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十五)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十五 祗園布金佛教聖地

佛所常住的精舍,除了摩竭提國王捨城的竹林精舍外,還有祗園精舍(又稱祗洹精舍,即給孤獨園)也是法化鼎盛,利濟無量的聖地。

在摩竭提國的鄰國,有一個舍衛國,是波斯匿王所統治的。那國有一位首席大臣,名叫須達,或稱須達多。他的財產豐厚,富可敵國,而樂善好施,出自天性,凡是救濟貧乏,安撫孤老等等義舉,莫不盡力去做,所以時人尊稱其為「給孤獨長者」。

長者有七個兒子,六個都已經完婚了。他的幼兒儀容修美,是他最小偏憐的愛子,正在替他物色容貌極其端麗的配偶,便托親友,廣為推求。有一個婆羅門,替他在摩竭提國奔走物色。摩竭提國的首席大臣護彌長者有個妙齡妍麗的女兒,長得傾城傾國十分嬌豔。長者的家財無量,而又是敬信三寶,慷慨樂善的賢者,有一次,在家裏舉行「大施會」,撥出多量的日用財物,隨人討取。其法要以童女親手施予的,當然是他的愛女擔任這個差使了。

婆羅門在這個盛大的施會中,獲見這位漂亮的姑娘,就高興得非凡,就要求見主人。僕人傳達了進去,便引進去拜會長者。寒暄既畢,婆羅門就笑容啟齒,向長者求婚道:「大長者是貴國的首相,富而好施;敝國的首相給孤獨長者也是家富位尊博施濟眾,真是門當戶對了。令嬡的活潑美麗,和給孤獨長者的公郎端正修偉,又是一對璧人。鄙人不揣冒昧,敢以冰人自居,求為兩家聯成這個美滿姻緣,未審尊意如何?」護彌長者欣然應允。

那時,適有商人要到舍衛國去,婆羅門便附書上須達長者,具陳此事。須達接信非常歡喜,就親自捆載珍寶財物到王捨城來為子求聘。沿路上還隨時布施窮困。到了王捨城,護彌長者迎了進去,設宴款待,不在話下。須達長者當天見他親家的上下人等,都是忙忙碌碌地好像在預備趕辦甚麼大宴會似的。連那護彌長者也躬親操勞督辦其事。不覺心裏奇怪,就問其故?答:「供養佛僧耳。」須達怪問道:「甚麼叫佛?甚麼叫僧?」護彌就為他讚說佛的威德,僧的尊崇,須達聞說大喜,待到拂曉,就心懷踴躍,趕去見佛。到了精舍,見佛的金身晃耀,威神巍巍,比他親家所說的更要勝過百倍,真是耳聞不如目見,於是倍增敬仰,可是不知禮敬之法,就直問世尊:「不審瞿曇起居何如?」世尊即令其就坐。停一會,見別人進來,五體投地的接足頂禮,右繞三匝,退住一面。須達愕然心裏想道:「恭敬之法,應當如是!」連忙起來,重新作禮。聽佛說法後即便悟道,成須陀洹果。

須達啟請世尊道:「摩竭提法化興隆,濟渡無量,幸福利益莫大於此!可憐我們的舍衛國,還是邪見邪信,外道縱橫,不聞佛僧之名,真是黑暗的長夜!惟願世尊平等普濟,垂降我國,開化一切。」佛告訴他道:「出家人的起居行道,和世俗不同,不能住在俗家,那裏沒有精舍,怎樣居住?」須達毅然道:「弟子即當建造廣大的精舍,願佛屈駕化導。」世尊就答應了,須達長者為兒婚娶畢,就來向佛告辭,請佛派一位大弟子同去幫同料理。佛就派舍利弗同去,路上長者問舍利弗:「世尊領眾步行,日行幾里?」答:「日行二十里。」長者就令每隔二十里建一亭捨,配備飲食,留人侍奉,直到舍衛國為止。

既到本國,每日和舍利弗案行諸地,這個地點要離市不遠,便於乞食,而又要寂靜清閒,沒有喧鬧。看來看去沒有適宜的地方,只有祗陀王子的花園,不遠不近,適得其中,土地平曠,林泉環抱。須達長者就去和太子商買此園,太子笑道:「我不等錢用,何用賣園?況這園是我遊戲逍遙的所在,哪可出賣?」須達再三商請,願出重價購買,太子戲道:「你如能以鋪金滿地的代價,才肯出讓。」須達當下答應,就要買定,太子反悔說:「剛才所說的是戲言呀!我哪裏會出賣園地呢?」須達嚴肅答道:「太子無戲言!」便要邀人和他品評曲直,太子只得答應下來。

須達即發庫藏黃金,鋪滿園地,只差一角之地不能鋪滿,太子想:「佛定是有大威德的,不然,怎能使須達這樣的人,不惜傾其所有以供養呢?」就對須達說:「算了!算了!不用鋪足了,園地算你買來供養的,樹木算我供養就是了。」所以合稱為「祗樹給孤獨園」,簡稱祗園。不說須達和舍利弗鳩工選材,督策興造,樓閣連雲,堂捨毗連,池泉花木,點綴精雅,極壯麗宏偉的能事,殿堂房舍凡千二百間。

卻說舍衛國的「六師」外道,徒眾很多,糾眾奏王,要和沙門鬥法,沙門得勝,聽立精舍,不然,就不許立捨入境。國王答應了,就敕須達照辦,須達就去求教舍利弗,舍利弗說:「即使六師徒眾多得如大地上的草木,也不能動我一毛,儘管和他比賽便了。」於是約定七日後,在城外廣場上比賽。那天,鳴金鼓集眾,舍衛國人民空巷來集。

六師徒眾多至數萬;雙方坐定,各以幻術變化,六師所變,都為舍利弗所破,弄到叩頭求救為止。舍利弗更騰身虛空,現十八種變化,舉國人民莫不敬服,再為說法,悟道者如林,六師數萬徒眾從舍利弗出家。一天,舍利弗和須達在園中執繩量地,尊者微微一笑,長者問故,尊者道:「你為佛造精舍尚未完成,可是,以此善因,天上的宮殿,卻先為你造成了。」即以道力,使須達自己看見。須達問:「六慾天中,哪一層最好?」答:「下三天色情太濃,上二天恣逸太深,第四兜率天最好,少欲知足,常有待補佛位的菩薩說法教化。」長者說:「我願生這第四天。」言訖,其餘五天宮殿都隱沒了,惟第四天宮殿湛然獨存。可見施必有報,因果不虛。

兩人走了過去,尊者忽然愀然顰眉。長者問故,尊者道:「你可見那地上的一群螞蟻嗎?它們在過去毗婆屍佛的時候,在這裏做螞蟻,一直經過了七佛出世,歷時九十一劫,至於今日大雄世尊出世時,還是一生生地在這裏做蟻子。可見墮落容易超升難,人身易失而難得。生死道中,作福為先,輪迴轂裏,解脫為要。」相與嘆息而去!

精舍既成,須達奏王,請王遣使請佛。於是,大雄世尊四眾圍繞降臨舍衛國。舉國人民香花供奉,迎拜於途者絡繹不絕,佛居祗園,說大小乘經法,波斯匿王也敬信護法,全國上下都成為佛教徒,後來得小乘果位,或成辟支佛,發無上菩提心的,不計其數。大乘經的方等教,在此講的很多。祗園之名遂炳耀於世,為佛教的重要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