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斯頓法輪大法電台熱線採訪意大利企業家阿爾佛雷德.法瓦先生

【明慧網2001年10月19日】
人物:電台主持人,阿爾佛雷德.法瓦先生
翻譯:阿爾佛雷德.法瓦先生的妻子蘭

主持人:親愛的聽眾朋友,在昨天的新聞報導中我們為您播報了意大利企業家----法輪功學員阿爾佛雷德.法瓦先生於10月8日受阻上海機場並被遣送回意大利的新聞。阿爾佛雷德.法瓦先生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中國上海機場受阻不得入境,現在我們為您接通了意大利的阿爾佛雷德.法瓦先生的電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

主持人:您好,阿爾佛雷德先生。
阿爾佛雷德:您好。

主持人:親愛的聽眾朋友,因為我不能夠說意大利文,所以我們請阿爾佛雷德先生的妻子蘭幫我們做翻譯。
蘭:聽眾朋友你們好。

主持人:剛才我介紹了阿爾佛雷德.法瓦先生因為修煉法輪功,也因為參加了由NTC和激進黨組織的揭露中國對法輪功這個非暴力的精神運動的迫害,他於10月8日在上海機場受阻並被遣送回意大利,對此您的先生可否將在上海機場發生的經過向我們的聽眾朋友說一下。

阿爾佛雷德(意大利文的翻譯):我是星期一,10月8號早上9點半左右到達上海浦東機場,在機場檢查護照的時候,我感到時間不斷地在延長,海關一直不放行,所以我感到有甚麼事情要發生了。有官員要求我站到一邊等待,當時我很平靜,因為二年多來我看到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的新聞報導,如果有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也沒有甚麼特殊的,所以我很平靜。兩個警察來到我的身邊然後要求我跟他們走,我隨他們到了一個辦公室,當時我要求他們給我一個解釋,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但是他們沒有任何的回答。他們要求我把身上所帶的所有東西都放在一個桌子上並要求我遠遠離開,繼續等待。期間有個警察離開又很快帶來一個機場女性工作人員,警察要求我把機票交給他們,那位女士拿了我的機票離開,十分鐘後那位女士辦好了所有的機票回程手續回到辦公室,當時我一再要求他們對此做出解釋並且要求給意大利駐華領事館和上海的公司及家裏打電話,而且我一再說明我是上海法瑪斯豪克斯工業紡織公司的總經理,如果我不能到達公司的話,我的公司將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雖然我一再說明這些,但是我始終沒有得到任何答覆。他們不允許我給任何人打電話,在我一再要求機場警方對此行為給我一個解釋的要求下,他們只給了我一句話:「你在黑名單上!」

然後他們帶我去登機,在這過程中,我遠遠瞥見我的公司的司機和車子在外面等我接我回中國的家。在整個過程中始終有兩個警察守在我的身邊,不許我和任何人說話,直到他們將我送上飛回法蘭克富的飛機,整個過程一個半小時,這一切說起來好像很簡單,沒有甚麼特別了不起的,但是他們在這一個半小時內犯了一個,也可以說是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而且是非常嚴重的。

主持人:您的公司在中國的甚麼地方?主要投資是哪些方面的?

阿爾佛雷德:我的公司是六年前即1994在上海的金山投資建立的。是我的意大利公司和上海金山當地鎮政府合資的一個公司。主要生產一種非常專業的用於棉紡行業後整理的工序上的,非常專業的一種產品,廣受用戶的歡迎,而且目前公司生產運行非常良好,成功。得到當地各個政府,機關,部門的信任,認可和獎勵,不久前我還得到了當地政府頒發的優秀外商投資企業家的獎勵書,就在一個月前我還收到作為外商投資企業家的優秀代表,在上海展開的外商投資企業的新聞招待會上發言的邀請。

主持人:您是否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而被中國政府列入不受歡迎人士的?

阿爾佛雷德:他們沒有給我任何答覆,我想只能是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我沒有過任何中國法律不允許的行為。就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中國政府就不允許我進入中國!我是一個意大利人,我有選擇任何信仰的自由,我作為一個自由人,我也有權力告訴別人:法輪功的好處,與法輪功的真相,也許正是我的信仰,也許正是我的這些行為,可能就被中國政府認為是一種犯罪行為了。這是唯一的中國政府不允許我進入中國的原因,除此我找不到第二個原因!

主持人:請問您是怎樣知道法輪大法的?

阿爾佛雷德:我是在1995年的聖誕節期間得知法輪大法的。當時是因為出差去了北京,因為我很不適應北方寒冷的氣候而生病了,身體很不舒服並且發高燒。當我呆在飯店裏休息時有朋友向我介紹法輪功,我想反正呆在飯店裏也難受,不如去了解了解到底甚麼是法輪功,甚麼是法輪大法。當我一進到那間屋子時(是一個幼兒園的教室)我發現自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所有的人都特別有禮貌,特別有教養,特別的祥和,善良,過去我在中國接觸的都是生意人的世界,從沒見過這樣的行為,這讓我非常吃驚,也非常的感動!當時的條件並不好,大家可以想像在一個幼兒園裏,椅子都是小孩子們坐的,當時我想:我人高馬大,如果坐在這種小椅子裏一定很不舒服,但是當時的環境讓我感到非常的好,我就試著坐下去,我沒有想到我還真坐進去了且還很舒服,不知不覺的身體上的毛病也好了。第二天我還有幸見到了李洪志老師本人!這次與李洪志老師的見面,完全改變了我的一生。

主持人:您從1995年修煉到現在有七年的時間,也算老學員了,可以問一下法輪功給您最深的感觸是甚麼?

阿爾佛雷德:首先,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全新的對世界的重新認識,完全改變了我以往做人和做生意的方法,使我明白了失與德的關係。法輪大法使我明白要更加關心別人而不是只看到自己的利益,要處處為別人著想。特別的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很多幾十年的人生都沒有找到的許多重要答案,我知道我還有很多的執著心要去,我也知道去掉人的執著心並不是要你失去甚麼東西,相反的你得到的會更豐富!使你的生活變的更加富有,更加豐富!法輪大法給了我三個最大的禮物,就是真、善、忍!這三個禮物讓我的生活變的豐富多采!

主持人:您在對進入上海機場後發生的事件,對中國政府以及您自己的事業此時的心態是甚麼樣的?

阿爾佛雷德:我在意大利和中國的事業和生活都很好,很成功。在中國我的公司和經營狀況都很好。不僅如此,我在中國的行為和成功的經營得到了所有的地方上的,包括銀行,海關,稅務等等,等等的中國政府的好評和信任。在中國的時候我尊重別人,我也得到人們對我的尊重,我尊重我的員工,員工也非常尊重我。我給員工提供了非常好的工作條件,員工們也以非常好的工作來作為回報。中國政府還把我的公司評為最受信任的單位,所以我的公司與當地政府關係非常融洽,非常好。我也給中國帶來了新技術,給中國解決了他們棉紡行業後整理方面很多過去無法解決的難題。替有關企業節省了很多開支和費用。客戶們在技術上有問題都喜歡找我解決,我相信我對中國的經濟建設是有貢獻的,我一直努力盡我的所能,把我的技術,知識帶給中國,我喜歡為中國建設做貢獻。我到中國是為了投資,建立市場,但是我是個投資者的同時我也是一個人,作為人就要思考,我有獨立思考和信仰的能力、權利。我在1995年認識了法輪功,當時中國政府是支持法輪功的,中國政府也說法輪功好。95年的時候人們鼓勵我煉法輪功,結果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一切全變了,可是我沒有變。我喜歡法輪功,也喜歡煉法輪功,我尊重中國的法律,我尊重所有國家的法律。兩年多來我看到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我非常為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命運擔心。我不會因為中國的鎮壓而改變我自己的信仰,如果中國政府要用經濟利益來要挾我的話,中國政府是辦不到的!中國政府也許會讓我失去我的公司,但是這些不會改變我對法輪功的熱愛和信仰,我仍然會堅定修煉法輪功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電話採訪,我們的節目結束的時間就到了,希望我們還有機會空中再會!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