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事件新聞」:法輪功何錯之有?

【明慧網2001年10月21日】星期天,一個信仰「真、善、忍」的東方功法的修煉者們在倫敦市中心舉行遊行,抗議他們在中國的同修所遭受的非法拘禁、酷刑以及謀殺。

遊行始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在那裏,一小群的示威者們長期地輪流維持著24小時的燭光守夜,為在中國遭受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和那些因拒絕宣布放棄修煉這一功法而失去生命的人們守夜。

根據法輪功的報告,迄今為止,在中國境內已有:「294例修煉者因酷刑折磨或毒打致死的具名的案例。500或更多人被判處監禁或勞教,刑期高達18年。1,000或更多人被送至精神病院。一些人被注射改變意識的藥物。10,000或更多人被送進勞動改造所。100,000或更多人因是法輪功修煉者而被非法關押。」

據報導,在中國約有7千萬人,在世界其它國家約有3千多萬人修煉這一教授靜心打坐的功法。組織者們介紹說,法輪功沒有政治主張,沒有崇拜,沒有捐贈及會員制,然而,中國當局卻感到威脅到其政權而不惜任何手段進行鎮壓。

李洪志,法輪功創始人,說過,在過去這門功法是由師父傳給單傳弟子。但是,他在1992年在中國將這一功法傳給了大眾。這一功法在1999年7月22日被稱為非法,被官方指責為「傳播謬論,矇騙人民,煽動和製造不安以及危及社會穩定。」在7月29日,中國當局頒發對李大師的逮捕證。

朱寶勝,38歲,抗議鎮壓的示威者之一,向我講述了他的妹妹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送進勞動改造所的事。

「我的妹妹寶蓮,35歲,在2000年12月15日被抓後送到中國的一個勞動改造所去幹活。她被抓是因為她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並於此前拒絕在一份官方的,表示對修煉法輪功「悔過」的「悔過書」上簽字。她被中國警察判處在勞動改造所勞動改造4年。」

法輪功改變了她的生命─她不再抽煙和喝酒,身體健康增進了許多,還變得平易近人。她令人難以想像地勇敢─她似乎只需要在警察局裏的那些「悔過書」上簽字,但她選擇了為她的選擇的自由而站出來,而非在強權的壓制下唯諾地做他們要她的。」

他們不允許任何人探視她。儘管我們的大姐寶幀,她不是修煉者,上個月第一次被允許探望了妹妹幾分鐘。我們都不知道這樣的探望甚麼時候能再次被允許。我們的父親今年76歲了,他非常想見見女兒。可是,寶蓮的刑期才只過了10個月。就中國的人權記錄來看,沒有人確知她是否有一天會被釋放。」

梁簡,37歲,居住在諾汀漢,是一家東方食品公司的進口商。她不是宗教徒,但她修煉法輪功。她的妹妹同樣也被關進了勞動改造所。她告訴我道:

「我的妹妹梁文,33歲,在他們2000年2月拘禁她之前,他們已經關押過她兩次。

他們第一次抓她時,警察把她關在一個拘留所長達15天。第二次抓她時,她正和一個朋友在一間餐館用午餐。她被關了一個月。當她被釋放後,還不得不每天到警察局報到。後來有一天,當她像往常一樣到警察局去報到時,警察再次抓捕了她並宣判她在勞動改造所勞動改造兩年。

她沒有經過任何審判,聽證,也沒有代言人。甚至警察幾次抓捕關押她也沒有一張逮捕證,也沒有講一聲理由。我6年沒見過我妹妹了。在得知她被抓的消息之前,我曾給她打電話,但電話被切斷了。當我們終於得知她發生了甚麼事後,我和我的母親都無法相信這件事。我的母親當時同我一起居住,因為這件事帶來的壓力以及長時間得不到我妹妹的消息而擔憂。後來,母親去世了。

妹妹的男友在當局允許的僅有的幾次探視時見到過她。我們得到的有關她的最遲的消息是,她被迫在一個麵粉作坊幹活,每天要幹10小時,她的幾個手指因為幹活斷了。以前她是個成功的會計師,完全沒有幹過體力活。妹妹曾告訴她的男友「你不會相信這裏究竟是甚麼樣。」

「妹妹的一個朋友,同她一起被抓。因為在監號裏修煉法輪功而被虐死在拘留所。警察用鹽加水給他灌食,最終他死了。妹妹還說,她被警察用繩子捆住兩隻手腕吊起來,兩腳幾乎挨不著地面,長達數小時。」

「我以英國護照申請前往中國的申請被徹底拒絕了。今年5月,我嘗試去香港,抵香港機場即被扣留,長時間的審問和脫衣檢查後,即被遣返回英國。

在1999年7月22日迫害開始之前,我可以自由地在中國和英國之間來去。我所持有的中國簽證,從技術上講一直有效至今年7月,但是因我的妹妹被捕,我也上了黑名單。我十分想念中國,我的朋友和親人。當我聽到新聞,或在英特網上看到有關的報導時,我常止不住流淚--電棍、鐵烙、性侵犯--這不是人幹的事。聽起來都極端,卻是真實發生的事!」

她指向停在一旁的一輛小貨車(小貨車也是遊行隊伍的一部份)。貨車車身上貼著一位婦女的幾張照片,「這位女士在發法輪功的傳單時,一個警察看到,當街就毒打並強姦了她。這些照片是9天後拍的。」

照片上是身體上一團一團深深的淤紫和嘴裏已被打沒或打錯位的牙齒。

遊行隊伍在唐寧街停下腳步,組織者約翰.迪和巴瑞聖愛門德的莫恩爵士,及一位他的老師最近也被送進勞動改造所的法輪功修煉者,一起前往首相府,將一封信遞交給托尼.布萊爾。

稍後,170名法輪功修煉者前往鴿子廣場,在那裏就在中國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及所加諸於法輪功的莫須有之罪名,發表了公共演說。

迪先生告諸聽眾:「就中國擁有2008年奧林匹克運動會主辦權而論,中國應像一個文明國家一樣,主動採取行動,刻不容緩地改善其人權狀況。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是今日世界上對人權最為嚴重的侵犯,是中國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迫害抹黑了中國的名字,影響了其在國際社會同所有其它國家的關係,必須立刻停止。」

演說後,法輪功修煉者們展示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

在牛津街上,我無意中聽到一個路人吃驚地對她的同伴說,她有些無法相信,法輪功的遊行實在是太安靜太和平了。很可能,她說這話是因為正好前一天目睹過抗議空襲阿富汗的示威者遊行。

遊行結束了,但一件令人震撼的事清楚地留下了。法輪功讓人們看到,一場在殘酷政權鎮壓下為享有基本的選擇的權力而進行的抗爭,以及在犯罪者的拳頭下拒絕屈服的榮耀,儘管在你與你的「自由」之間區別只是簽與不簽你的名字。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1/18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