗村一婦女張XX,近40歲,乘班車去趕集,一路上見樹上掛著許多大法條幅和標語,就當著大夥的面百般侮罵,有人阻止、解釋,她卻如火上澆油罵得更起勁。幾天後她兒子上樹偷人家的杏,杏主人趕到只是"嗨"了一聲,孩子一頭栽地,摔斷了一隻胳膊,花了一千四百多元。真是一人作孽,禍及子孫。

相莊克鄉村民楊XX,男,50歲,為了爭得村委會的義務工,每次街頭巷尾寫的大法標語,樹上、電線桿上的大法條幅,他提著漆桶,用油漆塗刷刪大法標語,助紂為虐地攀高處取下條幅。三天後他的右胳膊抬不起來了,疼痛難忍。指派他幹活的村書記董XX的孩子被開水燒傷。他倆一口同聲地說:「難道真有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