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十)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十 降伏毒龍迦葉求渡

摩竭提國有三個外道的領袖,他們是三兄弟;優樓頻螺迦葉有五百個徒弟,那提迦葉、伽蘇迦葉各有二百五十個徒弟,極為國王大臣們所敬信,他們各自帶領弟子,過那事火奉鬥的外道生活。那優樓頻螺迦葉年已一百二十歲,自以為得了阿羅漢道,他的兩弟和徒弟人民等,也都以為他是得道的阿羅漢,都奉他為最高的師資的。大雄勇猛的釋迦佛就要先來懾服他,然後可以廣化一切。

一天,佛到迦葉的住處,迦葉見佛威德端嚴,就欣然起迎,問道:「年少沙門,從何而來?」佛答:「我從波羅奈國來,要到王捨城去;天已晚了,請借一宿。」迦葉道:「你要借宿當然是可以的,不過我的房屋已被徒弟們住滿了,只有一間石室空著,裏面非常清潔,我們供奉火神的器具都藏在那裏,然而有一條凶暴的火龍住在裏面,可要傷害你的呀!」佛說:「你就借我住宿好了。」迦葉搖搖手說:「那凶暴的毒龍定要傷害你的,這不是好玩的事呀!」「那不要緊,你只管借我宿就是了。」佛這樣肯定的對他說。迦葉就領他到石室過夜,並說:「假使有不測的事,你可不能怪我的呀!」

到了夜裏,世尊趺坐在石室中,那毒龍吐煙吐火地過來,世尊即入「火光三昧」,龍火不能傷害。毒龍愈加憤怒,火燄沖天,焚燒石室。徒弟們見此大火,都來告訴迦葉,迦葉驚起,即吩咐弟子,潑水去救,可怪那火愈燒愈旺,大家以為那青年和尚葬身火窟了,不覺悲嘆!誰知佛以神通降伏毒龍,化除它的嗔毒心,再授它三皈依,把它縮成很小的一條,放在佛的缽裏。

次日黎明,迦葉想去找他化為灰燼的屍骨,忽見世尊依然無恙地危坐在那裏,佛舉起缽來給他看,對他說道:「我內心清靜,終不為它外毒所害。」迦葉師徒驚嘆不已!迦葉對徒弟說:「年少沙門雖有神通;但終不及我們的道來得真正!」他還是這樣得倔強著。

佛說:「現在,我想住在這裏,行嗎?」迦葉答應了。第二天夜裏,佛坐在一株樹下,四大天王下來拜佛聽法,有光明好像日月一般,迦葉夜裏起來,看見光明在佛的身邊,對他的弟子道:「這個青年和尚大概也是拜火的罷。」(印度古時拜火教的外道很多)天明去問佛道:「你也是事火的嗎?」佛笑道:「不是不是!昨夜四天王下來聽法;是他們的身光!」迦葉對弟子說:「年少沙門有大神德,但總不及我道的真正!」他還是這樣地自恃。

第三第四夜天帝釋(即世稱玉皇大帝的)大梵天王下來聽法,放光更加明亮,可是迦葉終以為自己才是正道。後來迦葉和弟子們要事火的時候,火不能燃,迦葉知道又是那和尚在那裏作怪了,就跑去求教他,佛說:「你去!就能燃了。」回去果然一舉便燃著,可是燃著永不熄滅了,只得又去討教,佛說之後,自然便熄。迦葉和弟子砍柴時的時候,斧重不能舉,求佛就能舉;舉後不能放下,求佛就能放下。佛這樣的顯神通去折服他,可是那倔強自負的迦葉雖也驚其神德,終自以為不及我道的真正。

那時已是春去夏來的時候了,迦葉請佛在他那裏過夏,當供給一切日用的所需。一面吩咐弟子,天天辦優美的伙食款待年輕沙門。到明天吃飯時,迦葉自去請佛吃飯,佛說:「你先回去,我隨後就來。」迦葉去後,佛以「神足通」一剎那間走到此洲極遠的邊界上,採取那邊所產生的鮮果,盛滿一缽,迅速地回來。在迦葉未到之前,佛已經先到了。佛拿滿缽的鮮果給迦葉看,問道:「你識得這果子嗎?」迦葉道:「未曾見過。」佛說:「這是在此地南邊數萬里‘閻浮樹’上的鮮果,芬芳美味,我於一彈指頃採取得來,你可嘗嘗看呀!」迦葉心想「他於倏忽之間,往返數萬里路,神則神矣,但總不及我道真正。」第三第四天到東西北三州取「庵摩羅果」、「訶梨勒果」和「自然粳米飯」來,迦葉雖然驚奇,終不改其傲慢之態,說不及我道來得真正。過幾天佛想要水,泉水就在旁邊湧出來;佛要洗衣,就有巨大的洗衣石置於近旁。迦葉見了,驚嘆不置!但終不肯捨己從人。其後,世尊入浴,樹為垂枝;佛出浴時,水分兩側;迦葉遙見佛溺水中;就和眾弟子駕船來救,佛從船底入坐船中,而船不穿漏。

這樣的示現了十八次神通變化,無如那自高性成意志堅強的迦葉,雖心服其神異,但終以為不及自己所修的道法來得真正,並且還以為自己是真得羅漢道呢。佛就呵斥他道:「迦葉!你既不是羅漢,也不是行羅漢道的。實在尚未明道,為何見顏無恥,自稱羅漢?自謂得道呀?」迦葉經此一問,不禁毛髮悚然;慚愧起來,害怕起來,心裏想「這年少沙門,竟會完全曉得我的心念起來。」就哀求道:「聖者既然洞見我心,洞見我病,那麼就請大聖攝受我教導我了。」佛道:「你是一百二十歲富有盛名的道長,還有眾多弟子跟隨,和國王臣民的擁戴,你該慎重地仔細考慮一下才是呀。」

迦葉唯唯而退。於是召集全體隨學弟子,坦白地告訴他們:「這位年少沙門,住此以來,種種的神通變化,已可驚異。而智慧深遠、福德廣大,尤為我所不及!現在我決定要歸投他的座下,做他的弟子,學他的道法了,你們以為怎麼樣?」大眾齊聲道:「我們的一知半解,向來全仗老師的教導,現在老師既然從彼修學,我們當然也跟隨著就學的。」於是迦葉就和五百眾弟子同到佛前說道:「我和眾弟子決意歸依大聖,惟願慈悲攝受教化!」世尊當為迦葉等落髮開示。大眾聽佛說法而把向來奉事火神的器皿投於尼連河,盡付東流。他的兩個弟弟那提迦葉、伽蘇迦葉,居住河的下游,見那些奉祀的器具什物,漂漾波心,順流而下。不勝詫異,便商議道:「大兄的供具,逐流而下,定是發生了不測事變,或恐被人所害了,我們該火速去省視才好。」

兩人商量既定,急忙逆流而上,來到優樓頻螺迦葉的所在。只見庭院依舊,而空寂無一人,心裏愈加著急,以為是遇害無疑了。兩人既反身出外,逢人探問兄長的消息。後來有人告訴他們,你們的哥哥和眾徒弟,都已放棄以前的修法,而投在釋迦牟尼佛的門下,出家做和尚去了。兩人聽了,越發驚奇起來,就同到佛所,見他的兄長和弟子,都已成為圓頂方袍的沙門了。兩人上前,問訊既畢,急忙問道:「兄長本是萬人宗仰的,為何卻做人家的徒弟來?」兄道:「我見大雄世尊成就大慈大悲無量福德,唯依佛法,才真能永斷生死。我們幸遇到那樣福慧具足的大聖人,若再驕慢而不受教,豈不是瞎了眼了嗎?」於是兩弟也想同兄出家,就先回去,各領二百五十個弟子,同在佛前出家修道,漸漸地都修成了阿羅漢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