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平安台第一勞教所幹警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明慧網2001年10月18日】甘肅平安台第一勞教所的惡警們一直對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殘酷迫害,對堅修弟子常常吊起來毒打,打後再審,強迫寫「三書」,對堅定修煉絕不寫「三書」者繼續毒打,這種迫害持續至今。這一年期間,僅七隊先後共有七、八十人被吊起來毒打過。特別是從八月份以後,強迫大法弟子白天超負荷勞動,夜裏整宿整宿罰站不讓睡覺。每天如此,請社會各界人士給予正義關注。

李玉,女,60歲,大學畢業,西峰市二中外語教師,在平安台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一組,因堅修大法絕不寫「三書」,常常遭毒打;白天強迫在外面幹重活,每天晚上(22:30-5:30)在外面整宿罰站,從八月份以後,每天如此遭迫害。儘管遭到如此非人的折磨,她依然是堅修大法心不動。

強維秀,女,34歲,大學畢業,慶陽地區鎮原縣農機局職工,在平安台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一組,惡警們強迫她寫「三書」未達到目的時,被反銬著雙手,同時用繩子吊在窗戶的防護欄上,指使吸毒人員毒打;在迫害極其殘酷的情況下,她以頭撞牆,用生命護法。因堅持煉功,關過禁閉。即使這樣,邪惡勢力也沒有達到使她妥協的目的。

李萍,女,30歲,大學畢業,玉門煉油廠職工,在平安台勞教所七大隊三中隊二組,2001年6月份,惡警們強迫她寫「三書」被她拒絕後,在惡警的安排下,這伙吸毒人員(王麗、吳豔、劉小紅等),殘酷毒打,使她遍體鱗傷,以至十幾天尿血,行走都很困難,還要強迫她勞動,邪惡勢力仍然沒有達到使她妥協的目的。

孫蘭蘋,女,蘭州市城關區大法弟子,2001年7月份被非法送到平安台勞教所七大隊三中隊四組時,立即被一頓毒打,並持續毒打十幾天,遍體鱗傷,強迫她放棄修煉。結果適得其反,她深信邪惡勢力正在做行將滅亡前的垂死掙扎,黑暗即將過去;她堅信大法,天天在堅定地念著正法口訣及「敗物滅,光明顯」。

李得香,女,金昌市大法弟子,平安台七大隊三中隊三組。2001年6月份,由於堅持修煉,絕不寫三書,被邪惡之徒毒打並反銬她長達一個月左右。第一次15天關禁閉出來時,皮開肉綻,手上的傷口可以看到骨頭,打完後審,如還堅持修煉,接著又毒打。她堅持不寫「三書」,又關禁閉15天,出來後還是不寫,整天酷刑、毒打。該弟子今年9月份到期,但至今未放。由於她堅信大法,故屢遭毒打,被反銬,傷勢甚重。

趙鳳蓮,女,金昌市大法弟子,平安台七大隊三中隊二組。三月份,她喊口號,邪惡把她拉到平安台醫院關禁閉,口塞毛巾毒打,全身是傷,讓她寫「三書」,她決不寫,並說:「我永遠都是師尊最優秀的弟子。」

張榮娟,女,大專生,慶陽地區鎮原縣城關鎮常山村人。2001年5月份,遭邪惡之徒毒打,腳、腿上的傷疼痛長達2個月之久;每月毒打數次,毒打昏過去5次,不省人事。頭部嚴重受傷,強行出工,出工期間昏倒數次。堅定修煉的心不動搖,8月份出來。邪惡已把她原來的門市部也關了。現無家可歸,生活只有其他大法弟子幫助維持,九歲的孩子在親戚家暫住。

魏來貴,女,蘭州市西固區某中學老師。多次遭毒打,身上無一處好肉;被折磨得筋疲力盡,瘦骨嶙峋。今年七月份到期未放。因堅定修煉,自八月以後,白天幹重活,晚上在外面罰站,數次昏倒在地,吸毒犯人拉起來就打,繼續罰站。

孔維霞,女,蘭州西北師大大法弟子。自2000年7月被非法勞教,在平安台七大隊一中隊一組,進去後一直被毒打至今,連續關禁閉兩次(每次15天)。有一次被毒打長達4個小時。腿腫的無法行走,還強迫勞動。面對非人的迫害,堅修大法心不動。

段小燕,女,慶陽鎮原縣臨徑鄉人,大法弟子。自2000年7月被非法勞教,在平安台七大隊一中隊一組,進去後一直被毒打至今。堅修到底。

李玉、魏來貴、孔維霞,段小燕四人,從八月份至今,白天強迫幹重活,每天晚上(22:30-5:30)在外面整宿罰站。她們發誓:「就剩這一把骨頭,也決不動心;哪怕只剩一個堅修大法的,那就是我。」

還有,大法弟子張孝萍,八月份,被強行送往平安台,非法判勞教一年半。

劉秀英,女,蘭州市七里河區大法弟子。2001年4月份被惡警中隊長李小靜帶領吸毒人員(程小紅、嚴星、趙鳳梅等十多人)毒打,打得她滿地滾,全身傷痕累累;接著繼續關禁閉二十多天,在關禁閉期間持續反銬著毒打,摧殘得劉秀英面黃肌瘦,骨瘦如柴。

劉菊花,女,蘭州市七里河區大法弟子,平安台七大隊三中隊三組。她在平安台勞教所時,五月份一天晚上,邪惡把她拉到菜窖裏(怕別人知道),眼睛用布蒙住、口塞毛巾,八、九個吸毒犯人毒打她,打得渾身是傷,之後,一直胃痛不止。

以上迫害都是本人親眼目睹真實的事。

這就是當今中華大地上發生的一切,這也是江澤民獨裁專制流氓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殘酷迫害的見證。

相信真修弟子,能在正法時期,歷史賦予我們大法弟子正法的義不容辭的責任中,以大善大忍之心,鏟除邪惡,淘汰敗壞生命,慈悲救度世人與眾生。