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法弟子歷盡魔難 矢志不移


【明慧網2001年10月28日】據政府內部消息,江澤民冒天下之大不韙,於2001年初下令「鏟除法輪功」,並撥專款六億元人民幣。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緊羅密布,迅即在全國範圍內撒下迫害法輪功的羅網。

請看中國重慶市迫害法輪功的一幕。秉承江、羅的旨意,重慶市公安部門立即對所轄區、縣(市)的大法弟子實行拉網式的持續的大清剿:逐戶清查、辦洗腦班、處勞教、判勞改。截至今年8月份,重慶市大法弟子被強制辦洗腦班的數以萬計,被非法處勞教的600餘人,被非法判徒刑勞改的數十人。下面側重介紹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對男大法弟子的迫害。

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位於北碚區綾雲山的東部。該所羈押勞教人員數千人,羈押男大法弟子200餘人。這200多名大法弟子,主要分散在整訓中隊、七大隊一中隊、嚴管中隊等處;他們的年齡從18至78歲不等;職業從博士生導師、教授、高工到普通工人、農民、個體戶等,各行職業都有。在監管上,各中隊除有充足的警力外,牢房內外都安排有勞教人員若干日夜嚴密監守法輪功弟子。

粗野的「文明」

勞教人員入所過的第一關是整訓紀律關和「兩稀一乾」的生活關。整訓中隊是該所主要的整訓基地之一。該隊圍院的高牆上寫有「嚴格執法文明管理」的大字標語。那裏果真如此嗎?請看老幹警劉期鬥是怎樣的文明便知。2000年8月,劉強制大法弟子雷紹全(45歲,沙坪壩區人),易春華、張志虎寫所謂的「三書」(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雷等不從,劉即勃然大怒,狠狠地左右開弓,打了雷紹全十多個耳光,然後憤憤地將雷、易、張三人用手銬銬在牢房門上;結果,大法弟子易春華的腳都被吊腫了,而大法弟子雷紹全竟被黑心的劉期鬥連銬了三天三夜。眾所周知:劉期鬥幹這種壞事是不分時間、場合、老少病殘與否的。今年5月份有兩天他值班開飯時,硬逼迫大法弟子成德富(58歲,墊江縣人,四級殘廢,在看守所,嚴管中隊被拷打時又多處受重傷)、唐知福(71歲,潼南縣人,腿腳有病)蹲下,成、唐二人無法下蹲,劉幹警也是左右開弓,打他倆的耳光,直到在場的大法弟子和一些有良知的其他勞教人員憤怒地吼了起來,劉才住了手。這位打人成性的劉幹警非但未受到上司的批評,反倒調去七大隊專管大法弟子。

2001年6月1日,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在整訓中隊召開所謂的揭批大會。被關押在整訓中隊、七大隊、嚴管中隊中部份堅定的大法弟子被勞教人員「二夾一」押至會場。會上,龍副所長惡毒毀謗師父與大法,大法弟子鄭築(28歲,沙坪壩一中教師)、陳建波(30歲,長壽縣人)、李文龍三人舉手要求發言,當即被蜂擁而至的警察、勞教們捂住嘴,打倒在地,拖出會場毒打致傷。龍副所長聲稱:對他們三人要「嚴懲」。

如此粗野的「文明」,難道又是「中國特色」?!

水牢

階段性「整訓」結束後,堅定的大法弟子多數被押往七大隊「教育」,一部份被押送到嚴管中隊嚴管。在嚴管中隊,大法弟子被捆綁吊打是常有的事,前面曾介紹到四級殘廢者成德富在這裏被打成重傷,那是用鴨兒棒打的。說嚴管,關小監也只能算較輕的處罰,較重的要算坐水牢了。水牢裏,終日不見陽光,地面積水一尺來深,老鼠、蛇、髒物不少。被囚禁水牢的人,雙手被銬在牢頂面,身子不能直立,也不能坐下,屎尿都只能拉在褲管內。關水牢期限,每次為7~15天。大法弟子抗洪(30多歲,江北區人)、韓易明(30多歲,西師大教師)、李向東(30來歲,江北區人)等十餘人被囚禁過坐水牢。大法弟子抗洪從水牢放出時,眼極懼光,雙手不能送食物入口長達幾天,身子都似乎變形了,下肢部份已嚴重潰爛了。

駭人的命案

大家一定會關心地問:被押往七大隊的大法弟子的情況如何呢?僅舉一例。今年5月下旬,田曉海中隊長決定:對部份堅定的大法弟子實行突破性的「教育」。5月23日是轉移出發的日子。出發前,七大隊一中隊幹警高定(30多歲)、李勇(20多歲,所謂的五四青年標兵)對押送和執行「教育」的勞教人員面授機宜:「要不惜一切代價,在5天內把他們拿下來,打斷了手、腳都不要緊,即使打死了也沒有關係,你們充其量最多被延教三個月,沒有甚麼了不起。」當天,大法弟子袁玉剛(30來歲,江北電廠職工)、吳德強(26歲,璧山人)、劉向太(30多歲,璧山縣人)、劉明華(47歲,江北區人)、梅亮(18歲,沙坪壩區人)被押到「二大五」中隊;大法弟子李澤濤(22歲,江津市石蟆鎮人,97年得法,2000年9月8日押解到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勞教)等,被押到農業一隊;大法弟子張優稿(64歲,廣東人,重大教授,博士生導師)等被押到皮鞋廠中隊。在二大五,劊子手們對付袁玉剛、吳德強等人的是拳頭、腳尖,再加雙塊纏布的楠竹板子與木棒,日夜毒打,不准睡覺。

五天過去了,大法弟子袁玉剛仍拒向邪惡妥協。氣極敗壞的劊子手們加大力度,嚴酷拷打,袁玉剛從頭至腳都被打成重傷。至8月份,大法弟子袁玉剛仍在西山坪勞教所醫院住院。

年僅22歲的大法弟子李澤濤的遭遇更悲慘。

2001年5月28到6月2日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唆使惡人毒打幾位大法學員幾天幾夜不准睡覺,私用各種酷刑,打出3份「悔過書」。其中李澤濤受盡毒打侮辱,長時間罰叩糞桶--臉朝糞便彎腰90度、手揪肉、綁十字架--雙手橫綁扁擔臂膊掛糞桶、背插大掃帚、頭戴尖帽,磚砸背、刀柄攪肛門,被逼寫「悔過書」逼罵師父。6月2日,逼李澤濤搬運木箱上樓頂,組長黃忠志又打罵,後據目擊者說李澤濤被逼跳樓。惡警看到整出人命第二天就火化毀屍滅跡,把剩下的幾個法輪功學員關在屋子封鎖消息。據悉是教育隊要農業中隊協助「轉化」,惡警李本忠和李春倫與農業隊長杜軍、惡警張安民、胡玉銀等唆使農業隊的犯人不擇手段折磨,許諾打出一份「悔過書」減刑期1個月,惡警胡玉銀親自動手用棍棒打爛周建屁股,5月30日晚整夜現場指揮私設刑場:犯人打手分別有黃忠志等綁李澤濤十字架、金華等毒打周建、李進月等吊打張志強、袁林等罰叩王佔德。

險惡的誣陷

《中國法制報》2001年6月18日第二版下頁上,刊登了一篇由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幹警高定與某新華社記者合謀捏造的新聞報導:正題《不信春風XXX》,副題《記重慶大學博士生導師張優稿轉化的艱難歷程》。真實事實是:大法弟子張優稿堅修大法心不動,從未有甚麼一絲一毫的「轉化」。「5.30」命案發生後,大法弟子張優稿被押送到嚴管中隊嚴管。高某二人的誣陷純屬捏造與侵權!

奇特的迫害

西山坪勞教所聲稱:法輪功弟子勞教期滿但未寫「三書」者,一律延教,延教滿一年者改判有期徒刑。許多大法弟子因此遭到無法無天的迫害,如:大法弟子張優稿、抗洪、韓易明、李向東、李軍(30多歲,萬州人)、吳德強、劉向太、陳建波、雷紹全、李朝貴(58歲,永川市人)、程禮光(50來歲,北碚區人)等,分別被無理延教6~10月不等。

一椿椿血案,罄竹難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