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六)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

六 獨修苦行、牧女獻糜

太子別了兩仙人,來到尼連河邊的伽蘇山苦行林中,不再尋師訪道了。獨自在樹下盤膝趺坐,不厭風雨、不臥不起、淨心守戒,每天吃一麻一米。

太子端身正念、刻苦修行、鴉鵲在他頭上做巢、蘆葦穿來盤住膝踝,依舊身心泰然,不加驅除;身形消瘦、有如枯木。光陰迅速,不覺過了六年。太子心裏想道:「這樣苦行也不是最後圓滿之法,不食東西,身體不行了,就無法修道,在世間修道,身體是很重要的。」於是走到尼連河邊,浣浣衣服;旁人要代他洗,太子不許;他要以身作則,使後世的出家人都習勤苦,不要別人代洗衣服。又入水澡浴身體,浴畢,坐在河側。

那時有兩個牧牛的女子,一個叫難陀,一個叫波羅,在河邊牧牛。見了太子,心生敬仰,即擇肥壯的母牛,入河洗浴,榨取醇乳,蒸成乳糜,盛了滿碗,捧到太子面前,禮拜奉獻。

太子就接受了她的供養,發願道:「願令食者得充足氣力,施者得富裕歡樂、康健無病、多壽多慧。」又說道:「我為成熟渡脫一切眾生,故受此食。」太子吃了,體力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