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時間:大陸人士談對鎮壓運動的見解

【明慧網2001年10月8日】現在是「法輪功時間」節目,我是節目主持人新宇。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

聽眾朋友,中國的老百姓流傳著這樣一句話,說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沒錯,這些好人呢,他們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不為名,不為利,默默地奉獻著,無數催人淚下的故事就如同無數的實踐與認證,上億的人就這樣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他們追求著一種超越人世繁華與人類貪慾的宇宙精神─真、善、忍。他們與世無爭,與一切貪婪、欺詐、醜惡、暴力絕緣。這是一個對任何國家和社會都有益無害的,起著超穩定作用的一個好功法、好群體。

江澤民,人權惡棍,他為了一己私利,便下令對這些老百姓公認的社會承認的好功法動用了傾國之力鎮壓。一夜間,黑浪滾滾,抄家、抓人、焚燒法輪功書籍,人們眼中的無數的好人被投進監獄、判刑、迫害致死。到目前為止,據中國官方可靠消息透露: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經超出1000人。江澤民,人權惡棍,他借用老百姓的名義,魚目混珠,說鎮壓是民心所向,一時間,妖言惑眾,黑白顛倒。在這種一言堂的謊言浸泡之中,人們是否還會相信自己的親眼所見呢?

親愛的聽眾朋友,今天我有幸和幾位大陸的朋友攀談了起來。可喜的是,在大陸高壓強迫宣傳下,在自由社會的美國,聽到了中國老百姓的心裏話。

(以下甲、乙、丙分別代表被採訪的三位大陸朋友)

新宇:你們好。

甲、乙、丙:你好。

新宇:你們來美國多久了?

甲:我們來了有一週了。

新宇:耽誤你們一點時間,我想跟你們聊一聊。你們是從國內來的,國內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不曉得你們老百姓對法輪功了解多少呢?

甲:因為我們沒有煉法輪功,從我的感覺,我的周邊的人,我所接觸的、認識的和聽到的,在國內,凡是煉法輪功的人,我可以這麼說,幾乎是百分之百都是好人。我們那兒就有一個人煉法輪功,那個人相當不錯的。最近,就是我們臨來的時候,那個人剛被判了兩年勞教,我們就覺得挺冤,這樣的人能被判刑,這不是胡鬧嗎?

新宇:怎麼說呢?

甲:淨弄這些人,他也不會給你推翻XX黨,也不會給你反社會主義,又不會做甚麼壞事,天天自己幹的都是好事,誰家有困難就幫助誰,結果到了裏邊被拘留的時候……因為他在今年的3月份從北京自己走回去了,跑出來了吧,反正就被抓了。被抓了以後呢,他又回來了。跑出來以後,跑到單位上,到了單位上第二天,他就主動到單位上的保衛部門報到去了,說我已經從北京回來了,你們還有啥事情?那按照一般人來說,回來了也就藏起來了,或者是躲起來了,對不對?他還不呢,他回來了,就給你報到。晚上半夜回來,不可能半夜就去報到,早晨就去了。然後就把他抓到拘留所裏,就給打得夠嗆。要是憑打,這個人從小是煉武功的,煉功夫的,他打的話,那真是四五個人是絕對打不了的。但是他因為煉了法輪功之後,他和我們也老講,他從來和誰都不爭。他就是到那裏邊去,人家打他,一方面是公安部門打,另一方面是號子裏、拘留所監獄裏犯人們也打,反正把他打得也夠嗆,他也不還手。這個事情過了能有半年。在這個期間,他出來以後,必須得每天像「文化大革命」早請示,晚彙報一樣,給人家保衛部門,在國內叫保衛科保衛處的,要彙報,我今天幹甚麼幹甚麼了。這確實是無聊,沒有辦法的。你說咋彙報?今天都幹好事去了。我們都覺得可笑。就這樣的一個人,也不會幹啥,事情過去半年了,我想這事情就拉倒了,對不對?結果呢,竟然判了兩年勞教。

類似於這樣的,我所知道、聽到的,法輪功學員在國內被判勞教的,另外一個和他們一起的有個婦女,家裏頭是個做裁縫的,老家是山西人,年齡應該是60幾歲了,而且是個家庭婦女,也判勞教,那都根本…別人到她家做衣服,都很和氣的人,也判勞教。另外一個,我還聽我們的朋友講過,在99年7.8月份,凡是煉法輪功的,到北京的抓了的就要領回來,領回來要進行「幫教」,沒有到北京的,凡是煉法輪功的,必須向單位彙報、坦白,然後把書燒掉…其中有個單位有一個老頭,離休幹部,在國內,凡是49年以前參加工作的,退休的時候叫離休,50年以後的就叫退休了,所以這個是個離休幹部,估計年齡也有很多歲了,得的是癌症,單位上都知道醫藥費一年花多少萬。直到他煉了法輪功後,他一天天好了,最後單位上醫藥費他一分錢也不要了,單位上的領導來給他做工作的時候,他說,我以前花你們那麼多錢,我現在一分單位上的錢都不花,難道不是好事嗎?難道不是對企業對單位有貢獻嗎?另外一個,我本人身體也好了,我都是判了癌症的人了,你們不讓我煉法輪功了,你能把我的癌症治好嗎?不煉能行嗎?

新宇:剛剛聽您說,凡是您接觸的,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那麼面對大陸宣傳機器的這種宣傳,那中國的老百姓是否聽信他們的謠言呢?

甲:從電視宣傳上,雖然它那麼講、宣傳,大家對這個,確實……因為你們在國外,可能不了解情況,實際國內的群眾,應該說,絕大多數,要按比例,也得在80%,凡是老百姓,都對XX黨反法輪功這事是比較反感。

新宇:是這樣的。

甲:是不是你們在國外群眾也是這樣的?

新宇:我們現在就這樣想,不知道大陸的老百姓是否聽說這一言堂的宣傳,是不是老百姓也受矇蔽呢?有時候我們心情非常急。

甲:像我們在國內不煉法輪功,但是我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它宣傳了好多,甚麼有這麼死亡的,有剖腹自殺的,有的人殺他父母的,它做了好多好多這方面的宣傳,而且還多次辦展覽,在大城市辦,從電視上宣傳。你說,看啥去都是組織看,你不去看,你在單位上政治立場就不行。所以說,宣傳甚麼呢,群眾都不信,電視上一看就煩。

新宇:那就是說老百姓早就識破了他們的這種騙人的把戲。

甲:對對對,(煉法輪功的)都是些好人。(4.25)那些煉法輪功的人全都是老年、中老年、婦女,還有一些機關工作人員,他們生活都是很好的,還有一些小孩坐在那兒,那怎麼能反黨、反社會主義呢?胡說八道!

因為XX黨的事,就沒有辦法。你們從國內出來了一些年,大概也知道這些事,就沒有辦法。中國XX黨的歷史,過去叫11次路線鬥爭,現在就鬧了十幾次路線鬥爭,……當時的這些證據材料哪一樣你能讓老百姓不相信?都是「事實」。你比如說,……他們也知道自己幹了一些蠢事。政治鬥爭嘛!

我們在國內一些情況,你們在國外不知道。實際上,老百姓當中,咱不用說煉法輪功的人,凡是煉法輪功的人,不讓煉了,他們也都說這個(功)確實好,所以這個情況都知道,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但是我們在國內,究竟還是XX黨那一套,我們不信,不信也僅僅是不信而已,並不知道真正的內情。所以我們來到這兒一段時間,我們也看到了一些資料,明慧網,還有一些書籍,一些錄像帶,我們看了一些,這一看,像中國人常說的,不怕你不幹啥,就怕比一比,看一看,把這個事和國內所了解的,和這裏所了解的,我就給他們講,我現在作為一個中間人,看一看兩面,不站在任何一方看,我來看這個事情,通過這樣對比,國內的宣傳確實是太假,在那兒愚弄百姓了!這咱也能看出來了。這個情況作為我來說,我觀察這麼長時間,所有煉法輪功的人,我可以這麼講,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都是想做好事,都是好人,積德行善,這起碼是個好事吧,對吧?

新宇:還有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大陸的宣傳機器,它一直在一言堂地在宣傳「法輪功如何如何不好,李老師在他的書裏都講了些甚麼」,你比如說世界的末日啊,等等等等,給法輪功所栽贓的一切罪名,那中國政府中的當權者有沒有敢把李老師所有的著作都拿出來,讓老百姓拿著書去對照、去看,看看李老師書中到底寫的是甚麼。這樣子,誰正誰邪,那不就一目了然了嗎?他有沒有敢這樣做?

甲:他不敢。咱們大家把這個書看看,看完以後我們分析也行嘛!他不敢。

乙:我說一句。江澤民說法輪功是壞的,他只是一個人在說法輪功是壞的,可是他為甚麼要把全部書都毀掉呢?……他把書都毀掉,為甚麼不讓我們先看一看?讓我們學生自己來討論,讓我們自己來看看書裏面到底寫的是甚麼。我們看別人修煉法輪功的,我知道他是一個好人。我不知道書裏面寫的是甚麼,我就是不明白,江澤民他為甚麼要把全部的書都毀掉?如果裏面真的是壞東西,他為甚麼不讓我們親自去批判?難道我們自己沒有腦子?自己不能想到底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嗎?而且假如說書裏教他們的是不好的,那為甚麼我那些法輪功同學一個個都學習那麼棒,而且都是那麼善良、那麼好呢?

甲:而且有些公安機關內部人員,我們知道,比較不錯的朋友,在這個問題上,他們看法也是,煉功的人都些好人,老實人嘛。你說咱抓人家,怎麼弄的嘛?!人家那麼好的人,咱們去打人家,抓人家,就覺得於心不忍。公安機關的公安人員都有這樣的想法,這個看法,這個認識,所以不是說光其他外邊的人。

新宇:還有一點,中共宣傳機器宣傳說煉法輪功的人現在都已經懺悔了、不修了,是像他們所宣傳的這樣嗎?

甲:不會是那樣啊。大部份人他就不在外頭煉了,有時候也是被逼沒辦法。像咱知道的,比如說像我剛才說的被判兩年勞教的,他要是說,我不煉了,法輪功多不好,他如果這麼說,人家不會判他兩年的。現在是九月,七月份他電話裏給我講,沒有事,意思是煉功人要遭這個難的,我沒有啥,說你以後慢慢就會看到知道我是怎麼回事。電話裏不好講,這方面的事,大家都心照不宣,明白這個意思。在國內,他給我講也是這樣的,他怕牽連我。電話裏他就說,我不說了,你慢慢就能知道的。

那麼從電視上看到的,法輪功學員,穿得幹乾淨淨的,在監獄裏頭,然後有「幫教」的人員,然後做通了幾個女同志的工作,然後幾個就哭著說著如何如何……這個事,這麼多學員,隔一兩個月才找出那麼一兩個在那兒說他不煉法輪功,那說明大部份人都沒有說這個話。

乙:假如你現在還煉法輪功,就給你開除。有一次,我們老師讓我們開一個批判法輪功的會,因為老師讓每個人都要上台演講,說法輪功怎麼不好怎麼不好,有很多學生上去了,一句話都不講。後來因為這件事鬧得蠻大的。我們班主任人蠻好的,而且他更了解以前哪些煉法輪功的人,他都知道這些人以前是我們學校的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好學生。因為這件事,老師就私底下跟我們談了,不管你心裏覺得法輪功是好,老師說,其實他心裏都知道,他說法輪功的確是好的,可是現在江澤民說法輪功壞,江澤民是誰?他是我們主席。江澤民說法輪功壞,我們就必須跟著他說壞,因為我們在的地方是中國大陸,中國大陸是不准你說真話的一個地方。政府說甚麼,你就要跟著說甚麼,就是這樣。

新宇:假如你們說法輪功好,會是怎樣呢?

乙:如果我們說法輪功好,那麼肯定就被學校開除了,甚至有更殘忍的事情發生。

新宇:你所認識的煉法輪功的人他們現在怎麼樣?

乙:甚至以前我們學校的班長的那種,學校數一數二的學生,都被開除了。

新宇:剛才你們談到凡是你們所接觸到的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而且大陸80%的老百姓都知道對法輪功的這場鎮壓是錯誤的,那麼面對大陸掌權者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你們老百姓的感受是怎樣呢?

甲:我們感覺在國內確定是假的,國內整個形勢,社會的腐敗程度,整個那個情況確實是作假的。老百姓心裏不同意,手也得高高舉。99年7.20以後,大家說,這一回弄的,不讓煉法輪功了,這一下子廠門口大雪沒人掃了,大雪打掃衛生都沒有人打掃了。以前凡是打掃衛生的,每天早晨起來掃院子,你去一看都是煉法輪功的。現在這一不讓煉了,現在這些人不敢出來掃地了,一掃地以為是法輪功了。這不是純粹是胡鬧嗎?人家做好事嘛!做好事你不敢出來做,你要出來一做,人家說你煉法輪功。

新宇:是非顛倒了!

甲:別的事還有點像個笑話,比如說你以後不要到天安門,到天安門你不敢拿雪碧,你更不敢拿個瓶子坐在那兒……

新宇:那為甚麼呢?

甲:大家是開玩笑了,人家以為你法輪功又拿汽油了,屬於一種大家對社會不滿,對政府宣傳的一種諷刺。工廠這個不打掃衛生,廠門口街道沒有人主動站出來打掃衛生,這個可不是諷刺,這個講了一個實際情況,這個人家說的時候是這種事確實沒有辦法。原來你一看,打掃街道衛生廠門口衛生啊,都是法輪功學員,國家一不讓弄了,一鎮壓開了,一宣布是X教,誰也不敢去打掃衛生了。公共場所的衛生誰去打掃,誰就成了法輪功學員了,X教分子了,那哪能行?這種說法本身就是種邪說,所以說國內就像我們這樣的,大家在一塊坐著,沒有人把這個當回事,沒有人對法輪功恐懼,一提法輪功就害怕,沒有,不是這樣的。實際上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這一點是肯定的。大家接觸的,沒有說這個煉法輪功的人是壞人,打家劫舍的,或者怎麼樣。

新宇:這位太太你好!

丙:你好!因為我剛來的時候,聽國內那種宣傳,給我心裏一種總覺得真假分不清的感覺,因為它說的特別「真」,所以我也鬧不清楚,但是我也有好多疑問。我就覺得到底是怎麼回事嘛?心裏頭老是鬧不清楚。來到這兒以後,看看錄像,看完錄像以後,我就覺得怎麼和國內說的正好是反的。

甲:對,和國內宣傳得恰巧是不一樣。

丙:後來我心裏邊有點還是不明白。後來讓我去看看那個帶子吧,那個李師父的那個講話,那天來看了第一講的時候,我就想問個問題,我一看帶子,慢慢地,我想知道的,有些疑問,都從帶子裏看到了,他都給我做了解釋。哎呀,我一看,(國內宣傳)純粹是扭了,黑白顛倒了。

新宇:你們有沒有看到過,大陸的廣播電視宣傳,有沒有讓一個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在電視廣播上出現,讓他們親自來談談他們修的體會呢?

丙:那沒有見過。

甲:我們跟前(附近)有個人,是個乳腺癌,人家煉法輪功煉好了。我去她家,她坐那兒跟我說話兩三個小時不停,她以前那身體是啥身體?!她說,你也知道,我這都是煉法輪功煉的,而且我各方面都感覺到好。

新宇:是。

甲:而且,我直接接觸的,工作上有業務關係的,煉的他們說有好多好的。同事的一個經理,我們看到他每天在抄寫李老師的《轉法輪》,人家年齡也大了,人家盤腿打坐都挺好,而且人家講人家的切身體會,當面給我們說,一邊說一邊做,後來國家一禁止,表面上外頭不敢去了,人家在家裏堅持不斷,體會到好處了嘛!

乙:外面學校裏頭孩子就說老師們講,不要煉法輪功,它有多麼壞,有自焚現象,怎麼怎麼。回來啊,小弟弟就跟他姐姐學(舌),他姐姐說,「別聽他們胡扯。」她倒是看得出,她不相信。

新宇:這位小妹妹,你還有甚麼要說的嗎?

乙:我現在住的家以前早上都會有很多煉法輪功的人,覺得他們每個人都很和藹,很善良,很平靜,一走過去給你感覺很舒服。他們都是非常好的人,對人都會很好。幫助別人。

還有一個更不可思議的是,大家聽了可能都會覺得很可笑,在我們考試的卷子裏,竟然有道題說,到底是李洪志好,還是江澤民好?可是我們大家沒辦法,都要寫江澤民好,可是江澤民他好在哪裏,我們也不知道。

而且在幾個月前,學校老師讓我們必須每個人都要寫那種反法輪功,就是簽名,而且我聽電視上說這是所謂的我們「自願」的。你知道怎麼個自願法?假如我們不簽的話,意味著甚麼?意味著被開除。所以這不算自願,算被逼的。

新宇:今天的談話就要結束了。在我們談話的最後,這幾位善良的大陸朋友,他們又仗義直言,感慨地說:

甲:我不煉法輪功,但我絕不做一點危害法輪功的事。積德行善,這最起碼是個好事吧。

乙:我來到美國這邊,我就覺得這邊是個真正的自由的國家,我可以講出我心裏真正想說的話,我替那些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那些善良的人們講出這些公正的話,我覺得真的很開心,我真的很高興。我覺得很榮幸,我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

新宇:今天和你們在一起聊了這麼久,我心裏非常高興,能夠聽到大陸同胞的心裏話,我們非常開心,我一定要把你們這些話、你們的心意轉達給國外的法輪功學員,感謝你們對法輪功的正確評價。謝謝你們。

甲:沒有啥,不用謝,不用客氣,這個就是反映點真實情況。不用謝。

新宇:好,再見。

甲乙丙:再見。

新宇:和大陸的幾位朋友的談話暫時結束了,他們現在很可能已經回到了他們的故鄉。這群善良的人們又浸泡在了那種黑白倒置、昏庸無道、敢怒不敢言的黑暗的世界之中去了,可是他們那掏自肺腑的真誠的話語久久地在我心中震撼,他們那純樸善良的面龐和聲音依然在我的眼前繚繞。我在大洋的彼岸遙祝你們這些得救的生命,祝你們康健平安。

親愛的聽眾朋友,烏雲終究遮不住太陽,謊言永遠也不能掩蓋住真理。迫於一時的強權鎮壓,人民可能沒有了自己的聲音,但是真正的人是不能夠違背自己的良心的,相信人人有善心,人間有公理。迷霧散盡終有時,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不惜用生命來喚醒世人心中的良知,使這個寶貴的聲音由小及大,由少聚多。

親愛的聽眾朋友,讓我們將心比心,請大家從紛擾的塵世中靜下心來一剎那,用心來聽一聽法輪功學員的心聲。

親愛的聽眾朋友,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法輪功真象,請您索取有關法輪功真象的資料和法輪功真象的錄音、錄像帶,以及《天安門廣場自焚真相》的錄像帶。您可以打電話與我們聯繫,我們的電話號碼是:718-358-0634.

親愛的聽眾朋友,今天的「法輪功時間」節目就為您播送到這裏,謝謝您的收聽。在下次節目的同一時間,我們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