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佛法照亮我的心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1日】我是某著名高校畢業的研究生,現在從事某熱門工作。下面簡要談談我得法、修煉、正法的體會。

一、神奇的法輪佛法

1996年4月是一個永生難忘的神聖的時期。

我從小經歷比較坎坷,多災多難。雖然後來成績很好,讀書很順利,但身體卻比較糟糕,以至於在1991年讀大三時突然覺得萬念俱灰。1994年讀研究生以後,我的身體更糟糕了,到1996年上半年我甚至連2小時的學習都無法堅持了,精神壓力很大。就在我幾乎陷於絕望的時候,偉大的法輪佛法展現在我的面前。

某天上午,同學將法輪大法告訴我,我從頭開始閱讀《轉法輪》。令我驚喜的是,我看《轉法輪》時一點也不累,甚至感覺很舒服。午休時,我做了一個夢,這是我平生首次白日做夢,夢見我和該同學到一個房間裏,看見一個很漂亮的女人穿著衣服躺在床上,見此情景當時我拉著同學趕快離開了。後來我才明白,這是考驗我的色心。這一天,我一口氣看完了整本書,沒有疲勞感覺,雖然看完後有的地方還不太理解,但是書中講的我都能接受,尤其關於功的部份當時我覺得講得詳盡明瞭,非一般人能講得了。從此,我的人生開始新的篇章,正如乾枯的小草遇上了聖潔的甘霖,重新展現了生命的活力!以後通過不斷學法,原來不太理解的地方豁然開朗,更加驚嘆人體、宇宙的奧妙和法輪佛法的博大精深。

二、佛法修煉的智慧

由於得法時,我正準備畢業論文。於是我每天堅持上午、下午去機房寫論文,一寫便全神貫注,居然可以在電腦旁堅持工作7個小時而不知疲倦。但是,不論寫到甚麼程度,我都堅持每天下午4點準時去煉功,晚上7點再去煉功。每天路上,我都背著《拜師》等經文,就這樣我戰勝了一次次思想中不想繼續去煉功的念頭。一個月後,我出色地完成了我的論文,獲得一等獎,並在權威刊物中發表。我當時只是盡力去寫論文,並沒有刻意追求,這正是無求而自得,正是佛法修煉的偉大成果。

我在工作中盡力要求自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舉幾個例子,1997年下半年,我去河南某縣出差,該廠總會計師送我和同事各1000元現金。臨走時,我將錢退還給廠裏,並留言「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希望您將此錢用於有意義的地方。」事後,我發現主要是自己對法理解不夠,還有面子,因而未能當面弘揚大法。1998年下半年,我到安徽出差,某上市公司總會計師給我與同事價值2000元左右的禮品。事後,我將禮品悉數退回,並告知她法輪大法要求我們處處做個好人,以至更好的人。1999年下半年,我到上海出差。一家大型鋼鐵公司的老總送我們三人鍍金禮品,其後我退給公司,並告訴他們我是大法修煉者,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我在工作中思路開闊,對常人思維的侷限一目了然,成為單位的主要業務骨幹;我從經濟學的發展歷程分析人的私慾膨脹的發展,從那以後我的碩士導師還經常詢問我有關大法的情況。法輪大法賦予我無窮的智慧。

其實修煉的東西並不「玄」,《轉法輪》中講的某些情況我已見證。修煉幾個月,一天中午午休時,我面向牆閉著眼睛突然發現細細的一個白洞,剛開始我還以為是牆壁的縫隙,後來我才明白不是,於是我不動心地看了好幾分鐘。到後來看書才想起來原來這就是天目的通道。有一天晚上,我一個人在操場打坐,突然看到一隻大眼睛把我嚇了一跳。又有一天午睡時,我清楚地看到一個人穿著一件像夾克一樣的上衣經過並坐在一把椅子上。好像1998年秋,有一天我快走到工人體育館門口時突然發現眼前一個小圓圈,小得只有針尖一樣大的黑點,於是靜靜地看了好一會,直到我不想看了。剛開始,我還以為是天目的通道,後來我發現是飛速旋轉的(法輪),有的時候會變大,最大的時候好像有個小指頭大。因為我一看到我就堅信這些都是真實的存在,因此我每次可以不動心地看很長時間。正如師尊說「悟在先見在後,修心去業,本性一出方可見也。」(《為何不得見》)有時,當我精進時他會出現,我知道這是對我的鼓勵,我應該持之以恆;有時,當我狀態不好時,他也會出現,這時我會感到慚愧與鼓舞,我就督促自己趕快修煉。

三、堅不可摧的正信

師尊教導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1999年4月25日,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24日我聽說天津學員被非法毆打和抓捕的情況,我們一致認為應當去中南海反映情況請求中央領導解決問題。25日早晨,我堅持煉完功以後,打出租車徑直前往中南海。一坐上車一直到晚上離開,我內心都想哭一樣,淚水在眼眶裏徘徊,我想也許是修煉好的一面看到了大法弟子驚天動地的偉大壯舉而感動,也許是還看到了此後邪惡的猖狂、大法弟子的悲壯……我發現,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整齊莊嚴的隊伍,祥和而又肅穆,威然令人起敬,令邪惡膽戰心驚,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晚上,問題和平解決,學員迅速而有序地離去。從早到晚,地面乾淨,隊伍整齊,氣氛祥和,在宇宙正與邪、善與惡的大較量之中,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力量恰似於無聲處的驚雷,真是驚天地、泣鬼神,震撼全宇宙!

1999年6月江羅邪惡開始撕去面紗,在內部公開反對修煉。單位的邪惡小人也緊隨其後。在一次公司大會上,五毒俱全的邪惡小人公開詆毀大法,我清醒地認識到這是針對法來的,是對我的考驗。我意識到激動不理智都是魔性,我克制激動,正視邪惡,以平靜的心態告訴他,我就是修煉大法的,大法是偉大的,事實並不像你們所說的。立即,會場陷入沉寂,同事們都感到震驚繼而是微笑,全公司從來沒有人敢於「冒犯」的「權威」在大法弟子的理智面前失去了往日的「威風」。

1999年7月20日,萬魔出動,「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我們再次去西四後庫信訪局和平反映情況,學員被強制抓往邪惡精心策劃的體育場館。我們一行三人趕去豐台體育場,見到成千上萬的學員被關著。晚上,我們在非法「定性」前即被非法關到大興一看守所受虐待達10幾個小時。其後又被押送至朝陽區一個學校強制收聽邪惡的謊言。回家後,家裏漏水,我明白這是師尊點化我自身有漏,比如說了不該說的(如姓名等),沒有伺機走掉,等於縱容和配合了邪惡。這次有漏是因為沒有悟到應該全面抵制邪惡。

回來後第二天,我決心繼續去煉功點煉功。有學員先到,由於惡人的舉報,派出所的人早已趕到。我到後,他們聽我說是煉功的便要帶走我,我堅決不從,並要求他們出示證件。他們給我攝像,我絲毫也不畏懼,並結合自身修煉實踐當面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最後,我就回家了。我悟到,由於我當時沒有怕心,正念很強,因此順利闖關。

上班後,我發現我經常瀏覽的某專業媒體連續同步轉載邪惡報導,有一天我悟到不能讓邪惡的謊言和污衊再進一步擴散,於是我以我該專業碩士的身份利用智慧和慈悲向編輯及其領導講清真相,隨後邪惡的報導再也沒有轉載。以後,我到國內某著名媒體瀏覽,發現此處有邪惡的專題報導,於是我借鑑上次經驗,以讀者的身份利用智慧與慈悲向編輯及其領導講清真相,其後邪惡的專題也不見了。我悟到,只要我們站在法上,正如師尊所說「在常人這邊表現得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得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P1-2)。

1999年10月邪惡再次拋出殭屍般的謊言和誣陷。得到此消息,我決定向組織部門說明真相。我清楚地記得,師尊說,「如果人家說你是邪法,你都無動於衷,我說就不對勁了」(《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P25)。因為我是XX黨員,我便按照組織程序行使自己的權利。我先向單位提出申請,克服單位的阻力,義無反顧地光明正大地到中組部反映了實際情況,提出了我們一致的三點要求。就是這樣遵紀守法的行為,反而被公安通過單位加以威脅,真是無法無天之極!我終於認識到被江羅邪惡操縱的XX黨已經變質,我意識到如果自己還成為其中一員就是對神、對自己的最大侮辱,我決心退出。我準備將申請上交,後來我想既然我心已經退出就可以了,就沒有公開提交,以免邪惡利用此事做文章,從而給法帶來損失,就這樣退黨的申請書一直保留在單位的電腦上。不久,我們利用智慧向外界做了進一步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給邪惡以沉重的打擊。

後來,我發現自己停步不前快要落下了,以至於對明慧網《嚴肅的教誨》不太理解,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沒有經常閱讀明慧網的文章,對講清真相、揭露邪惡、鏟除邪惡、救度世人等正法之事沒有完全跟上,以至懈怠。沒有悟到(道)做到。後來,我通過加強學法,不斷從明慧文章中吸取精華,意識到我應該利用方便條件進一步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來。有一天,我悟到邪惡的所為比過去的殺人放火更甚,因為邪惡的目的是要毀滅眾生,以至最終形神全滅。師尊說:「你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衡量,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轉法輪》P329)是呀,目前邪惡已經直接奪去了成百上千名學員的生命,而且還要讓無數無辜無知的世人走向毀滅,多麼邪惡呀!走不走出來正法可是心性問題呀!這時我才真正悟到為甚麼說在家裏所謂「堅定實修」的人都是在走向邪悟,都是對自己、對眾生、對社會不負責任,是自私的表現。於是,我堅定正信、克服懈怠、去除怕心,利用智慧向出租車司機、向同事、向親朋好友、向工作與生活中接觸的人講清真相,到學校、單位、小區揭露邪惡。

有一天,我悟到通過明慧網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重要性,積極主動利用自身的條件將大法的博大精深、正念的威力、國內學員遭受的迫害、修煉的體會等真相發送到明慧網,共同辦好明慧網有我的一份責任,這也是修煉的重要部份。從我悟到那一刻起,我的筆成為一把斬妖震邪的利劍,我的字化成堅不可摧的無數針尖刺中邪惡的要害,讓一切邪惡灰飛湮滅,讓佛法的光輝普照蒼穹。

行百里半九十,正如師尊所說「停於半天難得度」(《登泰山》)。我想起文天祥的《石灰吟》:「千錘百煉出深山,烈火焚燒只等閒。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我們是修煉的人,不管風吹浪打,都應該勝似閒庭信步。我堅信,只要以法為師,時刻保持堅不可摧的正念,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我們一定能夠早日返本歸真。

「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大覺》)

以上為個人目前的體會,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