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濟南舉辦展覽污衊法輪大法招致惡報的警示


【明慧網2001年10月4日】2001年8月23日濟南市氣象台發布的天氣預報是這樣的:今天白天到夜間天氣晴,南風2~3級,最低氣溫23度,最高氣溫35度。6~7點鐘時候一切如常,天氣晴朗涼爽朝陽噴薄欲出,可是7點多鐘的時候,天氣驟然陰了下來,隨後昏暗如夜幕即將降臨,人們被突如其來的狂風驟雨弄蒙了:這是怎麼回事?約一個小時後,我們在驚恐中還未明白過來,突然狂風乍停、驟雨全歇,藍天上綻放著朵朵白雲,就像甚麼也沒發生似的。

8月24日濟南市各家報紙紛紛以大篇幅報導了23日早晨的狂風暴雨,如《齊魯晚報》頭版以《颮線發飆雨驟風狂》寫道「昨晨魯北到魯東南一線突遭雷暴冰雹襲擊」,《濟南時報》頭版《十級狂風刮傷泉城》中稱「今晨(8月23日)7時24分至8時18分,我市遭受今年以來最大一次狂風襲擊,……瞬時最大風速卻達到26.9米/秒,為我市少見的10級狂風……」第6版以《昨日狂風掠城》一文詳細描述「醫院擠滿受傷者」,「刮倒大樹砸民房」,「刮斷線路大停電」,「刮倒大門砸汽車」等景象。11版又以《狂風驟風突襲泉城》一文詳細報導了23日晨樹倒、牆傾、斷電、傷人的慘烈情況,並報導說:「今天各園林處(局)成了‘搶險隊',各分管處(局)長親自坐鎮指揮,聞訊而動,調集生產、綠化隊所有人員、車輛工具趕往事發地點,根據緊急程度進行應急處理,據不完全統計,這次大風共刮倒市區樹木60餘株,被折斷樹枝的樹木更是不計其數。目前各綠化處(局)共計100餘人的搶險隊伍正在忙碌之中,但整個工作預計需要3至5天才可完成。」,另外還配有大量現場災情照片,其中光大銀行黑虎泉支行屋頂上寬50米,高8米的巨型廣告牌轟然倒地時不僅差點砸傷行人,而且下落過程中砸倒一根電線桿,爆出一個火球隨即就停電了,而這條10千伏高壓線正好承擔著黑西、泉城路兩側「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百貨大樓等60餘家單位和附近居民的供電任務,這次大風致使全市6條高壓線遭受外力傷害……

預報無風無雨,實際卻雨驟風狂,泉城人民紛紛質問和指責氣象部門失職,並且所有人都納悶,氣象工作會出現如此大的失誤嗎?在馬路上可聽到百姓如此慨嘆「唉,這是老天爺對人的警告和懲罰啊,做壞事的人小心點吧」!老百姓稱之為「天怒」。

在這幾年中,已漸漸明白善惡必報宇宙法理的人們疑惑之餘終於在某報一篇文章找到了導致濟南市及周邊地區受災的真正原因:2001年8月9日~8月23日,有關部門不顧天怒人怨,在山東省博物館舉辦了惡毒攻擊法輪大法的展覽並下文強行各單位組織人員去參觀,還分派了人數。省委市委領導吳官正、趙志浩、孫淑義等還親自去參觀並做了進一步誣蔑大法、欺騙民眾的邪惡講話。主辦單位如此不顧事實,把善良的人民當作愚弄和矇蔽的對像,也使各單位和市民十分反感,許多單位和個人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抵制,人們畢竟已不同程度地了解了一些法輪功真象,據了解,有的單位領導不畏強權硬是頂住分派下來的名額沒派人去參觀,而有的單位就不辨是非緊跟江澤民殘害善良人民,據說大觀園居委會老太太居然勸說不了成年人去看,竟從年幼無知的孩子們身上下手,哄騙從7歲~14歲共20個孩子去參觀,多麼惡毒啊,如此幼小的心靈就這樣被扭曲著。我們有的同修講,幸虧這個邪惡的展覽舉辦時間是孩子們放暑假期間,學校無法強制組織孩子們去看,然而還是有被那些泯滅了天性的江澤民的魔爪們給抓去的。聽到、看到這些,我們的心裏真是無法抑制地悲痛啊!

古有趙高「指鹿為馬」,今有江澤民指正為「邪」,而山東610辦及公安廳等部門不正是充當江XX的魔爪將億萬說真話不肯說「馬」的善良民眾投進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的嗎?現在又舉辦這樣一個邪惡的展覽大肆欺騙強壓濟南人民,用心之險惡可見一斑。相信經歷過無數風風雨雨的山東人民已能辨清甚麼是正,甚麼是邪,更能通過無數事例,從自己的家人、鄰居、同事、朋友那裏看到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不是他們在電視報紙上所誣蔑的那樣,到底誰在製造社會不穩定?反對「真善忍」的極端分子果真是對社會穩定和人民利益著想嗎?其動機險惡自不用說,單從他們鎮壓法輪功的結果就知道他們才是真正的邪惡,他們欲將中國乃至世界人民引向深淵、拉入地獄。

師父說:「告訴大家,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大法堅不可摧》)

讓我們共同回憶一下濟南乃至山東近幾年以來的災情吧:沙塵暴、乾旱、雷暴冰雹、火災、爆炸、交通事故、瘟疫……尤其是這兩年冬天的流行性、病毒性感冒就曾席捲大半個山東,而且傳染性強,治療效果慢、病痛嚴重、持續時間長……再想想我們近兩年的天氣預報吧,氣象局經常因預報不准而挨罵,濟南百姓流行一句順口溜「天氣預報,胡說八道」,人們想不通的一點是為甚麼科技這麼發達,探測手段和設備這麼先進優良,可這個天氣預報為何就報不准呢?天法是不允許人破壞的,佛法是不允許人誹謗的!上天總是想給人機會,就看人自己是否能把握!是否能醒悟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