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體悟


【明慧網2001年10月20日】
(一)

我修成的生命的一切都是佛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生命,也是最純淨的生命。當我守住內心的純淨時,無量的智慧能使我洞徹內在的、外在的一切變異。我體悟到大法弟子是最正的,只能去正一切不正的。當我把內心變異清除時發現,我的宇宙體系與外在的宇宙體系融為一體,沒有間隔,而形成間隔的邪惡生命將被正法所清除。那是一層的邪惡,同時我體悟到正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

我深深地正信師尊講的每一句法,在用正念清除邪惡後,證實了偉大佛法的莊嚴與無比殊勝,同時我的內心充滿了祥瑞、平和與慈善。

在生命歷史長河中,我們與層層層層的生命結了緣,當我們在師尊的大法法理中打開、破除變異的間隔,那層層的生命也將會得度。在發正念時,我有一念,我要歸正宇宙中被間隔的層層生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並和正過來的生命一起助師正法,一起發正念,主動地清除邪惡。此時我發現我的生命體系無比的壯大、無比的莊嚴,每發一正念,突破一層天,每發一正念突破一層宇宙……在快速穿越時空地突破著。師尊講:「……每分鐘都有無數洪大的宇宙被正法之勢橫掃、同時即被正法完畢。」(《正念的作用》)每一層的生命都將被正法歸正、圓融,層層地快速突破。這是我在發正念時體悟到的正法之勢。

(二)

前五分鐘清除自己空間場的邪惡思想時,跳出兩個魔:一個魔說我如何如何的好,一個魔說我如何如何的惡。我一下子看清了它們的本來面目,當我與同修之間互相談話誰修的好呀,誰如何如何呀──其實本身就已經被宇宙中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應從根本上鏟除這邪惡的魔。當我發正念時,我心裏有一念,讓師父給予我的一切功、一切法、我宇宙體系之中一切正的生命都要如意地、主動地跟上正法之勢,清除宇宙中所有邪惡的魔。我朦朧地看到妒嫉心、顯示心、色慾、怕心……,都出來了,我的主意識清楚地感覺到變異的觀念本身在另外空間都是有形的。而在人中同修之間的隔閡,誰對誰不好、誰對誰有意見了、起甚麼心了……,其實都是這些物質在起作用。它們是舊勢力利用來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因為作為大法弟子一旦被這些變異物質所控制,那層層的邪惡生命就得到了保護,同時舊勢力便可趁機對正法形成嚴重的干擾與破壞。它們想毀掉正法弟子,毀掉這一切,它們在人中有一種表現形式為間隔,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這一切大法弟子是不承認的,是必須要正念清除的。

(三)

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它在我的空間場周圍瀰漫著,形成了一個個的空間間隔(近來狀態不好),與宇宙特性隔絕開,一層又一層,而宇宙中要銷毀的邪惡生命,隱藏在這個間隔之中的粒子表面到微觀之中。

作為正法弟子,不精進放任自己的執著,在目前已經不是個人能否修成修不成的問題,而是給邪惡提供了一個保護傘,而邪惡又利用了同修各自的執著造成同修與同修之間的間隔,想逃過正法,在當前所表現出來同修之間的矛盾特別尖銳,都是隱藏在這裏的魔起的作用。這也是在三界中邪惡唯一能逃避的地方了,也是高層的邪惡勢力利用來繼續破壞大法的藉口。

我理解,邪惡為甚麼還沒有除盡之一,是因為我們常常會有意無意地放任自己的執著,不知不覺中符合邪惡勢力的變異觀念,不能用嶄新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而給邪惡提供了生存的空間。

《轉法輪》251頁「治病問題」中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得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313頁「根基」中講:「……所以這種黑色物質和我們宇宙特性就產生了一種隔離。如果這種黑色物質要多的時候,它在人體周圍就形成一個場,把人包圍起來。」127頁「失與得」:「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

隱藏在名利、顯示、歡喜、妒嫉、爭鬥、色慾、懶惰、自私、挑撥……等魔性表現中的邪惡的魔,它們也無處可逃,當我們按正法時期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時,修正自己的每一顆心,它們就會被銷毀掉。

前幾天狀態不好時,發正念走神、心不淨、困、萎靡不振,而當嚴格要求自己時,發現這些表現出來的狀態都是邪惡舊勢力的干擾。當我發出堅定純正的正念鏟除它們時,我的身體在強烈的能量場中再一次體悟到無堅不摧的正念的威力。此時我的精神與物質完全融化在師尊給予的口訣中──「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寫出來給隱藏的變異物質及利用它們破壞正法的舊勢力曝光,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