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飛舞的小紙片


【明慧網2001年10月27日】一張薄薄的名片大小的紙片在隨風飛舞,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就像是有了靈性似的,小紙片飛到了行人眼前,落在了他手上。

「揭露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真相」!

芝麻粒大小的字就像一顆炸彈,在他腦子裏響起了轟鳴。震得他渾身發抖。我的天哪,這是啥地界兒,天安門哪,數不清的武裝軍警和便衣,拿著這個東西要被發現了還了得嗎?

小紙片攥在他手心裏。猛抬頭,下雪啦?白花花的紛紛揚揚,他情不自禁地又抓了一張,我的媽呀!這寫的啥呀?「善惡有報,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而暴死」。

悄悄的,他把兩張小紙片塞進了衣兜裏。舉目望去,他仿佛看到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裏,不斷飛揚起一把又一把小紙片,更多的紙片從汽車的車窗裏幾乎是噴射出來,還有從高樓頂上,從立交橋上,從高空中的氣球裏,從遙控模型飛機的肚子中,明晃晃白花花的漫天飄洒……

這可要了命了!那幫警察和便衣怎麼撿得過來?像當年似的,發動工人農民滿世界去拾台灣飄氣球飄過來的傳單?現在的官兒誰還敢哪!就是這幫警察和便衣不還得找人看著嗎?

轉過牆角,一個人好像在繫鞋帶,一起身,地上留下一小堆紙片。

又是紙片!

不過這回算是白搭了。這麼一小堆,人家一撮全弄走了。念頭還沒轉完,一陣清風,小紙片扶搖直上,飄向藍天。

哎呦,怪不得古人說:善人自有天相助!

呦呵,又一架模型飛機飛過來了。行人饒有興味地望著,這回又有多少紙片飛出來?

模型飛機的肚子打開了,紙片到是沒飛出來,出來了一個喇叭,洪亮的聲音在天空迴盪:

「親愛的同胞們,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正在將中華民族拖向災難的深淵。您明瞭真象,心存善念,就是在救您自己,救您的妻子兒女……」

看看慌亂的如同熱鍋上螞蟻的警察和便衣,行人樂了:你們又有警棍,又有警車,又有手銬,又有槍,還假模假式地背著滅火器,機關算盡,可還是落了一樣,忘了把第二炮兵部隊調過來,現在可好,眼睜睜傻看著,傻聽著,傻站著……

唉,從明兒個開始,警車後屁股上恐怕不得不拖上高射炮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