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八)(九)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八 初轉法輪渡五比丘

釋迦世尊將成道時,以「宿命通」遍知十方三世(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叫做三世)一切事情,照見自己和一切眾生過去一生生的生了死、死了生。釋迦牟尼佛成佛後,默坐了七天,心裏想阿羅邏和迦蘭兩個仙人,聰明利根,本可聽受我的正法,可惜都已死了。

世尊就起座往鹿野苑而去。一路上受外道優波伽的讚歎。又在阿蘇婆羅水邊入定七天。那鹿野苑中,自古是道人清修之地,林木鬱茂、花果繁盛、鳥獸成群、飛鳴自在。現在,只有五人在那裏苦修,等佛走近了,他們都不知不覺地起來迎接禮拜。佛道:「我現在成了正覺的佛果,心如虛空,要知道,形在苦者、心則惱亂;身在樂者,情則貪著;這兩種都不是修道的正因。苦樂都捨棄了,行於中道,心則寂定,可以修‘八正道’,而超出生死的苦海。」

五人聽了這番道理,就拜服非凡,頂禮懺悔了。佛就為他們說法。

九 耶捨出家豪族皈依

這時候,波羅奈國的鳩夷城裏有一個巨富人家的公子名叫耶捨,聰明英俊,富甲全國,服用的富麗珍貴,也可抗衡王宮。那天晚上,耶捨和許多歌舞的侍姬娛樂之後,滅燭就寢,夜半醒來,見日間粉面妖嬈的美姬,此時頭髮蓬亂,眼眵口涎、骯髒可厭,睡得像死人一般。這也是耶捨善根成熟的緣故,對於世間的欲樂,都感覺討厭起來。於是就獨自披衣離床,信步外出,渡過恆河,來到鹿苑。遙見釋尊的巍巍德相,心裏就敬服非凡,忙到佛前,五體投地地禮拜過了,恭請如來慈悲救渡,佛就為其說法。耶捨聽了很歡喜,就要求世尊允其出家,世尊就允許了。

次日天明,耶捨的家裏,不見了公子,他的父親也是疼愛慣了的,憂惱著急當然不在話下,急忙親自出去追尋,尋到鹿苑,佛知道他乍見愛子出家,定要悲慟起來,初不令他父子相見。長者拜見過世尊,聽了世尊的說法,就開道眼,得須陀洹果。世尊才令他父子相見,那時長者見愛子出家,不但不悲痛,並且很歡喜的欣慰他兒子的出家證果,可以自渡渡人,連自己也因此幸得入道了。就在佛前秉受「三皈」、「五戒」。

在佛法中,出家受具足戒的僧伽(也叫和尚或沙門),男的叫比丘,女的叫比丘尼,幼年出家才受八戒的,男的叫沙彌,女的叫沙彌尼;在家受五戒的,男的叫優波塞(譯曰近事男,是親近供養奉事三寶的男信士的意),女的叫優波夷。那比丘、比丘尼、優波塞、優波夷,就叫佛法中的「四眾」弟子。而那位長者是釋迦佛法中第一個優波塞,最先得供養三寶的。

這件事傳揚開來,耶捨有五十個好朋友,都是豪族的公子,聽說耶捨已經從佛出家了,大家認為以耶捨那樣的豪富自在,才藝過人,尚且離俗出家,我們又何戀戀於世俗呢?於是相率來到佛前,聽佛說法後,即得須陀洹果。大家請求隨佛出家,佛為剃度後,再說「四諦」法門,後來都成了阿羅漢。

這時,就有五十六位阿羅漢隨佛修道。佛叫他們各自雲遊四方,教化眾生,宣傳佛教。而獨自往摩竭提國去廣行攝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