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加拿大步行日記(二)


【明慧網2001年10月30日】「原來中國政府說的全是謊言呀!」

10月19日

今天上午8:30我們見到了HighRiver鎮的鎮長。鎮長非常和藹、善良,他頭一天晚上已收到並看了我們的材料,他說法輪大法非常令人感興趣。他認為法輪大法將造福於該鎮的人民,他說他將儘快寫一封支持信給法輪大法,並電子郵件給我們,他還表示考慮嘉獎法輪大法並刊登在當地報紙上,最後還在鎮政府門前和我們照了相。他相信我們的努力一定會取得成功。我們真為該鎮有這樣的好鎮長而欣喜,他對法輪大法的態度已經註定了他將給該鎮的人民帶來永久的幸福。

中午,我在一個加油站加油,我給加油站的工作人員遞了一張傳單,並告訴他我們此行的目的,聽完後他說:「能不能給我一些傳單,我放在櫃台上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及其受迫害情況?」我非常高興地拿了一些傳單給他。

下午4點鐘時,我趕到了Nanton鎮,該鎮有1,900多人。由於鎮長去了外地,我沒見到。於是我去當地的報社(Nanton News),告訴記者我們有2個人在兩小時內將來到該鎮,她們是從卡爾加裏走到桑得貝路過這裏,為幫助制止中國當權者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呼籲。記者一聽,肅然起敬,立即把我請到他的辦公室詳談。他說:「中國政府把你們描述成恐怖分子、危險分子,可我看你們法輪功學員個個都慈眉善目的,一點也不像中國政府所描述的那樣,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我先向他介紹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是如何叫人向善的。

他聽完後說:「我覺得法輪大法的真善忍非常好,和宗教沒有衝突,基督教的教義可以用真善忍來概括,基督教徒或其他任何教徒都可以按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去做,這將造福於社會。我不明白這麼好的東西中國政府為何要禁止他、迫害他?你能告訴我為甚麼嗎?也許你不知道為甚麼?」

我說我知道為甚麼,一是中國沒有信仰自由,中國當權者控制著所有的媒體,控制人的思想,不允許中國人民擁有自己的思想,二是中國當權者不信神,崇尚暴力、幹著邪惡的勾當而又不敢告訴世人真相,靠欺世謊言度日,完全徹底地背離了真善忍,真善忍就像一面照妖鏡,把他們邪惡面目照得淋漓盡致,令他們無法容忍;三是學法輪功的人太多,中國當權者驚恐萬分,擔心失去獨裁控制。聽完我的解釋後,該記者表示完全理解了。他說:「原來中國政府說的全是謊言呀!」

然後我又把中國當權者所下的對法輪功鎮壓的邪惡命令告訴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以及告訴他中國警察在這邪惡命令下的種種令人髮指的暴行並讓他看學員被迫害的照片。該記者聽完後毛骨悚然,他說:「沒想到中國政府這麼邪惡,這不是人所能幹出來的事,中國政府搞的是地地道道的國家恐怖主義,我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共同制止這種暴行;我要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美好,讓他造福於更多的人。」

巧遇工會成員
10月20日

大約中午,我們到達Parkland鎮,這是一個人口不到100人的小鎮,鎮裏沒有鎮長,沒有學校,沒有教堂,就像一個小村莊,幾乎不見人影,正在不知該找誰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個婦女在路上學騎摩托車。我們就向她打聽鎮裏的情況並告訴她我們為何到這裏來。我們向她介紹法輪大法及中國當權者是如何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的,並給她看受迫害的照片,她感到非常震驚及憤慨。我們說我們只希望善良的人們能幫助停止這種慘無人道的迫害及讓法輪大法的真善忍造福於更多的人們,別無所求。她說她是一個工會的成員,該工會在阿伯特省有一萬會員,該工會一直為人權和公正而呼籲,她可以幫助我們。她主動向我們索取資料和聯繫地址,她說她要讓她們工會的成員給加拿大總理寫信,要求他關注和幫助制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該鎮有個社區中心,每週開一次會,她說她要複製一份我們的資料拿到全鎮會議上給大家看,讓大家寫信給加拿大。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只要我們去做,師父自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