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十三)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十三 父王歸真難陀入道

一天,佛在迦毗羅國,入城乞食。佛的從弟難陀正在房裏給他的妻子畫眉抹粉的裝飾著,原來他的妻子少艾美貌,夫婦間是很恩愛相得的。那時聽見佛來乞食了,就要出門去迎接;妻子和他約道:「在我面上的妝未幹以前,你就要回來的!」難陀答應著出去。見佛禮拜後,就接過佛的鐵缽來,回家盛滿了食品,出來供奉世尊,誰知佛不來接他的缽,卻返身回去了。奉給阿難,也不接受,難陀只得捧著缽飯,追隨佛去;心裏卻很焦急地憶念著閨房中的嬌妻。一直跑到尼拘樓精舍佛的住處,佛叫剃師給難陀剃頭,難陀怒目揮拳要打那剃師,剃師奔來告佛,佛就和阿難親到他的身邊,難陀因為敬畏世尊的威德,就不敢違抗了。

剃髮之後,阿難常常要想回家去和愛妻聚首,可是佛常常帶著他走,所以不能逃脫,有一天,佛叫他看守房屋,他就心裏想道:「今天的機會來了。」就等待著佛和眾僧出去後,獨自逃回家去。他想佛回來的時候,定走大路回來,他便從另一條小路走去。誰知在半路上遇佛回來了。

阿難急忙躲在樹後,樹又倒去,佛就帶著他回去,問道:「你想念妻子嗎?」難陀回答道:「是的!」佛就帶他到一個山上,那裏有一隻老年的黑醜猴子,佛問道:「你的妻子比那猴子如何?」難陀說:「以我妻子的美麗,比它的醜陋,簡直不可為比了。」佛再帶他到「忉利天」上,看見天子天女共相娛樂,只有一個宮殿中,有天女而無天子,那天女的冰肌玉容豔麗純潔,更是迥絕人間。難陀問佛:「為甚麼這裏沒有天子?」佛道:「你自己去問她們罷!」難陀就跑去質問,天女說:「人間有佛的從弟難陀,佛導其出家;因出家功德,死後當升此天做這裏的天子。」難陀歡喜地回告世尊。佛便問道:「你的妻子比這裏的天女如何?」答道:「正如瞎猴之比我妻,妍醜不可為比了。」佛仍帶他下來。難陀鑑於天上的快樂和天女的美麗,就持戒修行,不想人間的美色榮華了。

難陀為欲而持戒,阿難作詩譏評他。過幾天,佛再帶難陀到地獄裏,看見大鐵鍋裏沸湯煮人,其中一鍋空沸無人,難陀奇怪而問獄卒。獄卒道:「人間有佛的從弟難陀,為欲持戒,死後升天,天福享完,當墮此地獄受苦!」難陀恐怖,求救於佛,佛說:「你去勤修你的天福吧!」難陀道:「現在我才知道,不了生死,總不是究竟的安樂!天上縱快樂!終有福盡下墮的一天,關於三塗的沉淪,地獄的慘痛,豈不令人心驚膽戰!現在我不要升天了,只求世尊慈悲,渡我出生死苦海!」於是佛為廣說四諦妙法,七日之中,成阿羅漢。

佛在本國行化三月,全國上下莫不從化。可是父王的世壽已滿,示疾臥床。彌留之際,渴望佛來。佛就攜同難陀、阿難、羅哞羅來省視送別。病魔纏身的將要死去的淨飯王,從前是豐腴的體態,端莊的威容,而今萎頓憔悴得幾乎認識不出來。佛一面安慰父王道:「父王是持戒清靜的人,已離心垢,應當歡喜,莫生憂惱。」更警策旁人說:「父王君臨四方,威名遠揚,巍巍尊容,令人起敬。而今困頓羸瘦得認識不出來,端莊的風采,英勇的威名,而今安在?可見世間都是無常變滅,虛幻不實的玩意兒!富貴權勢,哪一樣值得流連羨慕呢?」

王薨之後,舉國上下莫不仰德政而興悲悼。佛要後世的人都盡孝道,所以躬親負父王之棺,到靈鷲山行火葬禮。在舉火焚化的當兒,佛又警策大眾道:「百年歲月,彈指之頃,這個權假數十年的臭皮囊,豈真是我們的身體嗎?三寸氣消誰是我?百年身後漫虛名!命終身腐,哪裏是我!哪裏是我的身體?更哪裏是我所有的親屬和財產?到此時萬般帶不去,只有業隨身。隨著平生所作的善惡業,再去受你的後身;故如水月境花,虛幻若空,還不覺悟嗎?你們但見這火,就覺得很熱,塵欲之火,更要比這熱過百千倍,常常燒著世間的癡迷人哩。所以你們要痛自砥礪,精勤修學;了脫生死大事,才獲究竟安樂啊!」

世尊為父王化身後,收拾靈骨,造塔供奉。喪事既畢,乃率領弟子回王捨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